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当刀剑帮婶婶整理邮箱后

今天收了下邮箱,好痛苦,解都解不完……
随手写的,有女婶出没,不过没啥cp,ooc慎

——

  “哇……”
  “这可真厉害……”
  “怎么会变成这幅样子的?”
  “应该是放太久了吧……”
  
  山姥切国广交代完出阵命令后,灰尘中路过某个房间时,奇怪地看见了一群刀都凑在了一起。以搞事派的鹤丸国永为首,到理智派的药研藤四郎为止,旁边还坐着吃瓜群众三日月宗近、小狐丸与一系列的藤四郎们。他们都围在房间中央放着的什么东西旁边,经常能听见藤四郎们此起彼伏的惊叹。
  
  山姥切国广脚步一顿,就被端坐着的堀川国广叫了过去:“兄弟!”
  
  “……”
  
  山姥切国广走近了他,示意了一下旁边:“怎么回事?”
  
  堀川国广一脸为难:“这、这个啊……”
  
  山姥切国广是审神者的近侍,堀川国广理应要把眼下这件事报告给对方的。可还不等他筹措好措辞,一旁的乱藤四郎忽然插嘴说道:“山姥切殿,你过来看看,你猜这个是什么!”
  被乱藤四郎拉过去的山姥切国广看着地上放着的三个黑色球体,皱了皱眉:“今天主君还没有刀装命令下达,谁去搓的刀装?”
  
  还一连搓坏了三个。
  
  他的质问非但没让乱藤四郎害怕,反而一脸“你果然猜错了”的坏笑:“这不是刀装啦!这是仙人团子!”
  
  “……???”
  
  山姥切国广一脸震惊。
  
  堀川国广点了点头,从旁补充道:“我今天去给主君打扫邮箱的时候,搜出来的东西。好像是前两天大包平殿的联队战,时间政府发放的奖励。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幕内便当跟仙人团子·大。兵粮丸的保质期我看了下,有一个月,所以不至于这么快过期。可便当跟团子已经发霉了,最早的团子,……”
  
  他犹豫地看了看身旁的三个仿佛失败兵装的仙人团子。
  
  “话说回来,主君以前明明收拾邮箱很勤快的,超过五十个就会清空一波。”前田藤四郎说道,“可是刚刚堀川殿,收拾了三四百振刀剑出来……要不是莺丸殿刚好路过,大包平可能都被一起扔进刀解池了。”
  “听说主君知道了邮箱的秘密,然后就再也懒得清理了。”
  “什么秘密?”
  
  “就是,超过九十九的邮件不会被清空这件事。每次都囤了好几百,然后越来越不想整理。”
  
  短刀们凑在一起说七说八着。旁边的三日月宗近哈哈笑了两声:“小姑娘喜欢囤东西,这不是好事吗?”
  
  小狐丸若有所思:“我记得在现世,这已经是一种症状了,叫什么……叫什么来着?”
  
  “仓鼠症。”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就是不愿意丢东西的人。”
  
  “比起不愿意丢,主君好像更偏向懒汉一些呢。”堀川国广笑道。
  
  “可是这些东西囤着也没用啊,在别人搓刀装的时候偷偷换了?‘你搓的刀装竟然软趴趴还一股霉菌味——’、这样?”鹤丸国永摸着下巴思考着这东西该怎么拿去搞事,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说起来,以前每次活动都会送一些便当跟丸子吧。”
  
  山姥切国广点了点头,好像想到了什么,面色开始发青。
  
  鹤丸国永眉头一皱,眼里满是惊吓:“那些便当跟丸子,……现在在哪里?”
  
  “……”
  “……”
  “……”
  
  “大、大概被我们吃掉了?”堀川国广有些害怕,“……我好像没吃过,你们有吗?”
  
  “我倒是吃过光仔做的仙人团子……”
  “小狐丸倒是会端些油豆腐跟老爷爷我一起吃呢。”
  “嗯,那是我做的。”
  “时间政府发下的东西,除了御札外好像都很少见。”
  
  刀剑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到了一起。内容越听越觉得不妙。
  
  “那、那些东西,……难道从时间政府发下来的时候,就在主君的仓库里?”堀川国广不可思议地说道,“……兄弟,主君的仓库在哪里?!”
  
  “……”
  山姥切国广拉了拉帽檐。审神者的仓库本来不能告诉这些刀剑的,可他看了看被围在中央的那盘宛若失败刀装的仙人团子,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给他们带了个路。
  
  室内的人哄然散了开来,留下房间中央的那三个团子。
  
  过了一会儿,门从内廊被拉了开来。走进来的是一身出阵装的烛台切光忠。他奇怪地卡了看刚刚还满是动静的屋内,不知道刚刚听见的声音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光忠,走吧。”
  石切丸对他说道。刚刚山姥切国广来通知他们出阵,费了一番功夫才准备好。
  
  烛台切光忠有些为难:“我本来想找鹤借一下刀装的,……不过,这里怎么有失败的刀装?”
  
  石切丸看着那三个团子,也有些疑惑:“失败的刀装能维持原型吗?”
  
  他记得刀装一旦失败,不久后就会完全消失。
  
  烛台切光忠也搓过不少刀装,当然知道这件事。他狐疑地看着那边三个黑漆漆的团子,犹豫着开口道:“……这难道是新品种的刀装?”
  
  “新品种?”石切丸反问。
  
  “……假装成失败了的刀装,吸引敌人攻击,实际上拥有巨大的力量,在碎裂之时能给予我们力挽狂澜的能力,”烛台切光忠回想着前些日子审神者借回来的录音带内容,一脸兴奋地上前拿了两个起来,“我们走吧!”
  
  石切丸:“……”
  
  真的没问题吗?
  
  。
  
  另一方面,来到了仓库的一行人,每走几步都能有崭新的发现。
  
  “主君竟然把委托符跟加速符混在一起!要是用的时候把加速拍成了委托怎么办!”
  “你们快来看!远征加速鸟要饿死了!”
  “唔哇,这个就是本丸刚开的时候,送的仙人团子跟幕内便当吗……”
  “好多小判箱!原来主君私藏了这么多,上次联队战的时候博多还嚷嚷着本丸没钱了呢!”
  “不对啦,厚,你仔细看看,这些都是空的箱子!”
  “主君,……留这么多空箱子下来干什么?”
  
  三日月宗近与小狐丸走在队伍最后面,身旁是满面复杂的山姥切国广。他们听着以搞事鹤为首的藤四郎一家此起彼伏的感慨,年迈的老爷爷哈哈笑了笑,突然蹲了下来,从地上捡起了什么东西。
  
  “……这张富士……”
  小狐丸凑过去看了眼。三日月捡起的富士发霉了。
  
  三日月宗近奇怪地提了个问题:“发霉的富士还能用吗?”
  
  山姥切国广的声音从旁边凉凉地飘了过来:“当然能。三日月殿就是用发霉的富士锻造出来的。”
  
  三日月霉近:“……”
  
  “还有好多兵粮丸!这些应该就是最新的了吧?”
  乱藤四郎又发现了仓库里看起来比较新的东西。药研藤四郎凑上去看了看,突然想起联队战开始前,因为碰到了BUG敌人强度增大,审神者让他带走的那些兵粮丸……
  
  ……好像是,上次联队战的时候,带回来的。
  
  他推了推眼镜:“堀川殿,兵粮丸能放多久?”
  
  堀川国广想了想:“一个月吧。”
  
  邮箱里的东西,保质期都是一个月。
  
  药研藤四郎脸色一白。敌人强度增大,那些兵粮丸,……全用光了。
  
  鹤丸国永数了数幕内便当跟丸子的数量,至少看到一个让他欣慰的事实了:“好像便当跟丸子数量不够,这么说主君还是有用的嘛。没有完全浪费。”
  
  五虎退慢慢地举起了手:“那、那个,……我记得之前,鹤丸殿重伤红脸躺在手入室的时候,主君喂你吃了什么,鹤丸殿突然就飘了樱花……”
  前田藤四郎表示自己也有记忆:“一期哥重伤红脸的时候,主君好像也……”
  
  鹤丸国永有些意外:“哦?看样子我还吃过幕内便当啊?不过什么味道倒是记不清了,……”
  
  鹤丸国永还在回想着重伤时候的事情,脸色发白的药研藤四郎,抱着能拖一个是一个的想法:“仓鼠症的人,一般会从时间最早的开始使用。”
  
  鹤丸国永:“……这真是要吓死鹤了……”
  
  他暗搓搓地看了眼旁边的便当跟丸子,原本苍白的脸变得更白了些。而其他刀剑听了药研的话,纷纷回想着他们有没有重伤红脸的时候,……或者说,有没有在手入室里,被偷偷塞什么东西下肚。
  
  阴暗的仓库内因众人都开始回想而变得沉默。唯有堀川国广有些看不下去,打量了周围一阵子,突然说道:“我们来帮主君整理一下仓库吧!……至少,内番加速跟加速跟委托要区分开来。就算不能随便丢主君的东西,可是把这些便当跟丸子放到旁边去,应该也不会再影响到御札跟其他东西生菌了,……也许还能把兵粮丸多保存一阵子……”
  
  堀川国广的提议,获得了大家的认同。
  
  。
  
  负责晚餐的烛台切光忠重伤红脸了。
  据同行的石切丸所言,他带着两团软趴趴的东西去挡敌军的弓兵。结果那道箭直接穿过了手上的东西射进了他的肩头,之后的情况就一发不可收拾,最后还是重伤回了本丸。
  
  现在在手入室躺着,只要休息一天就好了。但是,晚餐可能得他们动手去做。
  
  刚刚打扫完仓库的一群黄脸刀剑闻言,心里又累了几分。他们三三两两商量着晚上吃些什么,婶的身影便从拐角的地方走了过来。
  
  “啊,切国,你在这啊。”
  婶手上端着的,是幕内便当的盒子。
  
  猛然想起石切丸刚刚的“重伤红脸”,在场的一群黄脸面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婶似乎找山姥切国广有什么事,可这边一群黄脸实在是太壮观了。她的步子慢慢停了下来,眉头揪紧,看着他们,面色复杂:“你们去干什么了?怎么全都黄脸了?”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正好,我仓库里好像还剩很多仙人团子,你们分着吃了吧。”
  
  “……???”

评论(19)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