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看不见刀剑男子的婶

一只新婶设定。看不见付丧神的婶x惊吓鹤。就是想试试这个相对的组合。
本来这个人设想放到晋江写个长篇的,然后看了看那边一排坑……嗯……
还是想让自己轻松点。OOC慎。
  
——
    
  1.
  
  这是一座新的本丸。
  这里只有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与作为时间政府的福利,在本丸建立之初送来的小狐丸与鹤丸国永。
  这里的锻造室从未开启过,刀匠也被时间政府召回。资源在一点点的累积,可只有在厨房使用时,会被旁人取出一点儿木炭使用。
  
  因为这里没有审神者。
  
  “只有三振刀的话,连生活都变得无聊了呢。”
  鹤丸国永撑着下巴,坐在走廊的边上,一眼就能看见远处已经积了不少灰的本丸大门。而一旁是他刚刚找到的、在梳理着自己毛发的小狐丸。
  
  本丸只有这时间政府直接赠送的三振刀剑——审神者甚至未曾露过面。对主人总怀揣着依恋情绪的加州清光与小狐丸对此会有些沮丧,可鹤丸国永却不觉得。
  
  他只觉得很无聊。
  
  小狐丸的性格十分的三条家了,对鹤的惊吓往往都是一笑带过,除了未曾露面的主人外,他感兴趣的东西似乎就剩下后院里那一片大豆。加州清光倒比小狐丸有趣一些,可次数多了,对方也学乖——出事之后直接提着本体朝他砍过来就是了。
  
  还美名其曰“动动僵硬的身体”。
  
  托他的福,半年多下来,他的本体才不至于在刀鞘里起了锈。
  
  鹤丸国永抵着刀拵看了会儿,旋即抽出了小半截本体。太阳底下的本体看上去异常耀眼,可没有主人的照料,他只觉得本体迟早会成为一块钝铁。
  他撇了撇嘴。
  日子无聊。可今天似乎有点儿不同。
  
  小狐丸发间的梳子停了下来,随后他抬起脑袋,发顶的毛发被本丸外漏进来的风吹得动了动,看上去像听见了什么动静的野生动物。
  
  他也确实听见了什么动静:“有人来了。”
  
  鹤丸国永:“加州涂完指甲油了?”
  
  小狐丸:“不是加州。……高跟鞋的声音不是这样呢。”
  
  鹤丸国永“哦?”了一声,将本体放到了身旁。他刚准备起身去寻找小狐丸口中的动静来源,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那扇早已积了厚厚一层灰的大门,便发出了老旧刺耳的嘎叽声。
  
  他们一直都无法打开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鹤丸国永:“……”
  原来大门是朝里开的?
  
  他心底一愣、随后便听见了狐之助那愉悦又充满了引导性的声音。他摸摸下巴,眯起眼朝那边的大门看了过去——见到了从门缝当中蹦了进来的,那只纹路奇特的狐狸。
  
  以及随在它身后的一位人类。
  
  “小狐丸,看来我们的主人,终于来了啊。”
  
  “似乎是呢。”
  
  “那么,”鹤丸国永看上去颇为兴奋,“该用什么方式……跟主人打招呼呢?”
  
  小狐丸应了一声,刚刚放下手上的梳子抬头,动作又顿在了原地。鹤丸国永脑袋里刚冒出了一个点子,还想让小狐丸搭把手,方才还比较遥远的狐之助的声音,就突然间在他的身后响起了:
  
  “在后面有审神者大人的办公室与寝室,您如果还是不太舒服,可以在里面休息。等等我带您在本丸逛一逛,……啊,审神者大人?”
  
  鹤丸国永回过头去,看见一位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女性,径直朝自己走了过来。
  
  她头发很长,因为头上的绷带而无法扎起,散落在两旁,是一头小狐丸会喜欢的漂亮黑发。与绷带相似的是苍白的面孔,比起银色的审神者装束还要无力一些——
  
  这点倒是跟自己很相似。
  
  一对黑色的眼睛里透着明确的不解情绪,其中却并未映出她正对着的鹤丸国永的影子——
  
  他见对方突然走向了自己,下意识地抬手打了声招呼:“哟,主人,……”
  
  话音未落,对方便从自己身旁,与自己擦肩而过。
  
  “……?”
  鹤丸国永愣愣地回过头。
  
  ……婶,从走廊的边缘,拿起了他方才放下的那振本体。
  
  “……这就是刀剑吗?”
  
  “……啊,是的!审神者大人,这就是刀剑男士,……啊,鹤丸殿,很抱歉,详细的事情之后再详细解释,……总之,这位审神者大人之前出了点意外,现在似乎看不见你们了。”
  狐之助晃了晃尾巴,凑到了鹤丸国永的身边,“请不要介意。”
  
  鹤丸国永:“……”
  
  他转头看了看拿起自己的本体,抽出来看了两眼又收回去的婶。……收回去后,就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就抓着自己的本体,准备离开了。
  “这刀不错,磨一磨应该能切个菜,”她夸赞了两句,还不忘催促着这边的狐之助,“你在对空气说什么?走了,狐狸。”
  
  狐之助:“……啊,等等,审神者大人!”
  
  突然被抢走本体的鹤丸国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突然到来的主人抓在手上,远离了自己的视野范围。他脑袋里回荡着对方口中的“磨一磨”、“切菜”……突然心底浮现出了一阵寒意。
  
  小狐丸意味深长地低吟一声,随后站了起来,似乎是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总之,先去找加州吧。”
  
  1.1
  
  本丸第一次召开了刀剑付丧神大会。
  
  参加者:加州清光、鹤丸国永、小狐丸。以及婶被狐之助带去锻刀室溜达一圈后,出现的短刀药研藤四郎。
  
  加州清光:“总之,已知情况是,主君出现了。”
  小狐丸在一旁添了一句:“顺便带走了鹤丸殿的本体。”
  
  鹤丸国永:“……主人那话说的,我都要被吓坏了……”
  
  药研藤四郎作为刚刚到来的刀剑,听了小狐丸的叙述后姑且是跟上了事情的发展。他欣慰地扶住身侧的本体。
  婶在他刚出炉的时候拿在手上夸了两句,可因为已经捡到了一振刀剑,才没有将自己带走。……现在想来,他还是得感谢一下那边的鹤丸国永的。
  
  鹤丸国永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本丸有磨刀石吗?”
  
  加州清光想了想:“厨房好像有吧?实在不行,路边找个石头磨一磨也可以。”
  小狐丸:“正好呢,鹤丸殿。天天说刀都要钝了,现在主人亲自动手帮你磨锋利了,开心吗?”
  
  鹤丸国永:“……喂,这可不是说着好玩的事情……”
  
  虽然现在本丸的热闹史无前例,可一想到自己的本体,鹤丸国永就始终放不下心来。要是婶什么都没说就带走了还好说,……可那声“磨一磨”,实在是让他难以忘怀。
  
  加州清光见他坐立难安的模样,笑道:“还记的你上次把我的本体拿去做园艺的事情吗?你也有这一天啊,鹤丸殿。”
  
  上次鹤丸国永觉得本丸的庭院太过杂乱,就翻出了时间政府的报纸,找到最近刊登的“最美庭院”,抓着其他两振刀剑就挽起衣袖上了。期间趁着加州清光不注意,偷拿了他的本体来修剪枝叶——就算被夸奖了很锋利,被主人之外的家伙使用,加州清光也丝毫高兴不起来。
  
  所以,加州清光过后偷偷拿了鹤丸国永的本体去除草,美名其曰“礼尚往来”。
  
  小狐丸:“不然跟上去看看不就好了?主人现在在哪里?”
  
  药研藤四郎:“刚刚从锻刀室出来,现在大概还在那附近。”
  
  鹤丸国永:“……”
  
  左想右想,他还是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我去看看,……人生的惊吓,还是要适当一点啊。”
  
  他拉开门离开了。
  
  1.2
  
  鹤丸国永路过狐之助身边,给他指了下初始刀加州清光的位置,顺便问了婶现在所处。
  
  “审神者大人,在手入室。”
  “手入室?”
  
  鹤丸国永有些意外。不在办公室,也不在锻刀室,跑到手入室去做什么?
  
  ……手入室也有磨刀石吗?
  
  鹤丸国永眉头一跳,脚下的步子迅速了起来。
  
  本丸早就被他无聊地探寻了十成十,手入室的位置自然也了如指掌。他来到了手入室的门前,看着里面亮起来的灯光,没听到磨刀的声音,让他稍微松了口气,可想想指不定是已经磨完了——他咽了口口水,还是慢慢地推开了门——
  
  “谁?!”
  
  鹤丸国永一眼就看见了,跪坐在其中的婶。
  
  拉门的动静实在太大了,就算想忽略掉也难以办到。她视线猛地朝门口投了过来——却同狐之助方才所说一样,就算鹤丸国永大喇喇地站在那里,她还是一副什么都没看见的模样。
  她低声嘟囔了几句什么,因为说的太过含糊,鹤丸国永也没有听清。只知道她似乎是被突然拉开的门吓到了,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去,朝走廊上来回看了几眼。
  就算确认了外面并没有人,还是紧拧着眉头,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
  
  鹤丸国永在她靠近之时便下意识地退到了一旁。没了她身影的遮挡,在她原本坐着的位置周围的那些东西,也被这边的鹤丸国永尽数收到了眼底。
  
  “……哦啊,这可真是……”
  
  地上的打粉棒、丁子油、棉布。
  还有,被拆得已经干干净净光光溜溜的“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这样看着那边的自己,总觉得……
  
  “……让人害羞啊……”
  
  鹤丸国永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内番服,确定了他现在还穿着衣服。
  
  婶确认了门口没人后,关上门又走进了屋内。她又在原本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继续了原本的动作。
  
  她没有把自己本体往磨刀石上放,鹤丸国永就已经放下心了——虽然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可对方明显正在用心保养着这振已经许久未使用过的“鹤丸国永”,一旁的刀剑附丧神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好了许多。
  
  他在手入室来来回回走了几圈,觉得无聊后又挑了个没东西的地方坐了下来。他一手撑着脑袋,打量着这位迟到了大半年的主人,被她认真的神情感染了似的,连带着也安静了不少。
  
  只可惜,没能安静太久。
  
  他注意到对方苍白的面色与有些收入的脸,突然间起了点兴趣,倾身凑到了她的面前——
  
  抬起两只手,捏住她的脸颊,往外拉了拉。
  
  “——???”
  
  “……哈哈哈。”
  
  婶触电一般身子一抖,马上甩开了鹤丸国永的动作,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似的捂着自己的脸,紧张不安地左看看右看看——什么都没看到,更加滋生了她紧张的情绪。
  鹤丸国永见状,哈哈笑了两声。
  
  “我是鹤丸国永。看样子就算主人看不到我,也能给你带来不少惊吓呢。
  “不过,主人你的突然到来,倒是真的吓到我了……
  “小狐丸跟加州好像都很期待你的到来,他们可是很喜欢主人的哦。……啊,我也很期待的。”
  
  鹤丸国永说到这儿,仿佛刚刚说错了什么话似的,马上改口道:
  
  “比他们还要期待你的到来。”




——

其实看不见这个设定,……真的一股男性向本子的味道啊。被看不见的人在一脸懵逼的情况下那啥,还有那啥啥,以及那啥啥啥……
……
我还挺喜欢这梗的

评论(10)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