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当联队战回来的婶发现小判箱见底后

女婶出没
献给即将见底的小判。(即将是)真人真事
大典太你兄弟我都肝到了你为什么还不来!!
大包平都快来了!!
你来了我就一周不睡午觉了!!当一个勤劳的码字机!!

——

  刚从联队战回来的婶扑进了存放小判的仓库。
  打开箱子后,看着里面不到四位数的小判,走了神。
  
  这就是她现在跪坐在博多藤四郎面前抬不起头的原因。
  
  。
  
  “825小判!主君,请你说明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明明只是个少年体型的短刀,此时站在婶面前,也积淀着庞大的压力。加上一旁前来围观的刀剑塞满了几乎整个屋子,婶咽了口口水,看着放在榻榻米上一小摞小判,身子不安分地扭动着。
  
  “明明时间政府之后有免费发放联队战的通行令,根据我的计算,我们需要花费的小判远不到您使用的数量!”
  
  “……我、这不是为了新刀剑嘛……对了,我答应了茶丸!说会尽快……呃……”
  在压力之下,婶的声音越来越轻。
  
  博多推了推自己的红框眼睛。镜片反射着诡异的光芒,刺得她越发心虚了:“我去找过莺丸殿了!他说之前听主君提起过小判不够用,就阻止过您,还把他的老年退休金拿了出来补贴家用!”
  
  婶试图狡辩:“可是,我这么非,不多去几趟,大典太就……”
  
  博多双手抱臂,气势汹汹:“您既然知道自己非,为什么不直接放弃!您难道忘了之前数珠丸限锻,一夜之间空掉的资源库吗?!既然知道自己从不出货,为什么还要抱有侥幸的心态!”
  
  婶抗议:“我上次祖宗出过货!”
  
  博多掏出算盘:“骚速殿与小乌丸殿的限锻,总计三百余次。数珠丸限锻后好不容易富裕的数十万资源一夜用尽,隔天烛台切殿烧饭都找不着柴火,还是去菜园子旁砍了棵树钻木取火才让我们吃上了美味的午餐!你知道用太刀砍树是多辛苦的事吗!”
  
  烛台切光忠想到当时的经历,苦不堪言地点了点头。
  
  婶羞愧地低下了头。
  
  四周沉默了下来,一向疼爱婶的老年组代表发话了:“小丫头看样子也在反省了,这次就这样吧,下不为例。”
  
  小祖宗若有所思:“……没想到为父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不过以为父的立场,也无权责怪主上。有什么为父能够补救的事情吗?”
  
  博多藤四郎:“最重要的一点,不能再溺爱主君了!”
  
  他掏出算盘,啪嗒啪嗒的声音仿佛串成了一首小曲儿:“我被身为主君近侍的药研哥托付了本丸的经济运营,从今天开始,一切开销都必须经由我手!”
  
  婶感到了不妙。
  
  “首先,把锻造室的门给封死,”博多说道,“数珠丸限锻期间,绝对不能让主君踏进去半步!”
  
  婶露出了绝望的表情。本应该是最强大的同盟、近侍药研藤四郎闻言走出了房间。
  
  “还有仓库也一样!御札跟小判都直接汇集到我这里!”
  
  五虎退:“……那、那个,上次主君拉我去锻刀,用完了所有御札……”

  一片死寂。
  婶·不敢抬头。
  
  博多恨铁不成钢:“远征计划我会在近期写出来。但是有关审神者的处置……”
  
  婶瑟缩了一下。博多现在连主都不叫了。
  
  “近期本丸内开销全部减半!吃饭也只有咸菜稀饭!”
  
  烛台切看着吃货婶快哭了的表情,赶紧劝道:“菜色不必担心,我们菜园里……”
  
  “必须得让主尝尝穷苦的滋味。”
  
  烛台切庆幸长谷部被派出去远征了,不然怎么可能任由主君被这样欺压。不过博多说得也不是没道理,烛台切见到审神者投来求助的目光,心痛地撇开了视线。
  
  婶看向最后一个希望,博多的长兄:“……一期尼……”
  
  柔柔的声音喊得一直在旁围观的一期一振心神一晃,旋即微笑道:
  “主君,还在成长期的弟弟们,都会陪您一起吃咸菜稀饭的。”
  
  听出重音的婶:“……对不起……”
  
  。
  
  当然,最后吃货婶还是没有体会到穷困潦倒的滋味。
  
  短刀们听说了婶的遭遇后,纷纷瞒着博多跟两个家长,邀请她来参加短裤们的零食会议。婶一边看着白花花的大腿一边流口水吃着零食,被烛台切撞见后,实在是不忍心孩子们这样挨饿的妈妈,给他们开了小灶。
  
  至于穷困潦倒的本丸最后有没有富裕起来……
  
  ……婶表示,珠子跟阿大,还没来。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