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看不见刀剑男子的婶2

看不见付丧神的婶x被搞事鹤,不知道为什么,一到鹤球我就……很爱搞事

学习一下做链接,大概是前篇的东西
  

  2.0
  
  那是一个一如既往的早晨。
  
  审神者的到来,似乎没有给本丸带来多大的变化——至少她出现的隔天,就带着鹤丸国永的本体从本丸消失不见了。失去了本体的刀剑男子一边担心着对方是不是真去万屋买了块磨刀石回来磨刀,一边烦恼地渡过了一天。
  
  谁知道在隔天清晨,他刚刚将身上的浴衣脱下,准备换上内番服时,房间的门便被人从外面、唰地拉开了。

  很快地,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门外。
  
  “……”
  “……”
  
  站在门外、拎着一个水桶的,正是昨天不见了踪影的婶。
  
  ……鹤丸国永又低头看了看一旁落在被子上的浴衣,再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以及只穿了个胖次的下半身,在原地呆愣地与婶对视了许久。
  
  2.1
  
  “也就是说,”鹤丸国永找到了药研藤四郎作为首要的商谈对象——这位短刀少年刚刚披上自己的白大褂,推了推眼镜,“不单单是本体,就连鹤丸殿的身体都在大将眼前一览无余了?”
  
  “……你一定要用这种说法吗?不对,我还是有穿内裤的。”

  “那可真是另外一个层面上的视觉污染了,如果大将看得见的话。”
  
  鹤丸国永:“……”
  
  他坐在了走廊与粟田口部屋榻榻米的交界处,双手撑着膝盖,腿盘起,一副要找人干架的社会鹤气场:“不管怎样,主君突然推门进来确实是吓到鹤了。而且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慌张地扔下水桶离开了我的房间,……啊啊,主君应该确实是看不见我们的吧?”
  
  鹤丸国永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对早晨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
  
  他对于审神者的到来还未习惯,一开始完全忘记了对方看不见自己的事情,下意识地就抓起了旁边的鹤毛大衣直接披在了身上。大衣盖住了身体,让他也稍微冷静了一些,可刚刚想起婶看不见自己,对方却又慌慌张张地逃离了他的视线。

  ……果然很奇怪啊。……不对,就算主君看见了,也没必要逃离吧?这样很伤人的啊?
  
  “比起这件无足轻重的事情,鹤丸殿更应该想想该怎么从主君手中拿回本体才是。”

  药研藤四郎将领结打好,似乎手头还有其他事情,在宽阔的粟田口部屋内走来走去,取出了一张纸似的铺在了地上,口中却颇为清闲地跟鹤聊着天。
  
  鹤丸国永想到已经离开自己两天的本体,一手撑着脸,指尖在眉角点了点,没说话了。
  
  他环顾了周围一圈,却发现了另一个异常:“……话说回来,这么大个房间,今天怎么就打扫好了?”
  
  药研藤四郎:“……”
  
  他推推眼镜,顺着鹤丸国永的视线望向了周围。
  
  粟田口的部屋很大——虽然也有其他的小房间可以休息,可药研考虑到之后可能会到来的弟弟们,还是搬进了最大的房间,而随便挑了个小房间摆放他的那些书刊。那么大的房间被闲置了这么久,一时之间还扫不干净——鹤丸国永跟小狐丸昨天被加州清光拉着去本丸周围修补结界的漏洞,还打算今天来帮忙打扫一下的。
  
  谁知道,现在看来完全没有打扫的必要了。
  
  “……大将她,昨天傍晚来打扫了,”药研藤四郎低声说道,“这一半的部屋都打扫了一遍,三条的部屋跟幕末的也是,就算是没人使用的也都……鹤丸殿的房间比较偏僻,大概早上刚刚准备去打扫吧。”
  
  鹤丸国永:“……”

  药研藤四郎:“谁知道被某个全裸着的变态给吓跑了。”

  鹤丸国永:“……”

  “打扫的时候,大将似乎是看见了有人居住过的痕迹,所以还留下了纸条。”
  
  药研藤四郎从一旁取出了一张纸,递给了鹤丸国永。后者接下来扫了两眼,虽然只是普通的寒暄,可想想早上从自己眼前逃跑的婶,……果然很亏啊。
  
  2.2
  
  鹤丸国永找到了加州清光跟小狐丸。
  
  “啊,鹤丸。”加州清光打了声招呼,朝他示意了一下昨天还没修补完的结界漏洞,“这里应该是最后一个了。主君既然来了,也得把本丸清理的干干净净才行啊……不然像之前那样,要是有时间溯行军再溜进来,会伤害到主君吧。”
 
  “本丸内还有遗留吗?”小狐丸往身后的本丸看了两眼,若有所思。
  
  之前审神者还未到来,这座本丸可以说是靠着吃低保过生活的。每天除了小狐丸种的大豆就是小狐丸种的大豆,吃的除了小狐丸的水煮油豆腐就是小狐丸的香炸油豆腐,鹤丸国永都要变成狐丸国永了。不过本丸那微弱的灵力也只能够维持大豆生长,就连结界也在外面的溯行军碰撞下变得零碎不堪,硬生生给这三振刀剑送了不少的练度。
  
  本来他们也懒得修——但现在不同了,要是偷跑进来的溯行军袭击了主君,那就不好了。
  
  “房间?”

  结界漏洞的事情到此为止,鹤丸国永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方才药研藤四郎所言,加州清光便兴奋地回答了,“对啊,昨天人家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指甲油也多了几瓶,……桌上还有主君留下的字条,主君说我肯定是个可爱漂亮的孩子呢。”
  
  “这么说来,小狐的房间也是……”小狐丸想了想,“梳子都按照长短摆放整齐了,还有各色的发绳跟缎带,就算看不见,主君也说小狐的毛发很漂亮呢……真希望主君能帮小狐再梳理一下皮毛啊。”
  
  鹤丸国永:“……”
  
  他总有种仿佛亏了一百万的感觉。
  
  “啊,主君?”
  加州清光突然瞥见远处抱着一篮子衣服的婶,小声地叫了一声。其余两振刀剑的视线也都因此转了过去,只是鹤丸国永的面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了。
  
  ……婶抱着一篮子的衣服,在三人旁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
  
  她回身将立在一旁的棍子插在地上,成了晾衣杆。然后抖了抖一旁衣篮里的衣服,晒了上去。
  
  “……那不是鹤丸殿的……”小狐丸一眼就认出来了那衣服是谁的——昨天的鹤丸国永,就穿着那一身。
  
  从外套到衬衣,还有一旁的袜子。……最后拿出来挂上去的,是正在迎风飘扬的仿佛想要挣脱束缚投向自由天空怀抱的、印着一只Q版白鹤的可爱胖次。
  
  鹤丸国永:“……”
  
  加州清光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真羡慕你啊,鹤丸,能让主君亲手帮你洗衣服。”
  
  鹤丸国永:“……”
  
  他看着那条万屋促销的Q版白鹤胖次,心情复杂。昨天回到部屋后时间不早,随便打理了一下就睡了,……今天早上被审神者那么一吓,也忘了脏衣服的事情,……谁知道会被突然从房间里掏出来?
  
  他复杂的心情被蒙上了一层阴云。
  
  这只搞事鹤难得吃瘪的模样,让总是被他搞事的加州清光心情好转了许多。初始刀先生拍了拍自己的围巾,又拍了拍一旁心情复杂的内番鹤的肩膀,幸灾乐祸道:“那我继续去本丸里转转,看看有没有潜伏的时间溯行军,……鹤丸,你小心别吓到主君了。狐之助说,主君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实际上还是很担小的。”
  
  鹤丸国永:“……”
  
  内番鹤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那条夹子隐约没夹紧、马上就要被风吹到隔壁本丸的Q版白鹤胖次。
  
  2.3
  
  早上被看了个精光的郁闷已经被他忘记了,鹤丸国永小心地绕到了婶旁边,把自己的胖次又拿了个夹子夹紧在晾衣杆上。晒完衣服的婶回头见内裤上多了个衣夹,还以为自己刚刚头昏眼花了,上前去摘了下来,夹到了旁边的被单上。
  
  “……”
  
  鹤丸国永无奈之下,只能偷偷藏起来一个衣夹,等婶将衣服都晒完了,才回头宝贝地将自己的胖次好好夹了回去——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一条胖次。
  不愧是他最喜欢的胖次,就算被风这样吹,都这么帅气。
  
  鹤丸国永对着自己的胖次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一切,都被拐角处刚刚走出来的药研藤四郎一脸复杂地看了进去。
  
  当然侦查甚至还没特化的太刀根本没发现拐角处马上躲起来的短刀。他回头想到这些衣服原本的位置,面色一僵,又赶紧朝自己的部屋跑去。
  这些衣服应该是放在部屋的篮子里,预计是今天早上拿出去洗掉的。会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主君已经去过他的房间了??
  
  他脚步又加快了几分,绕过了几道走廊,最后拐进了十分靠近后院的内廊里。他在途中就已经感觉到了走廊的焕然一新,手旁无人使用的房间的门槛上积的灰尘都被擦了干净,就连他房间的纸门,也显得通透了许多。
  
  鹤丸国永拉开了门,看见了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房间。
  
  果不其然的是,一旁的脏衣服都被收了干净,昨天沾上了丁点血迹的被褥,也被人不知抱到了哪里。
  “……”
  
  他在室内扫了一圈,最后将目光放在一旁的一张纸上。想到药研藤四郎说的那些遭遇,几乎是仓促地走了过去。
  
  纸上的清秀笔迹同其他刀剑交予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书写的内容有着些许不同。鹤丸国永原本还感兴趣上面写了些什么,看了两三行后,感兴趣的微笑逐渐变成了苦笑。
  
  「感觉,你应该是个很风雅的人。但是胖次很可爱呢,这是什么卡通角色吗?」
  
  这是「兽化鹤丸国永Q版内裤」,据万屋的售货员说,是刀剑付丧神的周边。虽然他并没有收到过任何的版权费。
  鹤丸国永在心里回答了她。
  
  「被子上有血迹,是生理期到了吗?」
  
  鹤丸国永子看了看旁边还温热着的红糖水,心里流露出一丝苦涩。

评论(20)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