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当振哥打算ntr被被家的女婶婶时1

*女审神者出没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一期一振,我也不懂这神奇的cp是怎么来的
*第一次用lof发文_(:з」∠)_,ooc慎

——

  1.
  
  审神者喜欢山姥切国广,是全本丸都知道的事。
  
  ……所以有些时候,有些刃会怀疑,山姥切国广其实不是本丸的刃。
  
  “切国,今天一起去万屋吧?”
  “为什么是我?天下五剑、源氏重宝……明明有更适合您的刀,……”
  “……但、但是,我想……”
  
  “跟我这种仿品在一起,会受到旁人的指点吧。”
  山姥切国广垂下目光,湖绿色的眼睛越过面前的少女,落在了别处,“今日三日月殿并未当番,之前我也听闻他说想出去走走,……主殿若是希望,我现在去帮您叫他过来。”
  
  类似于这样的画面,每天都能在本丸看到。之后的发展经常是某个不懂风情的近侍跑去一本正经地喊了三日月宗近过来,而审神者则是抓着路过的两位无辜中枪的源氏重宝在手合场手合。等到三日月宗近真的找到自己后,就跟这个老爷子哭哭啼啼地把山姥切国广骂了个遍。
  
  “切国那个混蛋!没心眼!死呆子!整天裹着个破被单装幽灵吗!就不担心半夜被青江给砍了?!……还是宗近你最好了,……”
  
  这种时候,髭切总是能看见某个近侍不放心地蹲在门口,结果不小心听见这话后落寂的样子。见自己被某个太刀发现了以后,山姥切国广便匆匆朝他俯身示意,迅速离开了这里。
  
  “阿尼甲,怎么了?”
  “……没什么呢。”
  
  髭切也不多说,听着面前审神者哭哭啼啼地骂完山姥切国广,情绪稳定了一点,回头便又开始把刚刚骂过的点一个个推翻:
  
  “虽然是个混蛋没错啦,也没什么心眼,但是也会从很多奇怪的地方关心我啊。虽然那个被单是破破的,不过上面有切国的味道,……宗近你笑什么啊!最讨厌你了!”
  
  审神者就是这样的一个主人,三日月宗近作为政府福利早期发派至本丸的刀,早就习惯了她情绪多变的样子。此时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她的脑袋,视线落在门外走进来的一位俊秀青年身上。
  
  “……我听弟弟说,看见主君又跟髭切殿与膝丸殿来手合场了,”一期一振朝面前的两位源氏重宝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不远处正伏在三日月宗近膝上哭啼的少女,“主君受伤了吗?”
  
  审神者的剑道,放在广大审神者中都属翘楚。只是与早已毕业的源氏重宝相比,因为性格缘故而显得弱不禁风了一点。奈何她下手完全不知轻重,弄得对面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不说每次,但也会受点小伤。
  
  “没有呢,今天的主君看上去有点没力气,”髭切回答,“可能是真的累了吧。”
  
  “……”
  一期一振暗暗捏紧了手上的力道,几步走近了不远处的审神者。三日月宗近见他表面上温温和和实际气势汹汹的样子,拍了拍膝上的审神者的背脊,示意她抬头看看。
  
  审神者还在为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自我辩护,一抬头便见到了一期一振眼底的那抹温和与贴心。她吸了吸鼻子,还准备赖在三日月宗近这里不动,却被一期一振轻飘飘的一句话给勾走了魂儿:
  
  “药研他们远征回来带了点金平糖,主君想吃吗?”
  
  看着审神者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那位大哥哥离开了,髭切笑着收回视线。朝三日月宗近示意后也起身向外走去。这儿已经没有能让他留下的人了,自然无须多待。
  
  “不过有时候,还真希望主君能向我们也哭诉一下呢。”
  
  三日月宗近听了髭切的话,笑而不语。
  
  2.
  
  金平糖很好吃,审神者打算带点儿回去给山姥切国广。虽然说对于对方刚刚拒绝了自己的邀约很生气,可那位近侍工作也确实辛苦,总是得好好犒劳一下对方的。
  
  审神者就是个忘性大的性子,方才的气都跟着眼泪一起挥发了,此时开心地磕着药研藤四郎带回来的糖,另一只手撸着五虎退的小老虎。偶尔说几句话惹得聚在一起的短刀哈哈大笑,随后又引来了在外面胡闹的更多短刀……一期一振看得出来,审神者也是个容易吸引人的性子。
  
  她的面上总是洋溢着过分极端的表情,无论是笑容还是哭泣,都是随心而发的。唯有在面对那位不解风情的近侍时,想说的话就会模棱两可词不达意,这才给了她被对方拒绝的机会。
  
  本来若是稍稍开导一下,审神者这一股脑的性格与那位近侍现在支支吾吾的态度,估计不出半天就能成了。……可微妙的是,本丸内竟然没一个人这样提出来。
  
  大家都心照不宣。
  
  若是审神者的真心话永远说不出来,是不是他们就永远无法跨过那道坎,……是不是总有一天,审神者就会放弃呢?
  
  “一期,你看这个,我……”
  
  审神者似乎玩到了兴致上,跟着前田藤四郎一起回来向他张口就想报告什么。可话音未落就变得磕磕绊绊了起来——一期一振随着她的视线往旁边移去,见到了不知何时过来的山姥切国广。
  
  “……切国……”
  审神者的声调落了下来。
  
  山姥切国广见她正陪着粟田口家的小孩子们玩,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旁边端正坐着的一期一振。那对蜜金色的眸子中蕴着淡淡的笑意,严谨而整洁的衣装彰显了正统与唯一的身份。——特别是他面前的审神者原本兴奋的态度,在见到自己时瞬间就冷却了下来,实在是有些刺痛。
  
  “……很抱歉,一期一振殿。时间政府有新的公文传来了。”
  
  “……”
  尽管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自己道歉,可一期一振还是笑着打了声招呼。回头见审神者还是一脸别扭的不知道不想过去,便低声劝了两声:“主君,弟弟们都很开心,不过耽误了公文就不好了。”
  
  一期一振都发话了,审神者只能不情不愿地跟着山姥切国广离开了。刚走两步还是别扭的态度,在走到拐角的时候就完全变了个样——一期一振见走在审神者身旁的刀剑男子回头看了自己一眼,不巧撞上视线后,又拉了拉发顶的兜帽,别开了目光。
  
  一期一振苦笑了一声,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期一振喜欢审神者,在本丸是个秘密。因为这位粟田口的家长言行举止各个方面,都没有丝毫问题。他不像审神者那么活跃,总是将自己的心思藏得严严实实。……但也渴望着被对方发现的那一天。
  
  可就算如此,也还有少部分刃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例如,山姥切国广。

评论(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