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狐婶。大的好还是小的好

小狐丸x还是那个无口合法萝莉婶。写着自high
七夕要到啦,爱你们。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几号……
  
  1.
  
  婶抬头望着眼前的巨人。
  
  刚到本丸的大典太光世,是个比大太刀还要高大的巨人。天生矮小的婶才刚刚有他的腿长。婶在对方面前一脸懵逼了一会儿,一旁的另一振天下五剑才笑道:
  
  “哈哈、人也好,刀也罢,要大的比较好嘛。”
  
  这句话三日月宗近天天说,婶早就听腻了。只是这次是第一次碰见这么大的刀剑,……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婶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双手又放在胸前懵逼了一阵子,视线移到三日月宗近身旁的小狐丸身上,想起他似乎,也很在意大小。
  
  “……大一点比较好吗?”
  “……?”小狐丸发现对方似乎在问自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确实,不喜欢(被说成)小的呢,……”
  
  话音未落,就觉得哪里不对。婶额前的刘海遮住了眼睛,随后小步地跑出了这间客房。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幸灾乐祸:“哈哈哈……”
  
  大典太光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1.1
  
  婶来到了果园。
  
  “主君,怎么了?”
  鹤丸国永在果园撞见了缩在角落的婶,跟烛台切光忠对视了一眼,在心里跟他猜了个拳,然后被对方给推了过来。
  
  他听着婶口中默念的“根据父母的DNA,我能长高的概率……”以及越发绝望的语气,挠挠头又开口叫了对方一声:“主君?”
  
  “……鹤,”婶抬起了头,“你们有种木瓜吗?”
  
  鹤:“……虽然没有,但是听上去很有意思啊。主君,你想干什么?”
  
  婶张了张口,平静地抛下一个惊天炸弹:“我要成为巨乳萝莉。”
  
  路过的长谷部:“…………”
  烛台切光忠:“………………”
  鹤:“哦哦听上去很有意思!——不过,我听说,让别人帮忙揉一揉比吃木瓜更有效哦——”
  
  长谷部听不下去了。他冲了过来,从烛台切手上直接抢了装满西红柿的篮子,就往鹤的脑袋上砸了过去。他回头义愤填膺地想要向婶控诉鹤所言不实,却在后者期待的目光下,在原地犹豫了。
  
  “……真的吗?”婶低头看了看自己,语气中多了几分希冀。
  
  长谷部:“……如果,这是主君希望的,长谷部愿意代——”
  
  烛台切光忠拿起旁边的土豆把他给砸到了一旁。由于常年在厨房工作,每次婶想偷吃都会用这样期待的目光看着他,他早就有所免疫了。他在婶面前蹲了下来,却因为对方刚刚的惊人发言,视线时不时朝她胸前飘去。
  
  停下!光忠!这是犯罪!
  ……不对,主君不是成年了……
  
  “主君,”烛台切光忠内心艰难地维持理智,“不要听鹤胡言乱语,您还……”
  
  “揉一揉,”婶有些低落,“就能变大吗?”
  “……这个,还没有具体的……”
  
  “有可能?”
  “这个……”
  
  烛台切光忠没揉过,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变大。
  
  “……那,我去问药研。”
  婶仿佛明白了他的意思,几步跨过了地上的鹤与长谷部,跑开了。
  
  烛台切光忠还沉浸在这个话题中无法自拔,直到小狐丸慢慢地来到了果园中,看见这里的奇怪景象,沉吟了半晌。
  
  小狐丸:“发生了什么,烛台切?”
  烛台切光忠:“……巨乳萝莉……”
  
  小狐丸:“……???”
  
  1.2
  
  婶来到了粟田口部屋。
  
  对于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问了奇怪问题的婶,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该怎么长高?
  该怎么变成巨乳?
  揉一揉真的能变大吗?
  
  ……他怎么可能知道。
  
  “主君,”药研藤四郎面对她的期待,有些犹豫,“你觉得以我,……能知道怎么长高吗?”
  
  “……”
  “还有,这个,……巨乳,……”药研藤四郎有些不好意思地重复了这个说法,“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但是民间确实流传着这种说法。”
  
  虽然他个人觉得,这种说法纯粹是为了满足一些人的不纯目的。
  
  看着婶的呆毛兴奋地立了起来,面上一贯的面无表情也比平常柔和了一些,药研藤四郎有些不忍心把自己的猜测告诉对方。
  
  “自己揉还是要别人,比较有效?”
  
  药研:“……”还要继续这个话题吗???
  
  药研藤四郎在羞耻心的警告下,仔细思考了两种方法的不同。少年清俊的面容上停留下了极其显眼的绯色,婶却仿若不知,跃跃欲试地等着他的回答。
  
  “……有关这个,我也没有类似的经历。”药研藤四郎一咬牙,“大将,还是去找些有经验的,像是……”
  
  像是审神者大会上认识的其他审神者。
  
  他下半句话还没说完,婶就从椅子上跳到了地上。面无表情的脸上,透出了几分了然:“青江对吧。”
  
  “……???”
  
  没想到从婶口中听出了这样一个每天捧着金蛋蛋开金腔的危险人物,药研藤四郎赶紧抬手,想要抓住对方——可婶从他手下直接闪了出去,消失在了门口。
  
  “……”
  糟糕了!
  
  药研藤四郎只觉不妙。他在原地愣了一阵子后,赶紧跑出了门——又撞见了迎面走来的小狐丸。
  
  小狐丸见他面上的狼狈,觉得大概是婶又做了什么:“怎么了,药研?主君呢?”
  
  药研藤四郎深呼吸了一口气:“大将有危险!”
  
  小狐丸:“……?”
  
  “大将去找笑面青江……”药研藤四郎咽了口口水,尽管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说了出来,“揉胸了……”
  
  小狐丸:“……???”
  
  1.3
  
  笑面青江很无辜。
  
  他就是在房间里擦个金蛋蛋,婶就突然推门来到了他的面前。
  
  “青江,”婶一脸严肃,“是自己揉,还是让别人帮忙揉,胸会变大?”
  
  笑面青江被这个问题吓得连黄段子都讲不出来了。
  
  谁知道婶不满足于这么简单的空隙。她面无表情地看了看笑面青江手上的金蛋蛋,又看了看自己胸前,突然就不开心了。
  
  “……fufu,主君,您……”
  “算了……干脆直接实验吧。”
  
  “……”
  
  笑面青江好不容易酝酿的黄段子又被她强行按了回去。
  
  他只见眼前体型矮小、却散发出一股悲壮气息的婶走到了自己面前。她认真地把那两颗金蛋蛋放在了地上,随后举起了还在呆滞状态的笑面青江的手,面对着自己——
  
  纸门轰然炸开,旋即一道锐利的锋芒闪过,他刚刚擦的干净的金蛋蛋直接就碎了一地。
  
  笑面青江:“……”
  
  他呆呆地看着门口的小狐丸,自己被婶举起的手还差一点儿就碰到了犯罪的位置。现在这副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对,可他该怎么解释?这都是婶干的,跟他没关系?
  看那边毛发都快要炸开了的小狐丸,他觉得这个解释有些无力。
  
  “……主君,”小狐丸将本体从碎裂的金蛋蛋中抽了出来,微笑道,“刀解池,我去帮您开启吧。”
  
  “……不要。”婶偏过头,一副不想理他的模样。
  
  “……那就,跟小狐先离开这里吧。”
  小狐丸看了眼举起双手的笑面青江,姑且是将本体收刀入鞘。他蹲下身子,拍了拍眼前的婶发顶,却被后者躲了开来。
  
  “不要,你去找你大的。刚刚的大典太或者太郎次郎还有岩融都可以。”婶嘟囔着,“我要让青江把我揉成巨乳。”
  
  中枪的笑面青江:“……”
  
  笑面青江得到了小狐丸警告的眼神一枚。他有些松懈的手又举了起来,面带苦笑,深知现在多说多错的道理,干脆闭口不谈,心里暗暗为自己碎掉的金蛋蛋惋惜。
  
  “……呼。”小狐丸呼出一口气,伸手揽过婶的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那就休怪小狐无礼了,主君。“
  
  看着被驼走的婶,笑面青江摸了摸身旁碎掉的金蛋蛋,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
  
  1.4
  
  “主君在生什么气?”
  
  “……”
  
  “小狐虽然讨厌被认成小的,但也一直觉得,主君小小的,很可爱呢。”
  
  “……”
  
  “而且主君现在这样……抱在怀里刚刚好。”
  
  小狐丸将头抵在婶的脑袋上,一如既往地抱着她靠上了旁边的柱子,低声说道:“很像洋娃娃呢。”
  
  “……”
  
  “软绵绵的,身上的味道也很香。”小狐丸嗅了嗅她洗发水的果香味,闭上了眼睛,“主君别生气了。……小狐很喜欢您哦。……真的,很喜欢啊。”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