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画不出一草

狐推。在被被墙头乱爬
文风随心情变化,落差极大

有关大典太光世的谈话

看活击想到的几个脑洞,单拎出来写写。日常向。
阿大的性格有点难抓,OOC慎。婶是隔壁小狐丸家的合法萝莉婶。
  
——
  
  1.
  
  被时间政府强压着看了新出的纪录片后,婶对自家本丸的大典太光世充满了兴趣。
  
  在问过对方“为什么长这么高大”,“怎么长的这么高大”,而得到了“不知道”的回答后,婶决定换个思路。
  
  “你也能打雷吗?”刚有对方腿长的婶拉着他的衣角,抬起头面无表情地问道,“被雷打过,好像有一定的几率基因突变。说不定基因突变后,我也能长大一点了。”
  
  大典太光世:“……”
  
  他看着面前刚刚自己腿长的婶,想到先前同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明里暗里暗示过婶的身体不好,摇头拒绝了她。
  
  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头上的呆毛也耷拉了下来。大典太光世见她失落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
  
  好在婶又想到了其他的东西,又抬头问道:“话说回来,阿大身上的绳子,是自己捆的吗?”
  
  大典太光世点了点头。顺便想了想阿大这个称呼。
  
  “……”
  他转眼又见婶望着自己的视线中,满满地写着“好厉害”。想到方才她失望的表情,不由得开口问道:“主人,想学吗?”
  
  ……
  …………
  ………………
  
  今剑被吓到了。
  
  他只是在岩融带着一队粟田口去外面历练的时候觉得无聊,不小心路过了最近新来的天下五剑大典太光世的屋门口。屋门紧闭倒是不奇怪,听说这振天下五剑一直都把自己藏在房间里。……但是,在路过的时候,听见婶的声音,就不对了。
  
  “这……样吗?”
  “再过去一点,主人。在那边……”
  “这……”
  “会痛吗,主人?”
  “……有点……”
  “……”
  
  今剑眨了眨眼。虽然性子像个小孩,可他的年纪在三条老人家也算是能排的上号的,……这对话听上去,怎么特别奇怪呢?
  
  今剑欢快的步子变得沉重了许多。他慢慢地走了几步,突然又想着这种对话经常是什么误会,事实上里面只是在打游戏什么的——他干脆又回过头去,整理了一下心情,猛地拉开了屋门:
  
  “主君,在跟大典太殿玩什么……”
  
  “……”
  
  “……”
  
  今剑看见婶身上正准备解下来的、原本捆在大典太光世身上的绳子后,愣在了原地。他见婶疑惑地看了自己一眼,马上关上了房门,心情复杂地朝三条部屋的位置跑了过去。
  
  屋门又被关了起来。婶看着透过一层纸门后显得昏暗了许多的阳光,揉了揉被绳子卡得有点痛的肩膀,看着将绳子收起来的大典太光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学这个?”
  
  大典太光世:“……”
  
  婶面无表情地摸摸下巴:“捆自己好像用处不大……还是得学学怎么捆别人。”
  
  大典太光世看着婶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不由自主地朝她点了点头。
  
  ……也罢,主人开心就好……
  ……开心就好……
  ……开心就……
  ……开心……
  ……
  
  。
  
  今剑脚步匆忙地跑回了三条部屋,看见了喝茶的爷爷跟正在梳头的小狐丸。
  
  “怎么了,今剑?”三日月宗近问道,“很慌乱的样子呢。”
  
  “……我……”
  今剑刚刚停下脚步,一眼就看到了停下了手上动作、看着自己的小狐丸。想到这只狐最近一直在为婶不来找自己的事情暗自神伤,又想到方才在大典太光世屋里所见,硬生生地将话都咽了回去。
  
  他仿佛在小狐丸头上看见了一片草原。
  
  “……没、没什么……”
  
  “?”
  三日月宗近见今剑慌乱的情绪突然被浇了一盆凉水一般冷却了下来,慢慢走近了身后的部屋中,不由得与小狐丸对视了一样,在对方口中也一并看见了疑惑的神色。
  
  。
    
  不过小狐丸隔天就知道了,今剑想说的话是什么。
  
  “小狐丸。”
  婶拿着从大典太光世身上扒下来的绳子,站在他面前,“阿大教了我龟甲缚。”
  
  小狐丸:“……”
  
  婶歪头卖了个萌:“来试试吧?”
  
  小狐丸看着她,咽了口口水。
  
  婶期待的表情,……总是让人无法拒绝。
  特别是三日月教了她怎么卖萌后。
  
  2.
  
  有关大典太光世,腿上绑着一根绳子,是怎么活动自如的。
  
  “这样就不能劈叉了。”婶认真地打量着那根绳子,抬头问道,“不会很不方便吗?”
  
  大典太光世:“……”
  谁平时没事干去劈叉?
  
  “三日月有练瑜伽。”婶强调,“三日月瑜伽。”
  
  大典太光世想了想同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不由得无奈道:“主人,我不练瑜伽。”
  
  “……那你是怎么长这么高的?”
  “……”
  
  大典太光世很努力地去想了想瑜伽跟身高有什么关系,最后什么结论都没有得出。不过他发现了,婶对于她的身高只有自己腿长一事非常的介意,平时没事干就来打听他是怎么长的这么高大的。
  明明刀身不是最长——
  
  “真好,高处的风景,肯定很好看吧。”
  
  大典太光世听了她向往的语气,低头看着她,问道:“主人想看吗?”
  
  “?”
  
  。
  
  那天,婶坐在大典太光世肩头转了一天。她很高兴。
  
  “小狐丸殿,没有背过您吗?”大典太光世问道。婶跟小狐丸关系很好,他从第一天来到本丸后就知道了。
  
  “小狐丸……”婶失落地说道,“他说我成年了,他会不太方便……”
  
  大典太光世注意的确实其他问题:“……主人,成年了?”
  
  婶怎么看都跟粟田口家的短刀一个高度,……成年了?
  大典太光世想到自己之前的行为,那些跟小孩的亲昵举动,放到成年女性的身上,确实……显得逾越了许多。
  
  他兀自纠结着。婶听了他的反问后,跑到一旁种蘑菇去了。
  
  3.
  
  婶学着纪录片里的第一部队,编了个出阵部队。
  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对很少当队长,而不知所措的山姥切国广交代道:“阿大脚上有绳子,不方便行动。”
  
  山姥切国广点了点头:“知道了。”
  
  “所以,推车这事,让三日月做吧。”
  
  一旁的三日月宗近:“……???”
  
  “他毕业后就很少出阵了,天天坐在门口喝茶。”婶继续说道,“身体都生锈了吧。总之让他多动动。”
  
  “确实呢,”髭切笑道,“说起来,……”
  
  “还有髭切也是。”
  
  髭切:“……”
  
  被扣了老年退休金的两位,相视而笑。笑容中却掺着寂寞。
  
  。
  
  当然,最后还是大典太光世跟膝丸推的车。山姥切国广在途中想到婶的叮嘱,有些良心不安,时不时会上去搭把手。
  
  没办法,老实人。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其实敌人这么弱,我们根本没必要推车吧?”
  髭切:“……对呢。这么和平的年代,砍完敌人后就能回去了吧?”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