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当振哥打算ntr被被家的女婶婶时4

*女审神者出没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一期一振
*这章写的好痛苦……振哥跟我隔壁一个男主的性格窜了。坑多怕的不是更新量,而是容易崩人设。我尽量改过了,可是……
*ooc有

——

  7.
  
  药研藤四郎知道,自家大哥暗恋审神者很久了。
  
  粟田口的大哥,确实总是将自己的情绪藏得很好。可朝夕相处的药研藤四郎还是能从他偶尔的举止中看出一些倪端。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要审神者在场,这位长兄就能从短刀围簇之间瞬间找到那身红色的巫女服,面上浮现出的不是他一贯以来疏远有礼的微笑,而是有着连他本人都难以觉察的柔和。
  
  他似乎也十分愿意亲近审神者,只是这个亲近的度被他掌握得很好。若不是偶尔能看见他坐在屋子里面对审神者的办公室方向发呆,药研藤四郎估计也会认为他只是把审神者当成了跟他们一样的弟弟妹妹看待。
  
  审神者的性子总像个太阳一样,比起夏日过分燥热的阳光,还更容易带动起本丸内的氛围。有她在的地方总是特别热闹,药研藤四郎倒不是不能理解大哥的心情,……
  ……只是,现在看来,一期一振似乎不单单是依恋那道温暖。
  
  “……一期哥。”
  
  想到这儿,他的步子停了下来。
  
  他此时正循着外廊走回粟田口的部屋,一期一振则是听审神者说两个远征的部队即将回来,代她去迎接一下。眼见拐角处就能听见短刀们的骚动声了,药研藤四郎一边苦恼着该怎么措辞告诉弟弟们审神者的情况,一边回头望去。
  
  “怎么了?”一期一振问道。
  
  “……大将,她……”
  同时还苦恼着该怎么打开这个话题。
  
  审神者特别依赖她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这在本丸除了那振初始刀以外,连他家年纪尚小的短刀们都知道了。作为她的第一振短刀,药研藤四郎觉得自己应该在这方面多帮着审神者一些。可一期一振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他也不可能放着哥哥不管,……没想到得到人的身体后,麻烦的事情也变得多了起来。
  
  药研藤四郎烦恼着,可一期一振看上去根本没意识到他的烦恼,而是微笑着应道:“主君挺精神的,应该没有大问题,……怎么了吗?”
  
  一期一振一脸坦荡荡,反而让药研藤四郎更不好开口。他低声喃喃了几句,最后还是闭上了口,打算将这个问题回去打个码在粟田口内部搞个投票得了。
  
  题目就定为“如果一期哥喜欢的女孩喜欢别人,我们该不该支持他”吧。药研藤四郎已经能想到包丁的回答了。
  
  一期一振不知道自家弟弟心里的那些小心思。他见药研藤四郎又回过了头,尽管不知道他刚刚想说什么,还是在短暂的沉默过后,感慨了一声:
  “不过,主君真的很依赖山姥切殿呢。”
  
  “嗯?嗯……”药研藤四郎想了想,觉得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干脆告诉了对方,“毕竟是初始刀,……一开始的时候本丸只有三振刀,资源御札小判都稀缺。三日月出阵太浪费资源了,我一个短刀出门,大将也不放心。所以当时出阵远征,都是山姥切……大将当时就对他感到很抱歉了。更别提之后……”
  
  药研藤四郎语气一顿,恍然记起了什么。时间太过久远了,在这之后本丸里也有不少事,所以那时候的经历,他竟然现在才想起来。
  
  “之后?”一期一振问道。
  
  药研藤四郎犹豫了一下:“大将重病,一连病了好几天。因为本丸资源稀缺,山姥切就在出阵途中给她找寻药物,可是大将因为身体缘故,没法给他明确的指示,导致最后不敌时间溯行军,重伤回到了本丸。……当时看见重伤的山姥切,大将整个人都吓傻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大将哭成那样。……在那之后,每次山姥切出阵,她就连睡觉都不敢了,一定要守着等他回来。”
  
  “……”
  
  “另外一边,山姥切本来性格就有点悲观。大将为了治疗重伤的他,用尽了当时的所有灵力,……本丸的情况就变得不可收拾了起来。这事直到现在,他大概都心存愧疚。”
  
  “……”
  
  一期一振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看样子,主君缠着对方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喜欢,更多的还是在害怕那时候的事情,……甚至,就算一直觉得自己的行为会让对方厌烦,也要强迫自己将山姥切国广强行留下。
  明知不对却强迫去做,这种矛盾的心态继续积累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问题的。
  
  一期一振不由自主地想到方才药研到来前审神者抽泣的模样。相较以往精神抖擞,她低落的时候确实要更……令人向往。 ……想什么呢。

  一期一振止住了自己往奇怪方向发展的念头。
  
  “?一期哥?”药研藤四郎疑问道。
  
  “……没什么,”他笑了笑,兀自掐断了话题,“我去迎接远征部队了。弟弟们就交给你了,药研。”
  
  药研应了一声,看着一期一振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直到对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了拐角的位置,他也不知道刚刚一期一振给自己的别扭感从何而来。
  
  7.1
  
  之后某一天,一期一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说起来,主君当时得了什么病?”
  
  药研藤四郎表情古怪了起来:“……大将她,跑到三日月的菜地里偷菜吃,……不小心中毒了。”
  
  一期一振:“……”
  
  8.
  
  “哟,主上。”
  
  审神者刚睡醒,寝居门口就跑进来了一只干净的刀剑男子。
  
  他身上还是同离开本丸时一样洁白通明,白皙的皮肤甚至连一丝灰尘都没沾上。见刚刚远征回来的鹤丸国永没有受伤的迹象,意识朦胧的审神者稍稍放下了心,朝他点了点头,一副还没完全清醒的表情。
  
  鹤丸国永也不介意,三两步跑到了审神者床边:“听说你生病了,这真是吓到我了——还以为主上不会生病的,什么时候能恢复?”
  
  鹤丸国永的语气还是这么轻快有趣。他跟审神者经常组成“必杀技练习小队”,一前一后闹得本丸不得安宁。此时听说小队队员生病,当然要来慰问一番:
  “这是我们部队的一点心意,虽然这么说,不过大部分都是小狐丸跟鸣狐做的啦。”
  
  他将一盘子从狐狸口下抢下来的油豆腐放在了床头旁,瞄到了一旁还是热腾腾的药汤,便一起往前推了一点儿。药汤的气味在室内扩散开来,尽管油豆腐在努力挑起旁人的食欲,可还是败在了这股浓烈的气味之下。
  
  鹤丸国永却不甚在意。可审神者朦胧的神色印在他的眼底,看得出现在不是久留的好时机:“我就不打扰主上休息了,远征的报告我会交代队长写的。啊,不过主上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远征的地方正好是梅雨季节,小狐丸的头发都变得毛毛躁躁了,我看着他那头,肯定能给你带来不小的惊吓……”
  
  “鹤丸。”
  
  “……?”
  审神者低落的语气让正讲到兴头上的鹤丸国永一愣。他眨了眨眼,定睛朝抓着被子的边缘、将半张脸都盖起来的审神者望去。
  
  “要是很久都没有使用过,……你们刀剑,会怎么想?”
  
  “……”
  鹤丸国永虽不明白审神者这样询问的缘由,可见到对方满是愧疚的面色,还是认真回答了她,“若是像大典太那样,明明拥有主人,却还是被置放在仓库的角落里,嗯……大概会感觉很寂寞吧?”
  
  “……这样啊。”
  
  审神者轻声应道。
  
  切国很温柔,所以从来没提过这件事,……所以她就这样任性了下来。
  ……不能再任性下去了吧。
  
  审神者瞥见睡醒后还是热腾腾的药汤,鼻子一酸。鹤丸国永见状眨了眨眼,一副完全受到了惊吓的模样。
  
  9.0
  
  “药研哥!药研哥!”
  乱藤四郎清脆的声音伴随着蹬蹬蹬的脚步声从外廊上传来。在研制新药的药研藤四郎闻言,放下了手上的东西,走到门口,给这位样貌可爱的弟弟开了门。
  
  随知不等他开口询问,乱藤四郎就一股脑地将事情都说了出来:
  
  “药研哥!你什么时候篡位的?!”
  
  药研藤四郎:“……???”
  
  发生了什么?
  
  不明所以的药研藤四郎接过乱藤四郎手上的那张纸,才看出来那是最新的本丸安排表。……而近侍一栏,赫然写着自己的名字。
  
  药研藤四郎一愣。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