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小狐丸掉毛记

小狐丸x萝莉婶
依旧手机短打,本来看了大典太的单马尾想写个狐球换发型系列,结果一开始就写歪了。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写换发型吧……
  
  。
  
  1.
  
  小狐丸有一头漂亮的头发。
  
  他一向任由其散落在身后,用两根黑色的带子毫无意义地绑了个下摆。可是这种扎法乱的比较快,看不过去的婶从万屋买回来了一个橙色的缎带给他扎了个低马尾,却在途中意外地发现……
  
  ……他的头发,似乎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多。
  
  婶手中抓着他的头发,低声说道:“……小狐丸,头发不多呢。”
  
  小狐丸:“……???!”
  
  他惶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2.
  
  “哈哈哈,小狐丸,最近确实经常掉头发呢。”
  “为什么呢?”
  “也许是老了吧?”
  “可是三日月你头发,……”
  
  婶原本还想反驳什么,转眼却见一旁的喝茶老人已然稀疏的发顶,抓起来估计还没有小狐丸的一半多。她想了想小狐丸头发稀疏的画面,突然间有点害怕。
  
  “……”
  
  婶回头看了看对着镜子烦恼地抓着头发的小狐丸,又回想起自己曾经掉头发的经历,便从三日月宗近身边站了起来,三两步跑回了屋内,站在了小狐丸的面前。
  
  “没事的,”她抓着自己的衣角,安慰道,“就算小狐丸的毛发掉光了,我们也是好朋友。”
  
  掉毛不说还被发了张朋友卡的小狐丸:“……”
  
  3.
  
  “……掉头发啊……”
  烛台切光忠闻言,苦恼地抱紧了手上的土豆,“确实呢,江户城开启后,主君为了给蜻蜓切带回同伴,最近都努力了很多。就连主君最近都一直掉头发,我还有一些刀剑也有这个毛病,……再这样掉下去,会变得不够帅气了吧。”
  
  烛台切光忠脑补了一下本丸内好几个秃头画面,其中就有自己——他瑟缩了一下,姑且是想了个解决办法:“我听说黑芝麻跟何首乌,对头发有益,小狐丸你要不要试一试?”
  
  “黑芝麻跟何首乌?”小狐丸拎起了眉头。
  
  “对,隔壁本丸的烛台切说,他的主人吃了一阵子后,头发就都长回来了。……你可以试一试。”
  
  “……”
  
  小狐丸若有所思。姑且是把这两样东西记在了自己审神者形状的小本本上。
  
  4.
  
  小狐丸决定开启毛发复健计划。
  
  他去找了本丸内的医生药研藤四郎。
  
  “黑芝麻跟何首乌啊……确实有这种功效呢。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应该从根源将掉毛的问题断绝吧?”
  
  后者闻言推了推眼镜,就算不是自己的专业,还是给出了几点毫无建设性的建议:“总之,少吃辛辣油腻的食物吧?油豆腐之类的。”
  
  小狐丸:“……”
  
  “我之前就一直觉得,你跟鸣狐的油豆腐摄取量太过了。之后我会建议厨房那边,严格控制油豆腐产出的,”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药研藤四郎十分淡定地将预谋已久的计划搬上了日程,“为了好看的头发,要努力啊,小狐丸。”
  
  小狐丸:“……”
  
  想到婶那句“就算毛发掉光了”,小狐丸咬着牙含泪告别了他的油豆腐。
  
  5.
  
  小狐丸找到了青江部屋的数珠丸,听了对方念了许久的经文后,终于要到了他使用的洗发露的牌子。
  看着对方垂落至地的柔顺长发,他刚打算去万屋添购一波时,在门口碰见了远征回来的笑面青江。
  
  “数珠丸的洗发水,……可能,对狐狸并不适用呢。”听了小狐丸的话,他摸着下巴,打量着面前毛发明明非常旺盛的小狐丸,“……而且,主君说过,这个牌子的洗发水的气味很适合数珠丸的清淡性子。但是主君喜欢的是狂野派的类型吧?各方面都是,……就像之前来的特别大的大典太光世那样?”
  
  小狐丸:“……”
  
  笑面青江看见同三日月宗近所言,听见某个特别大的存在后瞬间炸毛的狐狸,心底笑得更欢了。可为了避免祸及秧池,他还是赶紧换了个话题:
  
  “说起来,主君不是给你买了洗发水了吗?”
  
  “……主君买的是,”小狐丸想到之前婶送给自己的,“宠物用的,毛发梳理液……”
  
  “这不是挺好的吗?”笑面青江笑了笑,“鸣狐的小狐狸似乎也是用那个牌子的洗发水,毛发越长越旺盛,都快长成藏獒了呢。我昨天还看到鸣狐在走廊上给它修剪毛发,剪了一地的毛后还不见少的。”
  
  “……”
  
  小狐丸闻言,抓了抓一缕跑到身前的头发,若有所思。
  
  6.
  
  小狐丸找到了鸣狐,想要打听一下小狐狸毛发疯长的秘密。
  
  却看见鸣狐膝上蜷着一只秃毛怪,没什么精神地坐在走廊边。
  
  “……小狐丸殿。”
  秃毛怪发出了小狐狸颓废的声音。
  
  “你们怎么了?”小狐丸问道。
  
  “……药研殿说,从今天开始,每天要限制油豆腐的摄取量了。”小狐狸语带哭腔。
  
  鸣狐摸了摸他的背:“说是为了它好,忍一忍吧。”
  
  小狐丸:“……”
  
  他看了看毛发稀释的小狐狸,不由得背脊一凉,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未来——为了避免那种悲惨未来的发生,他奇怪地问了它变成如今这样的原因。
  
  “好像是因为主君之前送的毛发护理液,”小狐狸奄奄地说道,“其实是一种生发剂。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鸣狐叹了口气:“一开始毛发疯长,后来长完了似的,就开始掉毛。”
  
  小狐狸面带忧郁:“掉了以后就再也没长了,……我跟其他本丸的小狐狸交流过,听说这间毛发护理液的厂家已经被查封了。”
  鸣狐摸了摸它:“主君大概是被骗了。”
  
  小狐狸总结:“……小狐丸殿,记得不要用主君送的毛发护理液啊。”
  
  小狐丸:“……”
  
  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仿佛明白了自己最近频繁掉毛的原因。
  
  幸亏他至今只用过一次——本来看婶喜欢这种气味,还打算继续使用下去,……虽然有点对不起主君,但是,回头还是把这东西给扔了吧。
  
  小狐丸掏出小本本,在前面打了个重点的标记。
  
  “……小狐听说,黑芝麻跟何首乌对毛发有益,”他看着瑟瑟发抖的小狐狸,不由得建议道,“要不要把小狐狸也顺便交给小狐照顾一下?”
  
  “……”
  鸣狐看了看秃毛的小狐狸,虽然不舍却还是交给了他,“……拜托你了。”
  
  7.
  
  小狐丸与小狐狸一同,通过控制饮食,开始了毛发复健课程。
  
  在相互监督下,过程很顺利,毛发很快就长了回来。
  
  当然,也体现出了黑芝麻与何首乌某种意义上的负面效果。
  
  ……毛发,变黑了。
  
  “……不好了!不好了!”今剑在某一天碰到小狐丸、看见他逐渐长出来的黑色头发后,大叫着跑向了婶的办公室,“主君!小狐丸跟鸣狐的小狐狸一起暗堕了!!”
  
  压切长谷部:“……??”
  不是跟大典太光世吗?小狐丸怎么又换了个对象??
  
  身为近侍的长谷部两眼懵逼。一旁的婶也好不到哪里去:“……小狐丸?小狐狸?他们?”
  
  “对!”
  
  “……我、我去看看!”
  
  婶慌张地从办公室冲了出去,一路上引来了不少听见风声后跟上来的刀剑男子。
  
  “……小狐丸,最近确实经常跟鸣狐的狐狸呆在一起啊。”
  “……没想到,他竟然连狐狸都敢下手……”
  “可是却一起暗堕了,……是遭到鸣狐的迫害了吗?”
  
  跟上来的鸣狐慌张地想要否认自己的恶毒婆婆形象,然而没了代言人,他根本跟不上这些刀剑对话的速度。
  
  “婶好像也很喜欢小狐丸吧?是不是其实双方都不赞同?”
  “……放我我也不会赞同啊……”
  
  “……”
  
  婶心底成了一团乱麻,一路上揪着手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群人就这样浩浩汤汤地赶到了三条的部屋。
  
  倒是把门口喝茶的三日月宗近吓了一跳:“……主君,怎么了吗?”
  
  “……小狐丸!”
  婶有些局促地推开了门,一眼就看见了里面正在帮小狐狸撸毛的小狐丸。他发顶确实已经长出了一些黑发——手上的小狐狸,身上的黑色毛发也变得多了几块。
  
  后者应声转过了头,刚想朝婶打声招呼,却因为对方身后的一群刀剑而傻了眼。
  
  “……主君?”
  他随后看到的,就是抓着衣角,低着脑袋的婶。
  
  以及隐忍而满是委屈的声音:
  “……我、我不会阻拦你跟小狐狸的!……所以,……”
  
  小狐丸:“……?”
  
  婶:“……我,我会跟鸣狐商量一下,让你们好好的在一起,不会阻止你们的!……”
  
  小狐丸:“……??”
  
  婶:“……所以,至少不要……不要暗堕………”
  
  小狐丸:“……???”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婶呜咽着哭开了。

评论(10)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