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江户城的短刀该不该烧??

被x婶。大三角被婶的本丸。文中内容纯属瞎掰恶搞,跟历史与官方没有任何关系。
昨天没灵感,结果今天早上被江户城偷偷摸摸的情侣极短给刺激了……
这年头短刀都虐狗吗??你们只是短刀啊???

  
  。
  
  审神者,捏紧了手上的报告,面色阴郁。
  
  最近,时间政府开启了新的刀剑男子探索地点。审神者本来打算先派遣一队前阵子修行回来的短刀前往江户城探索,谁知因为开放的不是大阪城而郁郁寡欢的一期一振,主动提出了出阵的要求。
  
  “一期,你不是近侍吗?”婶奇怪地看着他,“而且还是太刀,……在那种地方,不会很难行动吗?”
  “……小心一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听说这次敌人强度不高,”一期一振犹豫道,“而且,调查持续一天一夜,潜入宫中的话,说不定会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只让弟弟们去的话,我不放心。”
  
  奇怪的东西?
  幽灵吗?一期原来还信这些?
  
  审神者拧着眉头想了会儿,也没想出什么结果。不过这毕竟是一期一振少见的请求,他本人也兢兢业业地工作了这么久,审神者似乎也没有更多拒绝的理由。
  
  直到第一天的探索归来,看着作为领队的平野藤四郎交上来的报告、以及一旁一期一振补充的部分后,她明白了那句奇怪的东西,究竟所指为何。
  
  平野藤四郎的报告十分的格式化,其中掺杂着对江户城的人文地理各方面的调查,旁边还附着几把钥匙与短刀们在大街上游玩的照片。然而一期一振整理的别册,除了封面印着一个鲜红巨大的警告标志,上面写着「短刀与胁差禁阅」外,往下翻一翻,几乎都是对城主夜生活的调查。
  
  ……原来奇怪的东西指的是这些。怪不得不能放短刀们独自前去。
  审神者面红耳燥地翻了几页梗概过去,随后就见到了在城主身边出现的,时间溯行军的报告。
  
  ……它们为什么会觉得换一身衣服就能假扮成绝世美人潜入宫中啊??脑子是浆糊吗???
  
  “时间溯行军从城中的布匹店内抢走了衣服,随后换上衣服混在了城主的身边。似乎是想……”一期一振咳嗽了一声,俊脸微红,“想诱惑城主,以此改变历史。”
  
  婶:“……”
  
  平野藤四郎的报告中有写到布匹店被盗的事情,结果是那些衣服莫名其妙地又出现在了店门口。……所以,那些都是一期一振送回来的吗?
  
  婶:“辛苦了,一期。”
  
  一期一振:“不会,这是我应该做的。”
  
  婶闻言,面无表情地把一旁第二次探索的部队中所有短刀的名字都给划掉了,想来想去,又把最近一直偷懒开茶会哈哈哈的三日月宗近莺丸还有源氏兄弟都扔了上去,队长小乌丸,完美。
  有爸爸带着他们总不敢瞎搞事了,而且他们一看就是能笑着围观春宫图顺便指点两句的刀。说不定最后连刀都不用拔,光是言语攻击就能嘲得女装溯行军放弃做刀了。
  
  她本来还想把某个黄段子小能手也放进去,却被一期一振抬手阻止了下来:“之前烛台切殿转告我,青江殿在本丸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对本丸短刀胁差以及部分打刀的身心健康造成了威胁,……所以,他现在正与石切丸殿无缝远征中,暂时不会回来。”
  
  婶:“……”
  她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把远征跟内番的安排交给一期一振,是否合理了。
  
  “这样的话,还剩一个空位啊。”
  “蜻蜓切殿如何呢?他也是村正派的,与千子村正应该是旧识,也许能感觉到对方的位置……”
  
  “……切叔太老实了,我不放心。”
  
  婶没有答应一期一振的建议,反而拧着眉头继续说道:“倒不如说,除了青江外,无论是谁都会被那些刀欺负死死的吧。不是所有人都膝丸那样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膝丸也是,这样下去迟早被憋坏啊,上次时间政府的纪录片播放后,我上次去他的房间,竟然看见了一大箱子被按坏的录音机??”
  婶越说越觉得担心,大手一挥,给这位弟弟丸批了个大红包。
  
  “不然就让他们去了?”婶烦恼于最后一个空位难以填满,“敌人好像也不会很强,……”
  
  “不如让山姥切殿前去如何?他先前与兄弟山伏国广去本丸外的山里修行了一趟,现在正是检验修行成果的时候,”一期一振突然建议道,“敌人的强度也不会高,主君不必太过担心。而且山姥切殿作为总队长时的威严犹在,平安老刀们,相必不会为难他。”
  
  “切国?……嗯……”
  她露出了一张烦恼的脸。切国上次出阵回来后,就跟山伏国广去山里修行了,回来后也没跟她说过几句话。倒不如说,他不是近侍以后,两人相处的机会就越来越少——这样别说是让他先告白了,这么点接触机会,估计他都不会喜欢上自己。
  
  结果现在,又要派他出阵?
  ……
  婶有些不太愿意。
  
  “再说吧。……这个是什么?”
  
  她不想深入考虑这个问题,转眼突然瞥见一期一振的报告别册后,附录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振躲藏在树丛当中的敌极短,从照片上看,似乎是想躲着镜头,正欲往旁边的树干后将它们的身体都藏起来。
  
  “敌极短。”
  “我知道是敌极短,……它们为什么偷偷摸摸的?因为穿不上女装,被排挤了?”
  
  婶总觉得这两振短刀看上去很奇怪,仔细看了两眼,才发现了照片里的不对劲。……时间溯行军出现的照片,本该充满了狰狞与险恶的氛围。可这张照片里洋溢着侬我侬的酸臭味,仔细看过去,还能看见它们身后冒出的粉红色的泡泡。
  
  “……”
  婶捏着手上的报告,面色沉郁。
  
  一期一振笑着回答道:“它们在幽会。”
  
  婶:“……”
  
  她仔细看了看冒着粉红泡泡与可爱的小花花的敌极短,又想想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过话的自己与山姥切国广,最后面无表情地从一旁拿出了自己的积蓄,交给了一期一振:“一期,去万屋买点火种回来。”
  
  一期一振:“?”
  
  婶:“下次看到它们,连江户城一起给我烧个干净。”
  
  。
  
  一期一振最后苦口婆心,才把婶的过激举动给劝了下来。婶鼓着脸处理完工作后离开了办公室,准备去找三日月宗近抱怨一番那群偷偷躲起来幽会的敌极短。
  
  却在内廊的拐角处,不巧撞见了方才怨气的主要对象。
  对方怀中抱着一个大篮子,里面装着一箩筐的什么东西,因为抱得太高了,审神者看不太清楚。可一箩筐的东西也遮挡不住那身破旧的被单,以及从筐子后露出来的几根金色的头发。
  
  对方些许是觉察到前面有人,也停下了脚步。脑袋在筐子后面一歪,那对湖绿色的眼睛也露了出来。
  
  “……切、切国?”
  婶的视线对上了他,双方都为这突然的遇见愣在了原地。——最后反而是山姥切国广的反应比较快些,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审神者一阵子,随后不知想起了什么,被洗的干净的面庞一红、
  
  转身就跑走了。
  
  婶:“???”
  
  她在原地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紧接着下意识地就追了上去。
  
  山姥切国广不愧是打刀,就算抱着那一大筐子东西,速度也比身为人类的婶快了许多。他迅速地在前一个拐弯拐进了本丸主体当中,婶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声音消失了——
  留下了不巧被勾落的、系在腰间的两颗金色的轻骑兵刀装。
  
  “……”
  婶从地上捡起那两颗刀装,旋即感觉自己的速度快了不少——她转头看着山姥切国广消失的内廊,将金色轻骑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随后绕到了另一个出口的位置,侧耳听着耳边传来的仓储的脚步声,在对方冲出来的瞬间,什么都不管、直接扑了上去!
  
  “……??!!”
  
  哐当一声,山姥切国广手上的大篮子掉在了地上,里面的被单被砸了一走廊——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想要从对方手下逃开,却听“咚”的一声,审神者用力一砸地面,气势汹汹地坐在他的身上,倾身向下,步步紧逼,就差没抓着他的衣领质问了:
  “告诉我,你在躲什么?”
  
  “……我……”
  
  她冷静又充满了气势的面庞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颊边还能感觉到她垂落下来微长的发梢,扫的脸颊有些瘙痒。几乎从未见过审神者这副汹汹的模样,山姥切国广一瞬间愣在了原地,将视线强行从她凑近的脸上移了开来,又看见对方俯身后有些宽松的衣领子——脑海中瞬间冒出了上次跟笑面青江一起当番的时候对方说的话,只觉得面颊上又是一阵火烧了过去,连大脑都要烧糊了。
  
  记得当时,笑面青江边挥舞着锄头边意有所指地感慨:“主君身材其实很好呢。”
  山姥切国广一起挥舞着锄头:“嗯。”
  “哦呀,山姥切是已经体会过了吗?”
  “……没有……”
  “那为什么不去体会一下呢?女人的那里可是比男人要柔软很多哦。”
  “……”
  “啊,我是说脸颊的部分。”
  “……”
  “不过啊,听说小臂的部分,捏起来手感很像……”
  
  “……”
  
  山姥切国广想到他后面的话,又手足无措了起来。毕竟看审神者露在外面的手臂,下方看上去、确实很柔软,不知道手感是不是真的跟——
  
  审神者视野中的山姥切国广面色通红地将脑袋撇了个方向——移开的视线,才让她回过了神。
  
  “……”
  她看着被自己坐在身下的初始刀先生,眨了眨眼,咽了口口水,支支吾吾了起来:“呃,我这个、这个……”
  
  “……”
  “切国,你听我解释……”
  “……不用了。”
  “??”
  
  被打断的婶,见山姥切国广将落在走廊上的被单又扯了起来,盖住了他的视线——她支支吾吾了一声,激动的情绪逐渐冷静了下来,随后慢慢地从山姥切国广的身上离开了。
  却没有忘记最重要的问题:“不过切国,你刚刚……为什么要逃?”
  
  山姥切国广刚将身上的被单套好,闻言一个激灵往旁边走了一步——他低头迎上了审神者的目光,视线微微下移,又能瞥见对方松散的衣领以及若隐若现的隆起。他不由自主地又拉下了一点儿被单,虽然有些害臊,可还是撇过脑袋,朝坐在地上的对方伸出了手。
  
  “……青江他,……不,没什么。”
  “……”
  婶愣愣地抓住了他的手,被对方从地上拉了起来。温热的掌心窜入了一阵暖流,可暖流并未停留多久便松开了她。之后便见眼前的初始刀将地上的被单又塞回了那个大篮子里,抱着篮子正欲离开,却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上的篮子,往前走了几步:
  “主君,衣扣,……记得扣好。”
  
  他的手在审神者胸前忙活了一阵,才不太熟练地扣上了对方的衣服。期间始终撇着脑袋不愿看向她,可发红的耳根子却暴露了他现在的表情。
  
  ……还说没什么,这明显是不想见到她啊。
  
  婶在原地站了一阵子,疑惑地往回走了两步,看见了在不远处正巧远征回来,满面疲容的笑面青江。
  
  她想到了刚刚一期一振告诉他的话。
  
  “青江殿在本丸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对本丸短刀胁差以及部分打刀的身心健康造成了威胁。”
  
  部分打刀……
  打刀……
  刀……
  ……
  …
  
  。
  
  婶明白了,一期一振的决定是正确的。
  她事后找到了一期一振:“还是把青江塞进江户城探索队里吧,我会拜托宗近跟髭切,好·好·关·照一下他的。”

评论(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