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狐婶。睡醒的狐

七夕贺文的后续。小狐丸x还是那个萝莉婶。前篇不会弄链接,感兴趣的可以点头像去翻一翻。
想吃狐婶粮!啊!饿死了!啊!难道!只能!自割腿肉了吗!

  。
  
  “……哪里,”婶手上抓着小狐丸递给自己的那张纸,“都可以吗?”
  
  她语气轻飘飘的,听得面前的小狐丸发顶的头发微妙地抖动了一下,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他看着眼前端坐着的婶,小心翼翼的态度让他有些不满,可这终究是自己先前胆大妄为的举止造成的结果,想了想,还是坐在原地,朝她笑着点了点头。
  
  蓬松的毛发随着他点头的动作上下摆动着。没有被发绳扎起的碎发散落在颊边,与发顶那两簇微微翘起的毛发混在一起,看上去就像耳朵真的长在了头上一般。
  
  不过婶之前试过了,那不是耳朵。
  
  “……当然。”小狐丸笑了笑。
  
  他已经去找本丸的那只鹤手合过了,顺便忽悠了现在的近侍长谷部,把他给安排去了出阵。现在历史遗留问题只剩下婶手上的、那只鹤从晨间宅男新闻上摘抄下来的,模拟女友的好感攻略。
  
  婶手上的纸上,写着触碰各种部位后会有的反应,以及之后鹤补充的一张好感度增减图。
  
  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又抬头看了看小狐丸微笑的表情,敏锐地发现了问题所在:“这样没用,……你都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确实如此。小狐丸想了想,旋即慢慢阖上了自己的双眼:“……那这样如何,主君?”
  
  仿佛为了替代失去的视力,他发顶那两簇毛发又宛若耳朵一般动了动。若不是婶已经经过了证实,否则还会觉得他是耳朵站在脑袋上的奇特生物。
  
  小狐丸阖上了眼睛,浑身的气息也随之平静了下来。仿佛静坐的僧人一般,侧耳倾听着外界的环境。他一手搭在膝上,偶尔被室外吹进的风吹散了均匀的呼吸,明明看上去是个完全没有任何破绽的武者,可怡然自得的态度,又让人觉得他毫无防备。
  
  婶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怀着怀疑凑了过去。面前一向带笑的表情此时只剩下了温和,仿佛害怕吓到面前的人一般,不敢露出平日里的分毫锋芒。就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摆出一张“你快来袭击我”的表情,看得人手痒痒了起来。
  
  婶盯着发顶的两团毛发,最后一咬牙,抬手朝他脸颊旁被蓬松的毛发遮挡的地方伸了过去。
  
  “……?”
  
  始终被头发盖住的耳畔突然被掀开了一层保护层,外界的空气随着婶的动作被迎进了耳中,旋即感觉到一只小手摸索着握住了自己的耳朵——小狐丸被她的动作着实吓了一跳,脖子一缩,突然间的动作让对方猛地收回了手。
  
  “……抱、抱歉……”婶小声道着歉,“……我只是想看看耳朵……”
  
  小狐丸的耳朵始终被藏在了头发下方,婶从来都没见过。这也是她觉得对方脑袋上的头发就是耳朵的原因——反正刀变成人这种事已经出现了,再发生什么她都不觉得奇怪。
  
  不过没想到,刚刚好像真的碰到了耳朵……
  些许是被毛发遮挡的缘故,被捂得热乎乎的柔软的耳垂。
  
  婶指尖摩挲了一下,看着小狐丸受到了惊吓一般的表情,又不由自主地端坐在了对方面前。她正经道歉的样子让面前身形高大的男子一愣,旋即伸手抓了抓颊边的头发,无奈地呼出了一口气。
  
  “不是,只是有点意外。……主君真的这么在意耳朵吗?”
  小狐丸撩起了颊边的头发,露出了下方的一只耳朵。圆润的耳垂上方是被毛发遮挡出的阴影,耳廓的形状与旁人没有丝毫不同,至少看不出狐狸的尖锐——婶看着他撩起头发后不久又放了下来,旋即无奈地叹道:“只在意耳朵吗?明明想要触碰的,应该是其他地方吧?”
  
  “?”婶面无表情地歪了歪脑袋。
  
  “像那张图上画的,”小狐丸抬手指了指婶手旁的图,倾身向前,抓起了她的手腕,“从这里……到这里……”
  
  “……?”
  婶眨了眨眼睛。她看着自己的手被小狐丸抬到了他的脸颊旁,轻轻地贴了上去——旋即顺着光滑的肌肤,滑到他脖颈上那处凸起。婶感觉对方似乎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凸起上下滚落了一番,随后又划过起伏的肩处,落在了对方袒露在外、紧实的胸口处。
  
  右胸仿佛受到了隔壁那规律跳动的影响,在平静的呼吸下也隐约传来加快了的起伏动静。婶抬头看了看小狐丸平静的面色,不解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好像不像是她心跳加快了。……可小狐丸的模样看上去,也没有这种征兆?
  
  “……”小狐丸又呼出了一口气,“主君看上去,一点都不紧张吗?”
  
  “紧张?”婶奇怪的问道。
  
  “这样触碰男性……”
  
  “……摸习惯了?”
  
  婶想了想,给出了一种可能。可话音刚落,面前的刀剑男子被梳理整整齐齐的毛发突然间炸了开来——他眯了眯那对猩红的眼睛,声音微微抬高了些:“习惯了?”
  
  “嗯……”
  
  婶却浑然不觉。
  
  “小狐丸,身体真的很好呢……”
  
  她一手从对方胸前溜进了旁边的衣衫之内,将他搭在肩上的衣服给扯下了一点。另一只手也随之探入了另外一侧的衬衣下方,覆在温热而结实的肌肉上,朝腰间缓缓流了过去。冰冷的两只手在胸前游走,最后覆在了身体两侧,缓慢下滑至被要带围住的腰间——婶轻柔而带着些探索的动作,让小狐丸支撑着身体的力气忽而一软,旋即又觉得她实在是太过熟练了——
  
  “……主君,还碰过谁的身体吗?”
  
  小狐丸抓住她的手腕,垂下视线,在她的脑袋上方问道。
  
  “……”
  婶想了想,提醒道,“小狐丸,我是医学生。”
  
  小狐丸:“……”
  
  小狐丸想到了之前婶缠着自己给她念的,那本《人体解剖学》。

  他对上了婶抬起的视线,一对黑眸平静如水,口中还淡淡地询问道:“要做个全身检查吗?”
  
  “……”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