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狐婶。喝醉的婶,下

后续。小狐丸x萝莉婶x隔壁本丸的小狐丸。
不想画草图,来摸鱼。自娱自乐系列。
  
  。
  
  3.3
  
  烛台切光忠半夜见厨房灯亮着,便往那走了过去。
  
  “……小狐丸?”
  推开厨房的拉门后,进入视线的便是站在灶台旁、穿着一身内番服的小狐丸。头发上的黄色蝴蝶结微妙地扎的有些下面,耷拉在后背上,显得没什么精神。
  烛台切光忠揉揉眼睛,还没从睡眠中回过神来:“你大半夜的在干什么?”
  
  “……审神者大人大概会肚子饿,小狐想给她准备点东西,垫垫肚子。”小狐丸回头朝他笑了笑,“烛台切殿,想尝尝吗?”
  
  烛台切光忠晃了晃脑袋:“不必了。……主君回来了啊。”
  
  他说着说着,便关上了门,继续朝原本来时的方向离开了。夜晚朦胧的思路,甚至没发现方才小狐丸口中的称呼有什么不对。
  
  小狐丸见烛台切光忠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便回过了头,继续手下的动作。一边考虑着像婶那样的性格,会喜欢什么口味的——不过大晚上的,还是煮点容易消化的东西吧。
  
  刚刚她大概是把晚饭都呕了出来,……不知道,现在还醒着吗……
  
  内番小狐丸尝了口手下的稀粥,忙里偷闲地想着。
  
  3.4
  
  本丸的构造与内番小狐丸家的有些不同,可大致上的方向是一样的,特别是审神者的办公室、还有寝室的位置。他端着手上刚出锅的食物,脚步慢慢地路过其余刀剑的部屋,小心地不吵醒他们。
  
  “……你要不要也去换身衣服?”
  
  婶的寝室没有关门,月光落在内番小狐丸身后,将他的影子投在了里面的榻榻米上。一旁一盏灯被点了起来,暗淡的光在屋内闪烁,映出了背对着他的、跟他有着相同身份的刀剑的影子。
  
  婶似乎已经钻进了被窝——一旁放着她脱下的一套外衣。上面沾着星星点点的污渍,嗅起来恶臭异常。
  小狐丸的出阵服在一阵折腾下,也变得比刚才还要狼狈了。内番小狐丸也是因此才提了这个建议:“我可以帮忙照看一下审神者大人,……请放心,我的主君十分偏爱这位审神者,我不会做出什么无礼之事的。”
  
  小狐丸听了他的话,才想起了什么似的,发顶的两团毛发动了动,朝他投来疑惑的一瞥:“……你的主君?……隔壁的那位审神者吗?”
  
  与本丸坐标相邻的一座本丸,其主人勉强算是与婶相识的男审神者。听说最近有望直接进入时间政府工作——总的来说,各方面都是十分优秀的人。
  一些时间政府的公务,也正是因为有他的关照,婶才不至于特别辛苦。……不然,婶的身体,根本不适合审神者的工作。
  
  “……那就拜托你了。”
  小狐丸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他回头看了看床上睡眼朦胧的婶,叹了口气,从一旁拿起婶脏掉的外衣,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
  
  也许是出于对同是「小狐丸」的放心,他没有再说其他,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方才因为情绪激动而炸开的毛发,现在还未恢复原本的柔顺,内番小狐丸从后方看着他,离得这么远,也能感觉到对方现在低落的情绪。
  
  “……”
  
  “咚”。
  
  内番小狐丸还未收回视线,旁边的纸拉门便传来一声碰撞。他下意识地往室内望去,见到地上的婶时,面色一愣。
  
  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被褥中爬了出来,此时大概是不小心撞到了门框上,正揉着自己的额头。她脱掉外衣后,露出了里面穿着的一件很可爱的米色内衬——内番小狐丸视线稍稍下移,又面色微红地移了开来。
  
  短裙脱掉后,只剩下里面过短的安全裤了。白皙的大腿因为腿部蜷曲的动作,皮肤紧绷着,看上去同脸上一样柔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掐上一把——刚刚的小狐丸,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把她的衣服脱掉的?
  
  内番小狐丸开始怀疑另一个自己的为刀处事了。
  
  “……小狐丸,要去哪里……”
  婶揉着额头,低声问道。
  
  “……”
  
  内番小狐丸走进室内,把手上的食物放在了一旁,旋即回身在婶面前蹲了下来,想了想,抬手帮她揉了揉额头上撞出来的红印子。
  她身上的酒气还未散去,一阵阵的却不会难闻。米色内衬贴身,紧紧贴住了领口的位置,也只有在现在才能看见她胸部些微的起伏。内番小狐丸仔细看了会儿内衬与肌肤接触的部分,而后又恍然觉得自己看得太过了——他清咳了一声,按捺下心底隐约滋生的奇怪念头,将婶引回了床褥旁。
  
  “小狐哪里都不去哦,审神者大人。”他给婶盖上了被子,“肚子饿吗?”
  
  “……嗯……”
  
  婶坐在枕头前一点,迷迷糊糊地应道。面色通红,清晰的大脑也被烧了个干净,她看了看一旁的小狐丸身上的衣服,还在想着他什么时候练成了一秒换衣的技能,对方便将手上的勺子伸到了自己的口边。
  
  “……”
  好像有点奇怪。
  婶摇头晃脑地想了一阵子,随后干脆不去想了。方才喝了几口水,口中现在味道淡淡的,便顺着小狐丸的动作,任由对方喂食。
  
  一点一点的,吃了不少。看着面前小小的人顺着自己的动作吃东西的模样,内番小狐丸感觉到了一股新鲜,面上的微笑也多了几分恶作剧的意味在内。
  
  直到婶似乎是吃饱后闹别扭地撇开了脑袋,他才从这股乐趣中回过神来。仔细算算,这是他现在第二次失神了,……真是危险啊,隔壁本丸的审神者。
  
  “审神者大人,怎么喝酒了?”
  他将东西放到了一旁,循着婶的指示,在室内找到了醒酒药,便照顾着她吃了下去。
  
  她体型小小的,内番小狐丸第一个想法就是偷喝了父母的酒——可婶喝醉后也异常的平静,这股稳重又不太像是小孩子应有的气质。
  
  他隐约记起了自己的主人提起过,她已经成年的事情。
  
  “……有个,大概是未来的上司……”婶吃了药后躺会了被褥,“……就一直灌……”
  
  “……”
  
  “……好难受……”婶支吾着,手上不安分地从被子里伸了出来,“不喝又不行,……讨厌他们……”
  
  她的手揪紧了内番小狐丸的裤子,一点点地攀上他的腰——口中还在嘟嘟囔囔地抱怨着现世的那些琐碎事情,旋即整个人都从被子里爬了出来,趴在内番小狐丸的腿上,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
  
  眼前的毕竟不是自家的主人——毕竟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内番小狐丸看着在自己身前寻找着最舒服的休息姿势的小丫头,想到方才他给另一个自己的承诺,心下有些无奈。
  
  ……这个,应该算是他被动手动脚了吧?
  
  他犹豫着抬起了手,随后一手搭在婶的肩上,一下下轻轻地拍着。就算隔着一层内衬,他仿佛还能碰到婶瘦弱的肩膀。比起部分短刀,看上去还要弱不禁风——
  
  “……小狐丸……”
  “……嗯?”
  “……要是,你是真的就好了……”
  
  “……?”
  
  他抚摸着对方的动作一顿,红色的眸子里露出了些许不解的神色。
  
  可趴在自己膝上的婶已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均匀的呼吸,看不出分毫方才局促喘气的模样。内番小狐丸又等了一会儿,才将她从自己身上慢慢地抱了起来。
  方才还隔着层外衣,现在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衬——他仿佛能感觉到手上接触到、对方身上寥寥的柔软。他又心神不宁地将对方放回了床上,给她盖紧了被子,撩开额前凌乱的刘海后,看着她的脸,开始发呆。
  
  他大概能理解另一个小狐丸,对婶的依恋从何而来了。
  
  小小只的,确实很可爱呢。
  
  他发呆了一阵子,随后抬起视线,打量着这间房间。
  
  在角落里,看见了被随手放置的一本书。
  
  “……”
  
  《人体解剖学》?
  大概是现世的书吧。
  
  内番小狐丸好奇地上前拿起了这本书,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抬手翻开了书本的外皮,刚刚藉着昏暗的灯光,看见最末的一道漂亮的笔迹时,手上的书便被旁人抽走了。
  
  “……”
  “希望你不要乱翻主君的东西。”
  
  小狐丸卸下了身上的甲胄,将两只衣袖都好好地穿了起来,比起平日的狂野,更显得矜持了几分。他似乎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了,面上的微笑滴水不漏,一手捏着手上婶的课本,坐回了床边的位置。
  
  这边的内番服小狐丸想了想方才见到的笔迹——会写在封面上的文字,是什么也不言而喻了。
  
  “这位审神者大人,身体不好吗?”他略有所思。
  
  小狐丸抬手摸了摸对方漂亮的头发:“主君她说过,学医是为了照顾她自己,……但是似乎成效不大。”
  
  “……嗯……”内番小狐丸看着他落寂的表情,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微妙地能猜得出来。他想了想,开口安慰了一句,“人类的寿命,确实很短呢。”
  
  “……哈哈。”小狐丸苦笑两声,重复了一遍,“确实很短啊……”
  
  他偏头看了看手上婶的课本,打开了第一页简单扫了一眼——那个清秀的笔迹写下的文字,他早就翻过了不知多少遍,一笔一划都深深地刻在了心里,想要忘记都十分困难。
  
  如果,真的有那个时候,……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