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狐婶。鹤教婶做油豆腐

  小狐丸x无口合法萝莉婶,写着自high,没啥逻辑的日常
  我不就是最近在被被墙头爬了一阵子嘛(´-ι_-`)这是为了证明我狐推立场的产物
  
  0.
  
  婶很喜欢小狐丸。
  
  因为他有一头蓬松的头发。
  还有一身健硕的肌肉。
  
  婶很喜欢小狐丸的头发,尤其是梳理头发的时候,对方露出的舒服陶醉的表情,会让她想到偶尔从鸣狐身上扒下来毛茸茸的小狐狸。
  不过小狐丸不像那只小狐狸似的多话,反而会安安静静地任由她蹂躏。在她恶作剧地给对方编辫子时,也一声不吭,等到婶玩腻了后才把她抓到自己面前来,报复似的给她也编上几个辫子。
  
  不过这样的小狐丸,会在婶无聊地按压他的胸肌时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阻止她。
  
  “主君,”小狐丸把不安分的她又抓了回来,“这样很危险。”
  
  “?”
  
  婶不解地抬起头,看见小狐丸低下的那对红色的眼睛。
  
  0.1
  
  审神者很小只。小小的,很可爱。
  
  所以每次对上那对干净澄澈的黑色眼睛时,小狐丸心底都会升起一抹罪恶感,同时把自己从内到外深刻地反思了一番。
  然后继续任由审神者动作。过后再继续反省自己。
  
  “甜蜜的烦恼呢。”三日月宗近偶尔听小狐丸说了这话,便捧着茶哈哈笑道。
  
  审神者从小狐丸怀里露出一个脑袋,对着三日月宗近眨了眨眼:“你们在说什么?”
  
  小狐丸摸了摸她的头:“没什么,主君。”
  
  0.2
  
  婶经常拿书让小狐丸念。据说是看到蜻蜓切给五虎退念故事书的画面,而有感而发。
  想着婶明明已经上了大学,却还是这么爱撒娇,小狐丸轻声笑了笑,随后任着对方坐在自己身上,两手环过她的臂边,拿起了她手上的书。
  
  在看清书名的时候面色一僵。
  
  《人体解剖学》
  
  “……主君,真的要听这本?”
  
  婶重重地点了点头。
  
  据说那天小狐丸一整天胃口都不太好。
  
  0.3
  
  听说小狐丸胃口不好,婶决定亲自下厨做油豆腐给他吃。
  
  完全不觉得自己是始作俑者·婶,找来了技术指导·咪酱,油豆腐专业指导·鸣狐,以及看热闹不嫌事大·鹤球。
  
  鹤是在婶找上咪酱的时候正好在场,于是无聊地跑过来的。
  
  “不过油豆腐呢……得先泡大豆啊。”事无巨细的咪酱有些苦恼,“泡一个晚上。”
  
  婶的呆毛瞬间耷拉了下来。
  
  鹤听着不对:“从这步开始??”
  
  “不在所有过程都亲自操刀,怎么可能做出绿色无害的美味食物。”烛台切举起了菜刀,“不要小看食物啊,鹤。”
  
  虽然这么说了,可婶耷拉的呆毛实在让人于心不忍。鹤丸国永还上去帮她提了起来,可最后又无力地落了下来。
  
  正当烛台切在美味的食物与婶之间徘徊不定时,鸣狐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是一盆已经泡得充分的大豆。
  “鸣狐说,如果主君愿意的话,可以用他昨天泡好的大豆~”
  
  婶的呆毛又立了起来,戳进了鹤丸国永还没收起来的手中。
  
  她三两步跑了过去,踮起脚尖看了看盆子里的大豆。
  
  “……真的可以吗?”她抬头问道。
  
  “嗯,”鸣狐点了点头,眼角变得柔和许多,“小狐丸殿一定很喜欢主君做的油豆腐。”
  
  婶兴奋地抱着盆子,跑到了烛台切身边:“一起来做油豆腐吧。”
  
  “哦,交给我吧!”
  
  回答的是鹤丸国永。
  
  趴在鸣狐肩头的小狐狸看着那边的白色身影举起了好几种调味料与配料,心里就有些不妙的预感。
  
  “主君,这里加点芥末……太少了太少了!多一点!”
  “这是俱利刚刚摘的水果,放一点进去吧!”
  “还有酸辣酱番茄酱跟蛋黄酱,都很好吃!加在一起就是三倍美味!”
  “昨天买的章鱼好像还没吃完?”
  “听说放点钱币进去,吃到了就是幸运的表现!”
  “……啊主君,这里再……”
  “………………”
  
  “……”
  
  0.4
  
  “……这是主君做的吗?”
  小狐丸坐在走廊上的时候,从尽头来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为首的是今天下午没有来找自己的婶,正面无表情地端着一盘有着金黄色泽的油豆腐。
  
  听烛台切说明了来意,他看着一脸期待地盯着自己的婶,扯了扯嘴角,抬手拿起了一块,在她紧张不安的目光下送进了口中。
  
  据婶所言,虽然不至于会让厨房爆炸,可她的厨艺刚刚到能分得清糖跟盐的程度,这样的人为了自己亲自下了厨,……他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可看见婶身边不知为何飘起了花瓣的鹤,他心里只有深深的挫败。
  
  烛台切在小狐丸的视线落下的时候心虚地移开了。
  鸣狐留在厨房用剩下的制作第二批的油豆腐。他本来也该留下的,可看着这只鹤跟着婶一蹦一跳地离开了厨房,他终究是不太放心。
  
  “……几乎都是主君独立完成的。”烛台切点了点头,“主君说你中午吃太少了。”
  
  “……”
  
  小狐丸刚下口就明白了他口中的“几乎”有什么含义。辛辣的滋味混杂着酸甜,把油豆腐原本的味道都盖了过去。仔细咀嚼下还能吃到章鱼脚的清脆口感,隐约间甚至能发现有当季水果的味道。
  这些东西乱七八糟地掺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复杂的味道。
  
  ……至少,算不上好吃。
  
  可看着婶原本风平浪静的面上现在却pikapika地闪烁的期待眼神,他还是把口中的东西咽了下去。
  
  “很好吃哦,主君。”
  
  婶的面上露出了惊喜。
  
  性格原因,婶平时总是板着一张脸,很少会露出自己的表情。就像小狐丸给她念了大半本人体解剖学也只能得到她一板一眼的鞠躬道谢,如今这么明确的情绪表现,实属难得。
  
  就着对方晃来晃去的呆毛,小狐丸觉得手上的油豆腐都变好吃了许多。
  
  些许是婶手小的缘故,油豆腐也没有鸣狐做的那么大,小巧玲珑,小狐丸两口就吃完了。他还想拿个起来,却见眼前婶也兴奋地伸手拿起了一个——
  
  “主……”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她便下口了。
  
  空气瞬间凝滞。

  婶咽了口口水,面上的柔和完全僵硬。她在许久后才慢慢动口嚼了嚼,刘海盖住了眼睛,留下一片阴影。
  
  “……等等,主君……”
  
  几口吃完了一个,婶迅速地抱起地上那盘子,脚底抹了油豆腐一般消失在了走廊尽头。留下了几振刀剑面面相觑。
  
  “……我说了,要是惹哭了主君,自己负责啊,”烛台切叹了口气,“鹤。”
  
  “……这么说来,小狐也很久没有过手合当番了。”已经毕业的小狐丸露出了仿佛极化后的轻笑,“鹤丸殿愿意奉陪吗?”
  
  刚刚出炉的鹤丸抖永:“……啊?”
  
  0.5
  
  现在也不是手合的时候。小狐丸跟鹤强行定下了个时间后,就仓促地起身去找婶了。途中撞见了第二批刚出炉的油豆腐跟鸣狐,姑且是打听了一下没有阻止鹤丸国永的原因:
  
  “因为主君跟鹤丸殿,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小狐丸:“……”
  
  他脑补了一下婶开心的样子,心下有些羡慕。不过既然她玩得开心,之后还是轻点下手吧。
  
  谢绝了鸣狐的油豆腐,他在本丸里找了几个地方,最后终于在庭院的树林中看见了端着油豆腐蹲在树根旁、那个小小的影子。
  她低着头,周遭飘着失落的气氛。一张小嘴巴扎巴扎地咬着什么,偶尔被呛到了咳嗽两声。呼吸相较刚才沉重了许多,却还是执着地往自己的口中塞油豆腐。
  
  小狐丸想到方才口中的味道,又想到婶偏爱清淡的口味,赶紧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主君。”
  
  婶眼角含泪,感觉是被那股凶猛的气味呛出来的。抬头见到是小狐丸来了,眼睛一横,瞪了对方一眼后便抽出手,身体护着那盘油豆腐,换了个方向,背对着小狐丸:
  
  “……我不给你吃了。”
  
  “……”
  小狐丸哑然失笑,在婶背后蹲了下来。见她抬手咬了一口新的油豆腐,小狐丸便伸了个脑袋过去,抢在她之前将剩下的半块吞进腹中。
  
  油豆腐还是那股刺激的味道。小狐丸似乎觉得不够,探出舌尖舔了舔婶的指尖,而后又觉得不够似的,咬住了她的食指,细细吮吸了一遍。
  
  “……”
  
  “……多谢款待?”
  
  觉察到对方缩了缩脖子,小狐丸便凑近了婶的耳朵,低声说道。他的声音原本就绅士而慵懒,凑近后还带着清淡的呼吸声,吹得婶身子轻颤,呢喃几句便不再说话了。
  
  0.6
  
  “小丫头身体不舒服吗?”三日月宗近问道。
  
  “吃太多辛辣的东西了,休息一阵应该没什么大事。”小狐丸坐了下来,“鹤丸国永也是刚到本丸,所以不知道……我已经告诉过烛台切了,下次让他注意一点。”
  
  “哈哈。”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里面茶水清淡的颜色令人神清气爽了不少,“人类的寿命真的短暂呢。”
  
  “……是啊。”
  
  小狐丸捡起旁边还剩小半本没读完的人体解剖学,随意地翻了翻。在扉页的位置,看见了婶的名字。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