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狐婶。婶看完活击之后,下

小狐丸x萝莉婶。昨天没写完的部分。
我蜜汁喜欢修罗场。

——

  4.3
  
  “我找大典太,有什么事吗?”
  “不清楚呢。”
  
  婶不太明白地问道。小狐丸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迅速含糊地回答了对方。
  
  听了这话,她嘟囔了一句,旋即抓过小狐丸的胳膊,示意他稍微抬起来一些。尽管手入室内一片昏暗,可藉着外面的光线,简单的包扎不成问题。婶手指按在白色的纱布上,紧紧地贴着他紧绷的上臂。一下下地将伤口处缠绕起来,认真的眼神落在一旁任由她动作的小狐丸眼底,让后者嘴角淡淡的笑意逐渐多了几分真情实意。
  
  本来他的伤口就不算严重,被婶折腾了一番后,差不多也包扎好了。小狐丸见对方在自己的手臂上打了个很可爱的蝴蝶结,不由得在她回头整理药物的时候抬起手臂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蝴蝶结跟婶平时给小狐丸扎的发带有着八分相似,两个口子跟她一样小小的,一看就知道是婶的手笔。小狐丸心底有些好玩地抬起另一只手碰了碰它,随后抬起头来,望着婶在黑暗中蒙瞎找东西的背影,悠悠地开口问道:
  
  “……主君,喜欢大的东西吗?”
  
  “……大的?……喜欢啊。”
  
  听见对方在叫自己,她奇怪地回过了头。
  
  身后的小狐丸还是坐在原地,上身裸露在外,外衣搭在腰带的位置,似乎是平时真剑的装束。旁边的桌上放着肩上跟手臂的贴身护甲,所以相比真剑,可能现在暴露度还要更高一些。
  婶知道小狐丸身体很好——跟某个老爷爷看上去弱不禁风不同,小狐丸他从外表上看就有十足的侵略性。胸前的肌肉一向毫不遮掩地袒露在外,略显狂气的五官及随风飘荡的长发,都让看着他的人难免生出几分退却之意。
  
  用现世的话来说,他的模样就像网络上流传的狂野情人。
  而且不是霸道总裁那款,而是混黑道的恶势力头头。
  
  婶整理完东西后,又跑回了他的面前。她站着的时候才刚刚比席地而坐的小狐丸高上一点点,此时视线微微下移,竟然从俯视的动作里生出了几分“她比较大”的错觉。
  
  可低头看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还有差点儿就凹进去的飞机场,她又从错觉中回过神来了。
  
  还是小狐丸比较大一点。
  
  “当然很喜欢,……大一点,比较好吧?”婶想着三日月宗近时常挂在口边的话,反问道。
  
  “……确实,大一点比较好呢。”
  小狐丸轻轻呼出一口气,满面的无奈。
  
  主君她果然喜欢大一点的……像是大典太光世,吗?
  
  想到出阵的时候比自己还要高大的那振天下五剑,小狐丸心底就有些烦闷。他倒没有特别仇视天下五剑的理由,只是大典太光世不单单比他还要高上许多,就连名字,也几乎是跟他反着来……
  
  ……他要不要干脆也改个名呢?改的大一点……
  
  小狐丸在脑海里随意地想了几点,突然见婶凑到自己身后,抓起了被卡在腰带上的里衣,就要往他的身上套。
  
  “座谈会上,播放了一部纪录片。”婶义正言辞,“纪录片里的小狐丸,衣服穿得很整齐,两只袖子都会好好地穿起来,还会炸地瓜干。……为什么你不肯好好穿衣服呢?”
  
  被教育的小狐丸:“……”
  
  他想了想地瓜干是什么东西,任由婶给自己套上了一只袖子,随后说道:“大概是希望……能跟主君多一些肌肤接触吧?”
  
  “?”
  婶刚刚提起另一只袖子,闻言抬头看了他笑盈盈的表情一眼。她想了想方才在三日月口中听见了类似的说法,不由得问道:“你们,都很喜欢肌肤接触吗?”
  
  这回轮到小狐丸去思考她口中的“你们”指的是哪些刀了。可想来想去,出现的也只有某位老爷爷那充满魔性的笑声。他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却见面前的婶突然张开双臂、凑了过来——
  
  “……?”
  
  “肌肤接触会很开心吗?”
  
  婶膝盖搭在他盘起的腿上,双手很艰难地抱住了他硬邦邦的腰。她将耳朵凑近小狐丸的胸膛,隔着一层刚刚给他套上的黄色外衣,脑袋都凑了过去。
  
  “……??”
  小狐丸低声诧异地哎了一声,双手因为惊讶而抬了起来,却不知道现在该把她推开还是抱住。腰间的力量弱弱的,却能感觉到对方确实是在用力地抱住自己——太过突然的袭击让他一下子呆愣在了原地,手足无措了起来。
  
  “开心吗?”婶又问了一遍。
  
  “……主君……”
  
  “你今天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婶继续说道,“不喜欢出阵的话,我就不安排了。下次就待在本丸里跟三日月一起种地吧。我想吃地瓜干。”
  
  小狐丸:“……”
  
  “或者,如果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也可以跟我说……”婶说道,“小狐丸,还是跟三日月学一学他的厚脸皮吧?”
  
  小狐丸:“……”
  
  听得出来,婶在说着很正经的话,可小狐丸不由得低声笑了出来。他一手放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想着他今天真的表现的这么明显——啊,好像真的挺明显的。
  
  连大典太光世的名字都直接搬出来了,……还是不够忍耐啊。明明主君选择宠爱谁,都不是他能干预的事情。他能做的,也只有在主君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对她露出一个微笑罢了。
  
  毕竟他们之间,从来都只是主人与刀剑的关系。
  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论更进一步的事情。
  
  “主君想吃地瓜干的话,”小狐丸另一只手盖住了她的后脑勺,动作轻巧地抱住了她,“晚上,小狐做一点给您送去吧?”
  
  “……嗯。”
  
  “还有,主君,”小狐丸突然想到频繁出现在对话中的某刀,“今天三日月好像又偷懒了呢。”
  
  4.4
  
  三日月宗近被罚了一个月耕地。
  
  据说,这是由替代跟和泉守兼定出去旅行的堀川国广、而成为了近侍的一期一振,看了自家弟弟平野藤四郎一天内番 0的汇报后,提出的友情建议。
  
  当然,三日月宗近本刀对于耕地跟退休金被扣双重打击,都不是很在意,反而哈哈地在走廊上继续喝着茶。每天身边的茶友都能换上一批,今天看见从地里摘了几个地瓜便往厨房走去的小狐丸后,就将他给叫了下来。
  
  “……冷静一点,”三日月宗近递了一杯茶给他,瞄了眼远处把缩在房内的大典太光世拉出来的婶,提醒道,“杀气漏出来了呢,小狐丸。”
  
  “……”
  
  小狐丸微笑着应了一声,姑且是收起了身上那层不冷静的氛围。
  
  三日月宗近眯起眼,隐约见到了那边的假山附近,站在大典太光世身旁的婶柔和的表情。婶的性子相对粟田口家的那些小孩子,会比较沉稳,可还是时常有些小孩的举止。此时却露出了如此温和的表情——不单单是小狐丸,就连三日月心里,都难免吃味了起来。
  
  “好像是小姑娘上次去看了那部纪录片,里面的大典太光世,很活跃呢。”三日月宗近哈哈笑道,“之后就一直缠着他,要看打雷,……明明老爷子我在纪录片里也很帅气,……”
  想到自己被扣掉的老年退休金,三日月宗近不由叹笑了一声。
  
  小狐丸却没在听他的随口唠叨,一对猩红的眼睛,始终望着那边一人一刀的一举一动。眼边明明让人觉得他在微笑,可仔细看过去,又觉得满是杀气的猩红色令人心底生寒。
  
  “三日月,”他突然开口,“怎么样才能变得……大一点?”
  
  “……?”三日月宗近看向他,“改个名字如何?大狐丸?”
  
  大狐丸:“……”
  
  “哈哈哈、开玩笑的。”
  
  三日月宗近笑道,“不如让小丫头进一步深入深♂刻认识下你的大小如何,大狐丸?”
  
  小狐丸:“……”
  
  他看了眼一旁的老爷爷,想到今天跟他一起当番一起偷懒的刀,呼出了一口气:
  “三日月,以后不要跟笑面青江喝茶了。”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