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当振哥打算ntr被被家的女婶婶时6

*女婶出没
*被被→←婶婶←一期一振
*狐球好撩的【x】不过他撩的部分被我删掉了,不然被被实在太可怜了……
*咸鱼挺尸

——

  “一期,你很闲吗?”
  
  “……今天没有当番呢。”
  
  面对审神者的质疑,一期一振面色平静。
  
  放在平时,他一般跟现在的鸣狐一样,属于围观的家长二人组之一。今天却不知为何下了场,明明以他的机动,根本跑不过这些短刀。
  
  ……审神者也一样。
  或者说她更惨,平时连石切丸都跑不过的她,以前究竟是怎么跟短刀们玩到一块儿的?
  她陷入了思考。
  
  “那我要数了!”
  
  乱轻快的声音从那边传来——短刀们仿佛收到了号令一般,突然散了开来。
  
  鸣狐在一旁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看上去与另一边喝茶的老年刀有八九分的相似。他旁边放着一盘子油豆腐,些许是受到这股气味的吸引,有着一头柔顺毛发的刀剑从远处走了过来。
  
  “……听说主君过来了,”小狐丸耳边萦绕着乱数数的声音,在瞥见努力往草堆里钻的审神者的影子后,一对形似耳朵的毛发抖动了一下,面上的微笑也变得轻柔了许多,“能坐在这里吗?”
  
  “请务必,小狐丸殿。”
  趴在鸣狐膝盖上的小狐狸露出了一个脑袋。
  
  12.
  
  “看样子主君心情不能算很糟糕。”
  
  鸣狐为坐下的小狐丸倒了杯茶。与三日月那清淡中略带苦涩的口味不同,粟田口家的茶总是有着一股果味的香甜,若是短刀们玩累了,也能过来喝上几口。
  小狐丸谢过了他的油豆腐,看着一脸兴奋地从草丛中钻出来踢飞了罐子的审神者,心情说不上好与坏。
  
  “说实话,早上听说了出阵名单后,确实吓了一跳,”小狐丸朝发现自己出现了的审神者笑了笑,继续说道,“三日月看上去倒不是特别担心,大概是见我心神不宁吧,就让我过来看了看。”
  
  说到这儿,小狐丸突然见还在假山旁边徘徊的一期一振被一只手抓了进去。他记得刚刚审神者透过假山的缝隙对自己笑了笑,……那假山本就不高,把一期一振那么大个体型拽进去,她也不怕最后两个人都被发现。
  
  “吖~一期殿也是担心主君,才让短刀们把她拉了过来。”小狐狸尖锐的声音仿佛害怕被旁人听见一般,小心地压低了一些,“不管发生了什么,先把主君哄开心了。”
  
  “哄开心吗……”
  小狐丸嘴角啜着笑意,看着不知第几轮的踢罐子。尽管短刀们力量不高,可几轮下来,罐子也被踢的扁了许多。小狐丸记起方才在厨房看见的被倒出来的罐头鱼,以及烛台切光忠正烦恼着该怎么用眼前的食材给晚餐加菜的模样,对这罐子的来源多少有了些了解。
  
  他没再说话了,而是视线频频飘到那座假山上。透过缝隙偶尔能看见审神者的视线,便朝那边笑了笑。审神者似乎是观察好了战况,便缩了回去。小狐丸瞅着那边极其贴近的两个脑袋,特别是水蓝色的那颗不知为何稍微低下了一点儿,……
  
  小狐丸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随后就见现在当鬼的厚藤四郎小心慢慢地靠近了那边——随后那颗水蓝色的脑袋突然站了起来,直接翻过了假山,朝罐子跑了过来。
  
  “——啊!!一期哥!!”
  短刀都被厚找到了大半,此时正排排站在了一起。见到从假山后蹦出来的一期一振,纷纷给这位少见地加入了游戏的长兄打CALL。
  
  虽然机动远不如短刀们,可一期一振最后还是成功踢倒了罐子。厚藤四郎若不是一开始发了个呆,估计是不会输的。
  
  “……”
  
  小狐丸没注意那一哄而散的短刀,反而注意力放在假山后一动不动的小脑袋上。审神者在一期一振离开后就没了任何动作,按之前她的动作,本该警惕地打量着这边的状况以随时改变位置,……怎么了?
  
  13.
  
  “一期!”
  
  眼见最后的一声“十”就要落下,可一期一振还暴露在短刀的侦查范围之下,审神者一个着急,一伸手就把他给抓了进来。
  
  被拉扯进去的一期一振明显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一手,踉跄了一步后,在她霸道的指示下,小心地坐在了假山背后的石头上,姑且是把自己给藏了起来。审神者正透过假山的缝隙,警惕地观察着现在当鬼的厚藤四郎的行动,一期一振偶尔抬起头都能为她的认真严肃感慨。明明只是小孩子的游戏而已,这位早已成年的审神者却能玩得像弟弟们一样兴奋。
  
  这大概也是一期一振经常被弟弟们嫌弃的原因之一吧。一期一振玩这些,总是会考虑许多,而显得不够认真。
  
  “你笑什么?”
  
  一期一振看着审神者认真的侧面,不知何时不同于以往笑了起来。后者观察敌情结束,坐回了他身旁,同时问道。
  
  “主君在笑什么?”一期一振看她面上的笑容不像刚刚的兴奋,避开了对方的问题问道。
  
  审神者指了指自己的脸:“小狐丸刚刚对我笑了嘛。”
  
  审神者是很典型的谁对她笑就会笑回去的人。偶尔,一期一振还是希望她能改改这个习惯。
  
  假山不大,审神者为了避开外面的侦查,又往一期一振的方向靠近了一些。后者一开始不太习惯地动了动,而又盯着身旁毫无顾虑的审神者,无奈地笑了笑。
  如果换成山姥切国广,大概她会露出与现在不同的表情吧。
  
  会是什么样的?
  娇羞、谨慎。与现在兴致勃勃地掰着手指头数还有几个藤四郎没被厚找到不同,应该会别扭地玩着手指,被些七七八八的杂乱念头充斥了脑海。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甚至原本能轻易说出来的话,也因为过分小心而藏在了心底。
  
  审神者对待山姥切国广,跟对待其他刀剑,态度截然不同。倒并不是说待他们不好,但……
  
  “糟糕了,退的老虎也被抓到了!”
  审神者又透过假山缝隙看到了什么,最后一根手指落了下来,“一期,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
  
  “……”
  
  “我们肯定跑不过厚的,……不如我们声东击西吧!你跑得比我快,我去当诱饵,然后……”
  审神者说着自己的计划,发顶的呆毛一晃一晃,几乎都要画出一副地图了。面前的一期一振看上去在认真听她说话,她便径自说了下去,谁知后者心思虚晃了许久,才在对方最后的确认时回过了神。
  
  “那就这样吧!准备好了吗,一期!”
  “……?”
  
  一向思路清晰的一期一振疑惑地眨了眨眼。审神者的话,他只听了个首尾。……还真少见啊。
  
  不过只有首尾倒也不算什么,至少审神者想做什么他知道了。想到这儿,他抬手拍了拍审神者发顶,将那根晃来晃去的呆毛给压了下去。
  耳畔传来厚藤四郎靠近的声音。一期一振在心里想了想,覆在她发顶的手突然下滑。呆毛失去了压制又蹦了起来,他的视线却随着手一起下移,掠过了对方一片清明的眼中,托在了审神者脸旁的位置。
  
  她眨了眨眼,不知道一期一振要干什么。
  
  厚藤四郎的脚步声清晰到连她似乎都听见了。审神者刚想开口提醒对方,随之那张每次都被乱夸得天花乱坠的脸,逐渐靠近了自己。
  
  “……?”
  
  水蓝色的刘海整整齐齐,就算现在只是日常时分,也没有一丝凌乱。蜜金色的眼睛在靠近后微微眯了一点,却并未阖上,就那样跟审神者的眼睛对视着。其中流淌的光映出了自己呆愣的模样,看得她大脑一白,不知究竟想了些什么。审神者搭在一旁的指尖动了动,下意识地想要跑开,却动弹不得。
  
  她感觉颊上碰到了一道柔软——像是为了不让她误会,故意停留了一阵子。
  
  一期一振身上柔顺剂的味道也未被方才躲藏过的草堆洗掉,而是混杂在了一起,随着对方的呼吸一起一点点扑倒了她的面上。
  
  “……不必那么麻烦,主君。”一期一振在审神者耳边低声说道,“给我一点鼓励,我能把弟弟们都救出来。”
  
  “……”
  
  轻扫面庞的呼吸吹动了颊边过长的刘海,扫的她脖子有些瘙痒。审神者眨了眨眼的功夫,一期一振便放开了她。方才侵袭而来的柔顺剂中似乎夹杂着对方特有的气味,总之与她的不同——审神者脑子慢半拍地想着,而未等她回过神来,一旁突然间传来了厚藤四郎的声音:
  
  “啊!一期哥!……你、你在干什么?”
  
  一期一振放开了审神者后,便行动迅速地踩上了石头。假山本就还不如他站起来高,踩着某个点便一翻而过。厚被刚刚看到的画面吓了一跳,可踢罐子明显在他心里还占了更大的比重——
  
  “啊!一期哥!站住!”
  
  厚藤四郎马上追了过去。留下审神者在原地眨着眼睛。
  
  ……一期一振刚刚做了什么?
  ……好像……
  
  审神者摸了摸脸颊,反应过来后,整个脑袋都像充血了似的,思路混乱。
  
  ……她她她明明她还没对切国做过这样的事!!
  
  14.
  
  “药研。”
  
  “怎么了,大将?”
  
  “你们粟田口,经常会……”
  
  审神者仿佛提起了一件羞耻的事情,声音突然小了许多。今天工作差不多结束了的药研藤四郎见她这副异常的态度,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怎么了吗,大将?”
  
  审神者无论表现的过分兴奋还是过分失落,都在药研的预期当中。……可现在的一脸娇羞,实在与她不太相符。
  
  “就就就是……”审神者掰着手指,口吃了许久,最后手指缠在了一起也没说出个大概来,反而很直接地迁怒到了对方身上:“药研你个大笨蛋!”
  
  转身用力地将办公室的纸门给用力拉了起来。
  
  药研:“……???”
  
  虽然不明所以,可他想到方才审神者刚刚洗完澡却又进了办公室的事情,还是敲了敲门,提醒道:“大将,请早点休息。”
  
  “嗯……”
  门内传来审神者闷闷的声音。
  
  14.1
  
  被审神者闹得莫名其妙的药研藤四郎,回到研究室前路过粟田口部屋,被自家大哥叫住了。
  
  其他的短刀们看上去些许是已经入睡,药研藤四郎便被他做贼似的叫到了隔壁空着的屋子中。
  
  药研:“怎么了,一期哥?”
  
  一期一振看上去情绪不太对:“药研,刚刚主君……”
  
  他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会在自家大哥身上看见这副模样也是令人意外,药研藤四郎停顿了一下,脑海中闪过审神者的不对劲,继续又问了一遍:
  
  “主君怎么了吗,一期哥?”
  
  “……主君她……”
  
  看样子是个难以开口的话题——一期一振竟然犹豫了这么久。药研藤四郎也不着急,慢慢地等着对方将问题托出。
  
  “……还是算了吧。”
  本来已经做好了对方无论问了些什么都老实回答的打算,却没想到正主直接放弃了询问。
  
  药研:“……???”
  
  “时候也不早了,药研你早点洗洗睡吧。”一期一振微微笑道,又恢复了他平日的稳重与沉着,“不要为了研究熬夜了,……近日还要担任主君近侍一职,研究就先放一放吧。”
  
  “……我明白了。”
  药研低声应道。脑海中将审神者跟一期一振两人的异常重叠在一起,……他们,是不小心喝了自己研究室那瓶还没成功的药剂吗?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