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狐婶。喝醉的婶敲错门,上

小狐丸x还是那个萝莉婶x隔壁本丸的小狐丸。
开学出了点事,心情不好写文自娱自乐。勉强算是给萝莉婶……补充设定吧。
    
  3.0
  
  夜晚。
  
  本丸漂浮在虚拟的时间坐标中,因此放眼望去,除了这幢恢宏的和风建筑外以外,漫山遍野都是拼贴而成的山脉沟壑。本丸大门前一条石板路,是专门为审神者通往现世准备的——也是他们回到本丸的唯一的道路。
  
  婶今天喝的有点多。
  
  昨天刚刚交完小论文,就被同学拉去吃了个饭。本来因为体型看上去像个小孩子,平时都没人会灌她酒喝,可今天不知怎的,有几个人就是抓着自己不放……
  
  ……
  婶晃了晃脑袋,反而头更晕了。她脚步虚晃着看着面前本丸的木门,隐约感觉与印象里有些不同,却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
  
  她抬手敲了敲门。
  
  “……来了。”
  声音是熟悉的,可是朦胧的意识也觉得不太对劲。婶好不容易稳住了脚步,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木门被打了开来——随后出现在门口的,是有着一头白色的柔软长发的刀剑男子。
  
  米褐色的内番服挡不住对方结实精壮的肌肉,被还未扎起的白发轻轻扫过,似乎也觉得有些瘙痒了,抬手将其捋到了身后。一对红色的眼睛在夜色下蒙上了一层昏暗,在见到门口的婶后忽而一闪,随后马上嗅到对方身上与体型格格不入的酒气,好看的眉头也拧了起来。
  
  “……您……”
  
  小狐丸看着对方,话语在她向着自己伸出双手后戛然而止。些许是不满于他的沉默,婶喃喃了几句模糊的话语,随后身子往前一跌,跌在了眼前的刀剑男子身上。
  
  “……”
  小狐丸低头看了看已经睡了过去的婶,呼出一口长气,小心翼翼的把她打横抱了起来。走了几步又觉得这样不妥,干脆将她的脑袋轻轻靠在自己的颈窝,整个身子立了起来,像是抱着一个小孩。
  一手搭在对方的大腿之下撑着婶的重量,才发现对方身体特别的轻盈。相比相似体型的短刀,她的重量实在是……
  
  ……让人忍不住担心了起来啊。
  
  颈窝处轻轻的呼吸中满是婶的气味。些许是期间带着点酒精感染到了他,小狐丸另一只手摸了摸婶的脑袋,带着她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3.1
  
  隔壁本丸的婶,是时间政府的社畜。
  些许是因为,他是审神者中少见的男性,所以时间政府压榨他,比其他的女审神者还要更厉害些。看现在半夜了,桌前还堆积着一大摞明天都未必能处理好的文件就知道了。旁边有三只狐之助一边言语催促着他一边讨论着哪个时代的油豆腐最好吃,小狐丸推门进去的时候,也不由得为自己的主君叹了口气。
  
  “小狐丸?”
  埋首苦干的男婶抽空抬了个头,马上又低了下去。他将手上的东西交给兢兢业业的本丸近(she)侍(chu)长谷部,继续说道,“你什么时候生的小孩?”
  
  小狐丸:“……”
  
  小狐丸想了想,还是提醒道:“主君,这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大人。”
  
  听闻这话,男婶才再次抬起了头,细细打量了一下对方怀中的那个小女孩,在夜晚迷糊的思路下,隐约想到了自家隔壁小小的审神者。
  
  很可爱的小女孩,就是对自己冷冰冰的,无论他送了多少糖都不理会他。
  
  “她喝醉了?”男婶奇怪地问道。随后想了想自己面前的一堆文件,“我现在也没法照顾她,这些东西时间政府明天就要送回去了,……你帮我把她送回她的本丸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她的刀剑应该也在担心了,……毕竟……”
  
  男婶欲言又止,小狐丸却马上听懂了他的意思。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他怀里的审神者看上去确实只是个小女孩,结果又喝醉了……就连他这个外人,也难以放心啊。
  
  一只狐之助跳到了小狐丸的面前,打算给他带路。小狐丸向它点头致谢,告离了自家主君的办公室,脚步慢慢而稳当,担心自己动作太大而吵醒昏睡的对方。
  
  3.2
  
  “……小狐丸殿,现在时间不早了,”大和守安定劝道,“主君她,……也许只是在现世休息了。您也回去手入……过后再休息一下吧。”
  
  面前的小狐丸坐在入口处的阶梯上,一手把玩着婶上次送给他的一串吊坠。他身上的出阵服还未换下,从今天出阵回来后,就几乎没有离开过现在的位置。方才近侍的堀川国广已经过来劝过了,此刻路过的大和守安定见他还是没有丝毫去手入室的想法,不由得再劝了一遍。
  
  “……不必了,”小狐丸朝他微微一笑,“时候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我再等一阵子,……不然主君回来了,大家却都睡下了,就没人给她开门了。”
  
  小狐丸视线朝大门口的方向望去。
  
  审神者一般不会这么晚回来……如果有去现世,最迟最迟在晚饭前也会赶回本丸。今天有听她说要去现世赶学校的小论文,可截止期限在傍晚,……现在,都已经隔天了啊。
  
  小狐丸指尖摩挲着吊坠上一个梳子的造型,听大和守安定无奈地离开了的脚步,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本丸的天空一向干净澄澈,白天偶尔还有几朵云飘过,到了夜晚,还能看见月亮附近闪烁的星光。干净的天空原本在夏天才会存在,现在的气候却算不上凉爽,一阵夜风吹过甚至有些冰凉。风将一旁还未收起的风铃吹得叮咛作响,吵得小狐丸不适地拧起了眉头。
  
  婶离开本丸前把他安排去了出阵,结果连她离开的时候都没去送行。算下来已经快一天多都没见到对方了,仔细想想没多长时间,但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又觉得异常的空虚。
  
  小臂上划破的伤口已经吸收了本丸的灵力,开始自愈了。就是出阵服还有些凌乱。小狐丸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继续望着大门口的方向。
  时间越晚,就越没有希望——他当然清楚。
  
  平心而论,他也不希望婶在这种时间出门。如果能在现世的家中好好休息,当然是最好的。……希望她能在现世的家里好好休息吧。
  从石板路走到本丸的门口要路过一段阴森可怕的森林,会吓到她吧。
  
  小狐丸发顶的耳朵被风吹得动了动,连带着远处徐缓的脚步声也被吹了过来。枝叶碰撞的沙沙声嘈杂地响了一阵子,轻而易举地遮住了空气中的脚步,小狐丸却已经从走廊上站了起来,将手上的吊坠收好,脚步朝门口走了过去。
  
  刚走到一半,木门便被人从外面敲响了。他一愣,脚下的步子迅速了起来,几乎是猛扑到了门的边上。手忙脚乱地打开了木门的栓,却在嗅到从缝隙外飘进来的一抹酒精的气味后,心情蓦地笼上了一层阴云。
  
  ……喝酒了?
  
  他仓促地打开了门,刚想一把抓过门口本该站着的人,门外却出现了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面孔——
  
  “……主君!”
  
  面前身着内番服的小狐丸,怀里还抱着正蜷成了一团的婶。
  
  小狐丸心底一愣,看着对方通红的脸蛋,下意识地低吼了一声,抬手就要将她抓到自己身边。随之面前的内番小狐丸往旁边躲了开来,在一旁停下了脚步,随后轻声说道:
  
  “小心点,不要把她吵醒……”
  
  话音未落,似乎是他手下的力气太重了,蜷在他颈窝的婶嘤咛一声,皱了皱眉头,隐约有了醒来的印象。她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了看内番小狐丸落下的视线,又看了看远处仿佛炸毛了的小狐丸,疑惑地再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小狐丸,你什么时候找回来的兄弟?”
  
  小狐丸:“……”
  内番小狐丸:“……”
  
  “……好难受……”
  
  婶没有等他们这对兄弟回答,又支支吾吾了一阵子。她的意识似乎还在酒精的世界里徘徊着,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看上去确实不太舒服。
  
  “……”
  她突然间干呕了几声。
  
  一旁的小狐丸见状不妙,想赶紧从对方手上带回审神者——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婶干呕过后硬生生将晚餐才吃过的一点点东西都吐了出来,吐完后还再继续干呕着。
  
  胃酸的臭味在之后混进了一点点血腥。
  
  尽管被吐了一声,内番小狐丸的表情看上去也异常的平静。只是在之后看见了混进呕吐物中的血色后愣了一下——
  
  “——主君!”
  
  婶的呼吸突然局促了起来,面上也流露出了显而易见的痛苦。小狐丸猛地上前,从面前的另外一振小狐丸手中把她抢了过来。一手慢慢地抚摸着她的背后,随着对方短促的呼吸,情绪也变得紧张了。
  
  “……主君、……请振作一点……”
  婶一手抓着他胸前那颗黑色的毛绒球,耳边徘徊着小狐丸害怕的语气。她低声支吾了一下,感觉到面前的怀抱跟方才似乎有些不同了。熟悉的气味与熟悉的声音让她终于心情平静了些,局促的喘息也有稳定的迹象。
  
  小狐丸轻轻缓缓地拍着她的背后,直到对方的气息变得清浅了许多——似乎是睡着了——才跟着她一起平静了下来。
  最后呼出了一口气,面上的微笑都不见了踪影。
  
  “……”
  他看了眼旁边一脸无奈的内番小狐丸——衣服上沾满的污秽,就算想要忽略也没有办法。这好歹是自家的婶造成的,……也没法让他现在就离开吧。
  
  “……不介意的话,”他想了想,开口说道,“我的内番服可以借给你。”
  
  “……看来必须得打搅你们了,”内番小狐丸无奈地笑了笑,顺口解释了一下,“这位审神者大人,大概是喝多了走错了门。主君就让我送她回来一趟,……但是,传送符被……弄脏了。”
  
  他最后几个字落得很轻。小狐丸余光扫过他手上被弄脏了的传送符,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手下抱住自家主君的力量又加重了些,感觉到对方不适地动了动身子后,又猛地放松了下来。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