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当刀剑男子遇上丧尸狂潮

  献给国服bug,大早上联队战全经历
  
  。
  
  联队战到了。
  听说这次时间政府在敌军中央发现了大包平的气息,一向懒散地跟三条家大佬喝茶的茶丸,听说了这个消息,少见地主动提出了出阵申请。
  
  某非洲本丸婶:“我听其他已经上了战场的审神者说,这次难度非同一般。”
  
  莺丸:“政府公文说还有其他的刀剑男子,主君难道不想带回骚速殿吗?”
  
  某砸空资源都没出货的非洲本丸婶:“但、但是,这次地形复杂,日夜战频繁交替,可其他部队远征还未归来,我还要与……”
  
  莺丸:“听说隐约还有大典太殿的气息。”
  
  婶拍了拍桌子:“茶丸,你带上最近刚刚回来的短刀们去吧。”
  
  。
  
  莺丸召集了短刀们在前厅集合。
  
  由于三条家在本丸的大佬气息十足,莺丸又经常跟三条家的刀在走廊上喝茶谈人生,所以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对他有着天生的敬畏。好在同行的短刀有一个粟田口小家长,其余三只小心地缩在了小家长身后,看着不远处第一个极化归来,如今比他们高了十余级的三条家大佬瑟瑟发抖。
  还有他旁边毕业后就在角落里积灰却毫无怨言的古备前大佬。
  
  乱:“药研哥,我们真的不会拖后腿吗?”
  退:“……听、听说这次敌人很强,我们真的没问题吗……”
  前田:“希望不要辜负主君的期待才是。”
  
  药研藤四郎没有下面的弟弟们那么慌乱,虽然体型还是正太,却用着能攻下那边莺丸的成熟声线安慰道:“敌人虽强,可这次时间政府的福利也好。听说会帮受伤的刀剑当场手入,大将也交给了我一些上次联队战政府发放的兵粮丸,……就当做是磨练自我吧。”
  
  身为本丸的医生,兵粮丸毫不意外地交给了药研藤四郎。审神者之后又回头去仓库里翻翻找找,让他们先到前厅等待。
  
  药研藤四郎话音刚落,审神者的身影就在门口出现了。
  
  操心婶:“我本来去找了二姐拿铠甲,但是他的金闪闪你们可能穿不上,……要不茶丸你去找他要一套铠甲涨点儿防御吧?还有政府那群人不禁夸,我怕他们在补给上出什么问题,你们把御守都带上。”

  想到蜂须贺虎彻的铠甲,莺丸淡定地摇了摇头。
  
  哗啦一排御守出现在眼前。小短刀们第一次在万屋以外的地方看见这么多御守。
  
  今剑:“主君哪里来的御守?”
  
  婶摸摸脑袋:“每次万屋打折,都忍不住……”
  
  ……
  
  药研藤四郎仿佛发现了本丸的甲洲金逐渐变少的原因了。
  
  药研藤四郎戴上了御守,见婶欲言又止:“怎么了,大将?”
  
  婶:“你们小心一点,有不对劲马上回来,我听说……”
  
  婶咽了口口水:“这次的敌人,是丧尸。”
  
  “……???”
  
  。
  
  丧尸是什么?短刀们问小家长。
  
  药研:“就是在未来可能出现的,一种受到药物感染,生命力很强的……物种?”
  
  药研说得也不是很确定。短刀们听了却很兴奋:
  
  “那我们要去未来吗?!”
  “我想见哆啦C梦!”
  “……哆啦C梦,真的有吗……”
  
  莺丸看着暗中骚动的短刀,又看了看遥远的天边,想到某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唇边泛起了微笑。
  
  “……大包平,我来了。”
  
  已经五十八的今剑看着这个队伍,特别是带队的茶丸一脸茶喝多的傻样子,心底泛起了一抹不妙。
  
  ……他们,真的没问题吗……
  
  。
  
  没问题个鬼。
  
  “——啊啊啊为什么明明都死了还会反抗啊!跟杀鱼似的、人家最讨厌杀鱼了!!”
  “……这就是丧尸,长的跟时间溯行军一样吗?”
  “……大、大老虎,快回来!不要追了!”
  
  “不,应该是拥有丧尸特质的时间溯行军,……乱!”
  
  眼见一振敌大太出现在了与敌短短兵相接的乱藤四郎身后,药研大声警告道——莺丸迅速地出现在了敌大太面前,颇为吃力地挡下了对方的攻击。
  
  “——在你上面哦!”
  极化后速度极快的今剑从天而降,一刀砍掉了敌大太的几颗金蛋蛋。药研从一旁横入,看着已经战线崩溃的弟弟:
  
  “队长!”
  
  莺丸感受了一下手臂的酸痛,叹了口气,命令道:
  
  “撤退。”
  
  。
  
  就算有时间政府的补救,乱在撤离战线后获得了第一时间的救助。可敌军的强大却绝非他们所能应付。就连已经毕业的莺丸都无法一举解决的敌人,在如此明晃晃的现实下,不得不回到了本丸。
  
  今剑:“啊啊,就拿到了这么点御岁魂。”
  乱:“主君会感到很失望吧……”
  前田:“明明已经修行过了,可还是……”
  莺丸:“……大包平……”
  
  低落的氛围在小队中蔓延,药研也不知该从何劝说他们。脚下的步子慢慢地前进,远远地能望见本丸的大门了——
  
  退:“啊、主君……”
  
  远处一道身影跑了过来,然后死死的抱住了走在最前方的今剑:
  “……你们没事,真的太好了,……我后来接到时间政府的消息,目的战场出错,……又联系不到你们……”
  
  “……主君……”
  
  婶一把揽过了最近的几振短刀,哭的稀里哗啦的。一时之间低落的很稳都消失不见了,药研藤四郎站在莺丸旁边,看着那边的弟弟们,无奈地笑了一声。
  
  “对了,大将,这是御岁魂……”
  “我不要这玩意了!把我的小宝贝们打的那么惨!我不打了!什么骚速剑大包平什么天下五剑我都不要了!!”
  
  莺丸:“……主君,请您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

  婶:“……大、大宝贝儿,把刀收起来……”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