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痴汉本丸

偏本丸日常向。有小狐丸x还是那个萝莉婶出没
话说上次的狐婶后续还没……写完啊……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狐丸。
  
  他每天省吃俭用,很辛苦地存了一点点钱,终于在某一天,脖子上挂着一个婶送的超——可爱钱包,偷偷摸摸跑到万屋去订购了最新出品的审神者超大抱枕。
  
  然而,超大抱枕到货后,不见了。
  
  为了避免自己的痴汉行径被婶发现,他决定暗地里调查超大抱枕的下落。
  
  2.1
  
  小狐丸首先去找了那天收拾邮箱的堀川国广。
  
  自从发现婶不爱收拾邮箱后,家政小能手堀川国广就主动扛起了这个重责。每天都能看见他抱着一堆邮箱里囤积的刀剑去锻造室刀解,然后悄悄地把所有还未成人型的和泉守兼定堆在一起,抱回自己的小房间中。本丸的刀剑们对他的行为都选择视而不见,当然,和泉守兼定本刀并不知晓此事。
  
  邮箱中除了婶的东西外,还经常有刀剑男子订购的东西。那天就是堀川国广把抱着一层塑料的超大抱枕交给自己的,还笑盈盈地问了句“这是什么东西,真大呢”。虽然最后被小狐丸敷衍了过去,可他确实是第一个见到超大抱枕的刀。
  
  也是最后一个。
  
  小狐丸来到了国广家的部屋,路过了即将被山伏国广抓走去山林中修行的山姥切国广。想到山姥切国广最近连着好几天都是近侍,他便朝对方轻声笑了笑,友好地为山伏国广拉开了门。
  
  山姥切被拉去修行的话,连着几天的近侍也该换人了吧。不知道这次会换成谁呢……
  
  小狐丸走进了内廊,来到门口贴着堀川国广名牌的房前,轻声叫了一句。
  
  “——是的,请进!小狐丸殿吗?”堀川国广明朗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小狐丸拉开了门。
  
  “……”
  
  “小狐丸殿,有什么事情吗?请稍等一下!这振兼桑马上就能护理好了!”
  堀川国广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屋子有什么异常,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刀拵就像兼桑的头发一样,也得保护好呢……”
  
  “……和泉守,还真多呢……”
  
  “是的!那边是之前联队战的时候收回的兼桑、柜子上是在地下城的时候,一期殿交给我的兼桑。还有在各个时代带回来的、从检非违使手中抢回来的……”堀川国广突然烦恼了起来,“不过,房间有点不够用了呢……不然去建议主君,再养个我的二号机吧……”
  
  “……”
  
  小狐丸微笑着看着满房间的和泉守兼定——随后打了声招呼,默默地拉起了门。
  
  他仿佛窥探到了同事不可告人的一面,心情有点复杂。
  ……特别是在回程途中,撞见了刚刚那房间里几乎要成为心理阴影的本尊,和泉守兼定后。
  
  “哟,三条家的,看到国广那家伙去哪里了吗?”
  
  “……”
  小狐丸想到现在被和泉守兼定见到刚刚的画面,他大概直接吓傻在原地。本着老一辈的关怀,他把这个话题忽悠了过去,顺便问了下自己正在寻找的超大抱枕。
  
  “枕头?很大的枕头?”听了小狐丸的描述,和泉守兼定也没发现话题被对方转移了,“我刚刚好像看见膝丸跟小夜抱着几个大枕头从门口回来,现在你们休息都用这么大的枕头吗?”
  
  “……”
  
  膝丸跟……小夜左文字吗?
  真是奇怪的组合。小狐丸笑着谢过了和泉守兼定,转身离开了这儿。
  
  2.2
  
  小狐丸远远地望见了和泉守兼定口中的那两振刀。其中小夜左文字手上抱着一个蓝黑色配色为主的抱枕,而另外的膝丸,手上则抱着两个。
  
  “……这个,是万屋最近发售的,”小夜听了小狐丸的疑问,低声回答道,“刀剑特色抱枕……”
  “……”小狐丸看了看膝丸手上那抹粉红色系为主、一眼就看得出属于宗三左文字的抱枕。至于另外一个散发着一股老糊涂的味道,应该就是膝丸的哥哥髭切了。
  
  “三个包邮,小夜就找我拼单了。”膝丸抱紧了髭切的那个,看上去很开心,“不单单可以抱着阿尼甲就寝了,而且这个阿尼甲的抱枕还有内置语音功能!”
  
  膝丸话音刚落,怀中的髭切抱枕便说了一句话:“弟弟?嗯……叫什么来着?名字忘记了,总之请多关照呢。”
  膝丸:“……”
  
  膝丸的兴奋瞬间被浇了一桶冷水。小狐丸视线挪向一旁,看见小夜抱紧了手上比他还大的抱枕,说道:
  
  “……这样,在江雪哥跟宗三哥出阵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了……”
  
  “……”
  小夜面色微红,似乎有些害羞。可看得出有了两位兄长的抱枕,还是很高兴的。小狐丸看着他们手上的东西,想到自己遗失的审神者抱枕,不由得在心底叹了口气。
  
  那跟这种批发货不同,可是完全订做的……
  ……不过,回头买个自己的抱枕,偷偷塞进婶的寝室里,似乎还不错啊。
  
  小狐丸摸着下巴想着,突然见远处跑来了一群粟田口的短刀。他们见这边的抱枕看上去很稀奇,纷纷凑上来问东问西。
  
  问东问西的结果,就是粟田口中对新潮玩意最热衷的乱藤四郎,兴奋地提议道:“我们也去买一个一期哥的抱枕吧!”
  
  “听上去不错……”
  “这样一期哥出阵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孤单了!”
  “但是大家共用一个,好像不够用啊……”
  “而且我们出阵的话……”
  
  粟田口的短刀一向是本丸最有活力的一批。他们叽叽喳喳了一阵子,最后得出了结论:
  
  “我们一人买一个吧!”
  “为了不让一期哥也寂寞,一人也送一个自己的抱枕给一期哥吧!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在旁边听了一阵子的小狐丸,不由得在心里感慨粟田口的大哥活得真辛苦。以后去粟田口的部屋,大概能看见一排十几个一期一振的抱枕对着自己微笑了。那画面想想就毛骨悚然。
  至于打开一期一振的房间,能看见的一排弟弟,顶多给他盖上一个深度弟控的标签吧。……跟一排一期一振相比,哪个比较惊悚呢?
  
  ……果然,还是堀川国广的房间吧。
  
  “话说回来,小狐丸殿有什么事情吗?”
  
  小夜左文字被短刀们拉到一旁询问订购的电话号码了。膝丸便看着身边的小狐丸,问道。
  
  小狐丸仔细想了想。一开始他还担心着自己的行径被婶知道后发生些什么,……可现在看来,审神者抱枕跟他们相比,似乎也不算什么了——
  
  “主君的抱枕?”
  果不其然,膝丸对髭切外的一切事情都不太在意,“我不太清楚,不过主君的东西,长谷部好像有很多,小狐丸殿可以去问一问。”
  
  “……”
  
  压切长谷部啊。小狐丸闻言,想了想那位恪守主命的刀剑,轻声道了声谢。
  
  2.3
  
  小狐丸在途中经过田地,看见了鹤丸国永。对方正在拔烛台切光忠种的地瓜。
  
  他拔了之后还不忘塞几个刀装进去。随后把苗插了回去,拍实了泥土,又是一颗好瓜。
  
  “……”
  
  小狐丸觉得他每天陪三日月宗近在走廊上喝茶,大概是错过了不少本丸内的新鲜事情。
  
  再往前走几步,又在拐角处碰见了打算去田地里采摘些晚餐的烛台切光忠。小狐丸想到方才在田地里所见,颇为好心地与烛台切光忠多聊了几句,想着鹤丸国永之后跑去麦田里捣鼓的怪圈完成了没有,又问了问长谷部的下落。
  
  “长谷部啊,在房间里。”烛台切光忠不觉有异,反而对长谷部的状态有些担心,“上次近侍从他换成了山姥切国广后,他就一直在检讨自己究竟是哪里做的不对,现在大概还没得出一个结论来……”
  
  “……”
  
  没得出结论是肯定的。婶的近侍无论是人选还是任其都靠抽签,说实话,山姥切国广能连着几天都在甲州金的正反两面投出同一个面,也算是他积攒下来的运气吧。
  
  当然,这种事情,小狐丸是不会说出口的。
  
  他继续走了下去,找到了长谷部的房间。本丸的刀剑房间几乎都长得一模一样——除了粟田口那个能容纳无数短刀的超大开间以外。小狐丸确定了一下门牌,在门口敲了敲门槛,叫了对方一声、却没得到任何的回答。
  
  他犹豫了一阵子,才听见门内微弱的“请进”。
  
  “……”
  
  他拉开了门。
  
  “小狐丸殿?请问有什么事吗?”压切长谷部似乎对他的到来很是意外,“我现在正在写检讨,暂时还写不完。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我尽量处理。”
  
  “……”
  
  小狐丸盯着他身旁厚厚的一叠检讨书,又看着被他摆在面前、用框框框起来的一张审神者的大照片。长谷部就算是说话的时候,笔下还未有丝毫的停留,一对眼睛偶尔抬起望向面前的审神者,仿佛在睹物思人一般,时不时流露出悲痛万分的表情。弄得跟照片里的人生死离别一般——
  
  小狐丸又往旁边望了望,那边的衣柜上也贴满了婶的照片。有些偷拍的角度甚至让他看着都有些羡慕,就差没有上去要几张了。
  
  “……不,没什么事情。”
  考虑再三,他还是没有问出审神者抱枕的事情。
  
  其实在一开始就该想到的,……要是让眼前的刀剑知道自己去偷偷定制了审神者的抱枕,会被这位主控,直接以“不敬”之名砍死吧。虽然他一点都不虚,可还是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大的。
  
  他想了想就准备离开这儿——随后却见烛台切光忠,手上捧着沾满了泥泞的金色刀装,朝这里飞奔而来。
  
  “长谷部!你之前种的地瓜,变成了金色刀装!”
  “??”还在埋首苦干的长谷部猛地抬起了头。
  
  “这可是一个世纪大发现啊!”烛台切光忠语气相较平时,夸张了许多,“本丸一向缺刀装!要是能研究出原因的话,主君一定会高兴的!”
  
  “???”压切长谷部还是一脸懵逼。
  
  小狐丸从烛台切光忠身旁退出了屋内,看见了在对方之后姗姗来迟的鹤丸国永。这只鹤双手抱着脑袋,看上去轻松惬意,丝毫没有恶作剧后的负担。小狐丸再看看正努力以金刀装为由把压切长谷部从检讨地狱中拉出来的老妈子,隐约明白了什么。
  
  方才烛台切光忠也担心过压切长谷部把自己关起来写检讨的行为,现在能把他从房间里找个理由拉出来,也是好的。
  小狐丸又看了眼那个衣柜上贴满的审神者的照片,想着要不要回头也在自己房间的柜子上这样整一整。整个房间看上去都漂亮多了。
  
  不过婶好像会悄咪咪地摸到他房间来,到时候看到贴满了一个衣柜的她的照片……还是算了吧。
  ……那他的审神者超大抱枕,不是迟早会被发现?
  
  小狐丸离开压切长谷部的房间后,在走廊上随意地走着。走着走着就想到了一直被他忽略的这个问题。
  
  “……啊,小狐丸。”
  “……”
  
  在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屋内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小狐丸止住了脚步,侧目望去,看见躺在榻榻米上,一手拿着仙贝准备送进口中的明石国行。
  
  “刚刚萤丸让我去找主君,好像说因为找不到近侍,所以一期一振想直接找她提交昨天的远征报告。”明石国行浑身看上去都没什么力气,“他们都在找主君,不过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主君还真有活力啊……你能帮我带个话吗?”
  
  2.4
  
  小狐丸想着婶可能去的地方,最后联想到自己丢掉的审神者超大抱枕,心底隐约浮现出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哈哈、”三日月宗近一如既往在走廊上喝着茶,“主君确实在休息呢。”
  “……”
  
  他苦笑着呼出了一口气,转身走上了婶的寝室,拉开了门。
  
  正中间那个抱着他特别定制的审神者超大抱枕的,正是号称从不睡午觉的婶。偶尔还能看见她蹭了蹭跟她差不多大的抱枕上自己的脸,露出了一副满足的表情。
  
  小狐丸在她身旁坐下,抬手捏了捏对方蹭着抱枕的脸。柔软的触感让人想要继续蹂躏下去——可看见她因为不适而皱起的眉头后,又不由得松了开来。
  
  ……如果想要抱着什么睡的话,完全可以来找他啊。
  
  小狐丸有点嫉妒自己买回来的抱枕了。
  
  他在婶身旁也躺了下来,抬手越过了她,揽过了另一头的抱枕,顺便朝婶挪了挪身子,直到对方蜷起的后背贴住自己的胸膛、均匀的呼吸起伏随之传到自己身上时,动作才猛地停止了。
  
  ……他也休息一下吧。
  
  小狐丸小心地抱着对方,舒服地眯起了眼,打算也小憩一会儿。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