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还是有关大小的对话

小狐丸x萝莉婶x大典太
还在回家的车上,无聊用手机打点没什么意思的日常,感觉这个大小梗我能玩一辈子
自娱自乐向,ooc慎
  
  。
  
  1.
  
  婶对大典太光世的称呼,是“阿大”。
  
  小狐丸对这个称呼无比介意,介意到油豆腐都吃不下了:“为什么这样叫他?”
  
  婶:“因为很大。”
  
  小狐丸:“……”
  他反而更介意了。
  
  “主君是觉得,我不够大吗?”
  “小狐丸,不是叫小狐丸吗?”
  “虽然叫小狐丸,但是并不小哦。”
  
  “……可是,小狐丸的话,就不能叫阿大了啊?”婶不解地看着他,“虽然很大。”
  
  小狐丸无言以对:“……”
  他想起三日月宗近曾经给他的一个建议,认真考虑起改名成“大狐丸”的可能性。
    
  2.
  
  对于婶并不害怕自己一事,大典太光世表面上看不出来,实际上还是暗地里觉得很高兴。
  虽然每次跟婶走近,都会感觉到从哪里投来的一股杀气。
  
  “……主,不怕我吗?”
  未知的杀气与婶的亲近,仿佛一根棍子与一口糖。大典太光世低头看着正研究着自己腿上护铠的婶,尽量以温和的语气问道。
  
  “……很可怕吗?”
  “……小孩子跟小动物,一般都不愿意靠近我……”
  
  大典太光世语气低落。对于自己长相可怕一事,他早已有了自知之明,本丸内的短刀也鲜少愿意与他亲近,而除了鸣狐的那只拥有自我意识的小狐狸,就连五虎退的大老虎都对他退避三舍——他确实是不讨人喜欢的存在。
  些许就是这样,才会被放在仓库里,从未被使用过——
  
  “……”
  婶听了他的话,脑袋上的呆毛动了动,一对圆滚滚的黑眼睛转了转,流露出不解的神色:“……你是说,我很小吗?”
  
  大典太光世:“……”
  婶:“……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小动物……”
  
  “……”
  “……你们都觉得我很小?”
  “……不是,主……”
  “……所以,才不喜欢我的吗?就因为我很小?”
  “没有这回……”
  
  “虽然我确实长不大,也经常被人说成呆滞笨拙,……但是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小动物……”
  
  婶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来。她垂着脑袋,最后站在原地低声嘟囔了几句话,抬起脚用尽全力踢了大典太光世的脚踝一下,表达完了她的不满后,扭头跑掉了。
  
  用尽全力,可对后者而言更像是被年幼的小猫挠了一样无伤大雅。比起这一脚,反而是她扭头跑掉的动作,对这振天下五剑的伤害更大一些。
  
  特别是看到她跑掉后,更深一层的杀气。
  
  3.
  
  烛台切光忠看着跑到厨房里的婶,听她断断续续地抱怨了几句话后,姑且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我真的很小吗?”
  
  听了这个问题,烛台切光忠手中的汤勺一顿,差点儿掉进锅里。他回头看了看小小只的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小的话,肯定会触雷区。说大的话,估计会被指着鼻子说“骗子”。……普通?这样的回答,也太普通了吧,一点儿都不帅气啊……
  
  烛台切光忠烦恼地搅了搅手下的晚餐咖喱,一旁来打下手的鹤丸国永见状,将切好的土豆递给了烛台切,记起了什么似的:“说起来啊,主君。后院的果园,有木瓜了哦。”
  
  婶:“……?”
  鹤:“你上次不是说想吃吗?光仔之前去万屋采购的时候想到了,就顺便帮你买了点,现在长得可好了。估计再过不久就能成熟了。”
  
  婶眨了眨眼,仿佛忘了刚刚的问题,冲过去一把抱住了还在灶台前的烛台切光忠的腰。
  
  仿佛撒娇的小孩的动作,让后者不由得苦笑着拍了拍婶的脑袋:“鹤也有帮忙,还有,小俱利也……回头要记得感谢他一下啊。”
  
  婶点了点头。
  
  鹤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起来,主君想要变成多大?有没有一个具体的目标?”
  
  婶拍了拍自己的飞机场,回想起之前见到过另一个性别的小狐丸的波涛汹涌:“至少,不能输给小狐丸。”
  
  不知道这件事的鹤:“小狐丸啊……他长得挺大只的。主君知道他的胸围多少了吗?”
  
  婶:“……不知道。”
  
  鹤:“那不如去量一量?”
  
  婶:“……”
  
  4.
  
  于是,婶拿着软尺,回头找到了小狐丸。
  
  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地上气喘吁吁——而另外一边脑袋上搭着块毛巾的,是方才被自己踹了一脚的大典太光世。
  
  婶:“……你们在干什么?”
  
  小狐丸微笑着回答:“联络感情。”
  
  婶:“……”
  
  她犹豫着在两振刀剑中来回看了几眼,不知道小狐丸跟大典太光世之间有什么感情需要联络的——他们之间似乎天生存在着一股相对抗的气场,简单来说,就是放在一起铁定会吵起来。
  ……难道打着打着,打出感情来了?
  
  婶低头拨弄着手上鹤丸国永友情提供的软尺,在原地不吱声了。她不离开,这边的手合也很难继续下去,小狐丸余光瞄到了想上前却又不敢的大典太光世,笑盈盈地开口抢了个先:“主君是找谁,……有什么事吗?”
  
  “……”
  被一提醒,婶才回过神来。
  
  “……我想量一量小狐丸的尺寸。”
  “哦?尺寸?”小狐丸有点感兴趣,“哪个地方的?”
  
  “……”
  “哪个地方都可以,”小狐丸又抢在婶回答前朝她张开了双手,“……主君过来自己量吧?”
  
  “……嗯。”
  
  婶凑了过去,突然瞄到不远处的大典太光世。想了想这位巨人的体型,姑且是把他加入了自己的二段目标:“……我也想量一量阿大的尺寸,可以吗?”
  
  大典太光世一愣,默默拉下了脑袋上的毛巾,应了一声。
  
  婶抽出了软尺,准备下手,一只手却把她手上的东西给拿走了——她抬头一看,见到小狐丸刚刚收回往一旁的天下五剑望去的视线,转而对她笑盈盈地改口道:
  
  “……大典太殿的,还是让小狐代劳吧。”
  “……还是我……”
  “让小狐代劳吧,主君?请放心,大典太殿的数据,小狐之后会一并交给您的,主君。”
  
  “……”
  
  小狐丸的气势蓦地高了几分,婶见他不容拒绝的态度,讷讷两句后,应下了他的要求。
  
  4.2
  
  据说,小狐丸偷偷把大典太光世的胸围写得小了一点点。
  当然,婶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她只是从医学生的角度脑补了一下拥有小狐丸胸围与她的体型并存的存在,最后脑补出了一个比巨乳萝莉还要可怕的东西。
  
  ……
  ……还是放弃吧。
  
  婶放弃以小狐丸的胸围为目标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去用尽全力踹了一脚小狐丸的脚踝。
  
  5.
  
  压切长谷部当上近侍后,为本丸的事情操碎了心。
  
  其中最让他心烦的,就是药研藤四郎与岩融之间,……可能发生的那么些事情。
  
  主君似乎已经从与岩融的恋爱中走了出来,最近的行为举止正常了一些。可压切长谷部不会忘记,当时药研藤四郎横刀夺爱,从审神者的眼中将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岩融给抢走的事情。……本来主君都已经不在意了,他也无权去管刀剑们的私生活,……但是,药研跟岩融,……真的没问题吗?
  他们最近在本丸里也没说过几句话,……这是感情已经破裂了?还是普通的小吵小闹?亦或者只是表面如此,而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们还是亲亲热热你侬我侬?
  
  揣着这样的烦恼,压切长谷部每次碰见药研藤四郎时,都要对他投去复杂的视线,弄得已经向审神者澄清过这件事的后者二丈摸不着头脑。可长谷部也不会去深入地询问,这个误会便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现在连一期一振走在本丸内,都会接收到压切长谷部「你这个家长太失职了」的谴责目光。弄得他对弟弟们的管理都加强了许多,生怕什么时候真的出了问题。
  
  “主君,”他今天也兢兢业业地收拾着桌上的文件,见到婶进来后不高兴的表情,问道,“发生了什么吗?”
  
  “……我说要帮阿大量胸围,小狐丸不让。”婶回答,“可是他去量就可以,……为什么?”
  
  压切长谷部:“……”
  
  他想了想前段时间的药研藤四郎与岩融,又想了想量胸围的时候这样的那样的动作,心情复杂了许多——小狐丸跟大典太光世都是主君十分中意的刀剑,没想到他们竟然,……
  
  ……
  
  压切长谷部望向了窗外已经快要融化的皑皑白雪。
  
  “……大概是,春天要到了吧。”
  婶:“……???”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