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论男朋友的选择标准

原本是给隔壁狐婶准备的梗,现在看来暂时用不到了,但是我一直都特别想写……就写了
全员偏恶搞日常向。ooc慎。那个大三角被婶家的本丸。
  
  。
  
  本丸的前堂,一向是冷清之地。除了远征或出阵归来的刀剑会路过外,几乎无人会在那附近徘徊。
  
  此时此刻,却有一群刀剑围坐在一起,除了出阵远征、还有当番的刀剑外,几乎都来了。看上去颇为热闹。
  
  烛台切光忠:“主君之前在大学的联谊会上,对朋友夸下海口说已经交了亲密的男朋友。”
  
  加州清光:“主君真的有男朋友?她不是发誓过绝对要让山姥切先向她告白吗?”
  大和守安定:“山姥切殿,……不是之前才跟他的兄弟去山里修行了?”
  
  众刀顺着这句话,又想到之前开始莫名其妙地闹别扭的审神者与山姥切国广。总之现在可以知道的就是那振初始刀先生从头到尾都不在状况当中,否则也不会在占足了优势的情况下,让居心叵测的一期一振,顶替药研藤四郎当了这么久的近侍了。
  
  烛台切光忠本着老妈子心里,叹了口气。
  
  “总之,主君昨天来找我说了这件事。好像她的同学一直闹着要见那位‘男朋友’,”烛台切光忠把那边的琐碎事情都抛了开来,环顾一圈周围到场的各刀派刀剑,问道,“所以,召集各位不为其他。希望能在本丸里找到一位能够假装是主君‘男朋友’的刀。”
  
  “……”
  “……”
  
  气氛微妙地冷却了下来。在场的刀剑都不约而同地在周围寻找某个最近一步登天天天飘着樱花瓣的蓝色脑袋,却没有看见。
  只在门外看见了粟田口家的另一位家长,鸣狐的身影。
  
  他正跟一旁三条家的小狐丸坐在门外吃着油豆腐,下方还能隐约看见想要爬上来的狐之助。他们丝毫没有觉察到室内冷却下来的温度,满眼都是油豆腐的香味。
  
  三日月宗近:“哈哈,也就是说,在给小丫头选拔假的男朋友吗?”
  
  烛台切光忠:“嗯……”
  
  髭切:“比起这个,为什么主君会跟你说这种事呢,主厨先生?……明明她都没有跟我们提起过哪怕一点呢……”
  
  烛台切听出他微妙的不满语气,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这个……”
  
  三日月宗近接过莺丸递来的茶,面带微笑:“确实呢。老爷子我也没听小丫头提起过……这么说来,烛台切就没有给自己争取一点福利?先下手为强嘛……”
  
  莺丸淡定笑道:“大概是被主君说了‘眼罩不但不帅气还有些恐怖’,然后拒绝了吧。”
  
  烛台切光忠,重伤。
  
  众刀剑看了在角落里自成一派,笑盈盈地将会议的召集者击溃的喝茶组,一时之间又不敢出声了。而作为本丸资历最老的刀剑,三日月宗近想了想最近因为临近期末而鲜少出现的审神者,心下有了些考量。
  
  “那个……”来派的代表,意外的是体型还未成年的萤丸,“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
  
  “嗯……总之,”髭切笑了笑,“要看起来,像个男朋友吧?……话说回来,男朋友指的是什么,朋友丸?”
  
  “是膝丸啦,阿尼甲!”巧妙地混入了喝茶组的膝丸不满道,“男朋友……大概就是指男性朋友吧?”
  
  莺丸:“男性朋友的话,大家不都是吗?”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老爷子我倒是听说,是指有肌肤接触的男性朋友呢。”
  
  “肌肤接触一般都会有吧……”
  “可能要到一定的程度?”
  “要到什么程度才算?”
  
  “大概是……”
  
  喝茶组就肌肤接触的话题,一口茶一句话地哈哈哈谈开了。烛台切光忠好不容易从重伤中回过神来,抹了把冷汗,撇开了那边开始谈天说地的喝茶组,继续说道:
  
  “总之,希望各位能推选出一位合适的人选……”
  
  “国行!”萤丸举手,“我觉得明石国行很合适!他在部屋里躺了快一个月,是时候让他出去走走晒太阳杀菌了!”
  
  “想杀菌的话,我可以借给你最近研制出来的药剂。……说不定,还能除了明石殿体内的懒癌细菌,让他彻底变成另·一·振·刀。”
  药研藤四郎推推眼镜。萤丸听说能除掉明石国行懒散的性子,也不管那句奇怪的重音,很高兴地跟着他离开了这里。
  
  “……”
  
  众刀剑回想着方才药研藤四郎反光的镜片,不由得瑟缩了一下。鲶尾藤四郎见状不妙,赶紧兴奋地拍起了旁边兄弟的大腿:“一期哥不行的话,就让鸣狐去啊!自带萌宠!绝对能把那些女大学生镇住!”
  
  气氛突然又回到了方才——蜂须贺虎彻听了鲶尾的话,冷哼了一声:“鸣狐不行吧,狐狸在现世可不能说话啊。他难道要自己说话?这里,应该由真品的我来……”
  
  加州清光:“不对不对,应该让最可爱的人家……”
  大和守安定:“听说总司的人物形象,被现世的许多小说番剧还有游戏都活用了,……我也有点想去呢……”
  
  长谷部:“如果是主命的话……”
  
  歌仙兼定:“你们都太不风雅了……这样怎么能让现世主君的好友们承认呢?”
  
  对话又闹作了一团,被药研藤四郎带走的萤丸,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烛台切光忠见面前的画面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刚准备出声阻止他们的争吵,突然一道疑问传了过来:
  
  “话说回来,鹤丸殿对这应该最感兴趣吧?怎么没看见他?”
  
  烛台切光忠想到鹤丸国永,面色复杂了起来。
  
  “主君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鹤跟俱利都在场。”他叹了口气,“鹤确实自荐了,然后被主君反问,……”
  
  「你是想让我看上去像个非洲人吗?」
  
  “所以,现在鹤正打算去海边把自己晒黑。刚刚已经拿着钱包去万屋选购泳衣了。”
  
  “……”
  
  总觉得逻辑上没错,可有哪里不太对劲。
  
  “总之,主君的意思,还是想要普通一点、看上去像现世的人类的……”
  烛台切光忠回想着审神者透露出的星星点点的资讯,一点点地总结她希望的类型。可话音未落,一旁哈哈哈讨论了一圈的喝茶组,突然间插了一句:
  
  “烛台切,我们讨论完了。”
  三日月宗近笑盈盈地打断了他,“男朋友,还是要大一点比较好吧?”
  
  烛:“……”
  
  髭切:“如果有必要进行到那种程度的肌肤接触的话,确实要大一点呢……”
  
  烛:“……”
  那种程度是哪种程度?你们讨论到哪种程度了??
  
  他见膝丸跪坐在自家兄长身旁,满面通红,不知道方才这些喝茶组究竟商讨了些什么——但肯定是些糟糕的东西。而一直坐在走廊上的小狐丸听见了里面这个角落的话,耳朵动了动,回过了头:
  
  “大一点吗?……那,原谅小狐就不能再自谦了……”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那样,还是要比较一下,才知道谁大谁小吧?”
  
  莺丸:“嗯……大小的话,烛台切殿不是说,主君喜欢普通一点的吗?”
  
  膝丸:“普、普通??……怎样才能算普通??主君难道不喜欢阿尼甲话大小吗??”
  
  烛:“……”
  
  该庆幸今天三振神刀都被借到警察局去赚外快了吗。
  
  烛台切光忠无奈地看着这群喝茶组把现场弄得更加混乱后,又回头去讨论“怎样的大小算普通”的问题了。他咬咬牙,对三日月宗近说道:“三日月,我会去跟一期一振报告,……让你以后少跟笑面青江一起出阵或者远征甚至是当番了。”
  
  三日月宗近不予置否:“哈哈哈。”
  
  “说起来,青江他今天没有事吧?”长谷部冷静了一下方才他们讨论的大小问题,问道,“他怎么没过来?”
  
  “……青江的话,也被主君……”
  
  「不希望男朋友比我还会讲黄段子。」给击沉了。
  
  “……”
  
  喝茶组,全灭。
  
  烛台切光忠:“总之,我希望能给主君找一个看上去像个现世的正经男人的刀剑。长发染发就不说了,性格也要成熟稳重,最重要的是主君喜欢……这种刀,真的存在吗?”
  
  他一抬头,就望见压切长谷部那对“这不就是说我吗”的得意目光。烛台切光忠视线往旁边挪了挪,却又不得不转了回来。
  确实,眼下最符合现世形象的,就只有面前的压切长谷部了。整个一公司社畜的翻版。
  
  不过太社畜了,反而容易让人喘不过气来,……
  
  “堀川国广呢?”
  
  烛台切光忠突然想到了这位黑发蓝眼的少年。看上去充满了正能量,人妻力爆炸,长得又像混血儿,……更重要的是,他看了政府的新纪录片后,最近正在全心全意修补他与和泉守指尖的关系,不会趁机对审神者动·手·动·脚。
  
  他在周围搜寻着这位胁差少年的身影,却没见到他——甚至连和泉守兼定都没有出现。他还在烦恼时,门口却出现了另一道他现在并不想见到的身影。

   一期一振。
  其实选择这个假男友的最重要条件,就是不会对审神者动手动脚,……一期一振,这个完全无法无法摸透彻的刀,怎么可能放他去跟审神者一起去现世。
  
  指不定回来就直接生米煮成熟饭了。或者干脆在现世留个十年半载的,回来孩子都有短刀高了。
  一期一振,可怕的刀。烛台切光忠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心里琢磨着还是让长谷部去现世,而自己顶替他去远征好了……
  
  身着军装的青年面带微笑,在门口停了下来,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聚集了一个房间的刀剑,蜜金色的瞳孔中划过几道疑惑的光。
  
  一期一振扫视了一圈里面的结构,没有看见任何短刀。他想了想,不巧瞥见了里面跪坐的压切长谷部,才想起了什么:“长谷部,原来你在这里。……主君之前的计划,让你等等带队出去远征一趟。弟弟们正在等你呢。”
  
  压切长谷部:“……”
  
  一期一振:“不过,各位到的这么齐,聚集在这里是想做什么呢?”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说起来,国广家今天怎么一振刀都没出现呢?”
  
  一期一振:“……堀川殿在看了时间政府新推出的大片后,主动申请与和泉守殿出门远征酝酿感情了。山伏殿与山姥切殿在本丸外的远山上修行,刚刚才回来,……找他们,有什么事吗?”
  
  烛台切光忠听闻堀川国广远征后还有些失望,可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山伏国广与山姥切国广,那只金发碧眼还一向得主君喜爱的青年,一下子又让他打起了精神。
  
  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少年!安全无害!只有审神者欺负他的份!
  
  “山姥切国广!”
  
  远处还在与山伏国广探讨的山姥切国广背脊一凉,刚抬起头,就见到冲向了自己的几振刀剑。
  
  。
  
  审神者考完试回来后,看着不知为何自己房里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东西,走过去疑惑地戳了戳。
  
  一缕金发从兜帽里露了出来,她才意识到,这个穿着现世连帽衫缩成球发抖的,是跟山伏国广出去修行,而很久未见的山姥切国广。

   很久未见,再见却成了这幅受惊小鹿一般的模样。

  “……切国,你怎么了?”她皱了皱眉,“怎么穿成这样?”
  
  “……烛台切,”山姥切国广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说话都支支吾吾了起来,“被单……衣服都……被他们抢走了……没了……”
  
  审神者:“……?”
  
  “然后,歌仙……买了个洗衣机,把我扔进去……洗、洗了……”
  
  审神者:“……??”
  
  “……还有,三日月说我……”山姥切国广刚抬起头,就看见了面前的少女担心的面庞凑得极近——他猛地撇开了视线,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话题一般,满面通红,说话的声音也弱了许多,“……普通……尺寸?”
  
  审神者:“……???”
  
  婶一脸懵逼。他们对切国做了什么??

评论(17)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