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看不见刀剑男子的婶3

看不见付丧神的婶x鹤丸国永,大致上是之前章纲后面没写完的部分。试试好久没写的文风
国庆太浪的结果就是开始疯狂赶作业_(:з」∠)_日常怀疑当年填志愿的自己,下周要交正图了,这次要交好几张……近一周的更新大概会……很虐
  
  
  3.0
  
  这里很安静。
  
  审神者抬手将桌面上的文件整理好,随后朝面前屋内除了她以外唯一的活物投去一瞥。纸张在桌面上敲打发出一下一下干净短暂的声音,落入空气后甚至连余音都能听得清楚。
  
  与其说安静,倒不如说太过死气沉沉了。
  
  她将文件平放在自己面前,取来了一旁的签字笔,在文件的封面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审神者大人,有跟刀剑附丧神打过招呼吗?”面前的狐狸摇晃着尾巴,身体上的繁复花纹与花俏配色让人看着颇为难受,“他们都是很好的孩子,……请您不用害怕他们。”
  
  “嗯。”
  她低低地应了一声,收回了视线。周围的安静连带着人的心情也宁静了下来,她将文件放在狐之助背上的小篓子里,随后坐回了座位之上。
  
  狐之助抬起爪子挠了挠脑袋上的毛发,一旁打开了一道小小的窗口——那是回到时间政府的道路。
  
  “考虑到您现在的状况,政府方面并没有下达强制性的任务。请您先熟悉一下本丸跟刀剑附丧神们吧,……那我先行离开了,请好好照顾自己,审神者大人。”
  
  狐之助的尾巴轻轻摇摆着,正好能扫过背后的小篓子的缝隙。有些卡在紧密之处,被生生扯下了几根颜色各异的毛发,在它一跃而入面前的窗口时轻轻落在了桌面上。
  
  它礼貌的声音一下子便消失了,等周围的空气完全归于平静时,她才起身将那几根毛发轻轻从桌上扫落至地面。
  
  没了唯一的活物,死气沉沉的空气令人感到窒息。
  
  她抬手掩住口鼻,盯着窗外微风扫过的枝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里除了那只狐狸外,没有一只她能见到的活物——包括泥泞里爬行的蚯蚓、包括枝梢的青色小鸟。据说这是因为她离开了太久,这些东西都缺少了灵力供应而死了个干净,时间政府为了维系本丸的存活供应了一点点的灵力,也只能让后院的那些大豆存活。
  
  她想到后院那种了一院子、整整齐齐长着的旺盛大豆,……它们,莫非很喜欢吃大豆?要不要回头去万屋多买点大豆的种子回来?
  审神者暗中将下次的采购品记了下来。
  
  它们指的是狐之助口中的刀剑附丧神——大概就是,缠着这些刀剑的幽灵?
  
  她疑惑地晃了晃脑袋,末了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眼角突然闪入一道紫色虚晃着的火焰。
  
  “……?”
  
  虽然只是一晃而过,可在完全静止的画面中,一点点变化都让人异常敏感。审神者突然身子前倾,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可还不等她走到未关紧的门前时,房门便被一只骸骨从外面顶了开来。
  
  “?”
  
  她脚步一顿。
  门口出现的骸骨,看上去像是蛇形的野兽剥了皮肉后剩下的身体框架。它说大不大,却绝对不小,白花花的骸骨带给旁人阴森森的感觉,那不知从哪窜出的黑紫色焰气点缀在深凹的眼窝当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让人难以靠近半步。
  而被它衔在口中的短刀则是年代久远,布满了锈迹,卡在牙锋的地方更是被咬出了几个凹痕,看得人对那道牙齿的力量感到了些惧怕。
  
  她扶着桌子,呼吸突然滞住。
  
  ——这东西,是什么?!
  
  会动的骸骨?会飞的怪物?
  
  总之不可能是常识所能理解的东西。审神者捏着桌边的手稍稍用了点力,木头的粗糙感被尽数压在了指肚上。呼吸随着心跳一起加快,空气的窒息更加严重了。她一下子想到了这些日子来自己见到的那些奇怪的现象,以及她看不见的那些幽灵、
  
  “……你……”
  
  飞在空中的兽形骸骨没等她落下话音,猛地朝她的方向冲了过来!
  
  “……噫、!”
  
  满是锈迹的短刀划破空气的声音也十分粗糙。不祥的气味从正面冲了过来,审神者倒吸一口凉气脚下一软,跌落回了原本的木椅上,震得腰生疼。
  
  她的视线随着那道兽形骸骨,看见了对方冲到的、被她摆在了房间角落的,刚到这里时,取得的刀剑——
  
  “……别碰他!”
  
  明明对突然出现的异样生物非常的怕,可看着对方脏兮兮的尾巴勾起了那振漂亮的太刀、审神者心底又涌现出一股不妙。
  不能被它带走。
  不能被它拿走!
  
  她有些发抖的手突然用力,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将身子撑了起来。她猛地冲了过去,一把抢过了那振身形漂亮的太刀,却因为站得不稳而踉跄一步,侧着身子砸在了地上。
  原本伤处的部分被这样一砸,只觉得又火辣辣地痛了起来。她龇牙咧嘴地呜咽了一声,却还记得那只可怕的怪物、
  
  抬头一看,完全愣在了原地。
  
  兽形骸骨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样貌狰狞的人。
  ……大概是人吧。
  
  体型巨大,穿着破败不堪的铠甲。身上满是恐怖的伤口,与可怕的体型相对的,是显得衰老的面庞,一对双目满是眼白,血丝都显得漆黑。苍白的唇边哼哧哼哧地喘出黑紫色的烟气,浑身没有一点儿活着的迹象。
  
  手上的则是跟体型相符的,一振通体锈迹的大太刀。
  
  3.1
  
  “也就是说,我们在主君眼中,就是幽灵?”
  
  鹤丸国永把自己的大衣披到了脑袋上,装成了幽灵的样子晃了晃。面前的药研藤四郎看着眼前晃悠的两根金链子,没有理会他,继续说了下去:
  
  “也许吧。狐之助说了,大将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脑袋,现在的脑部运作迟缓,可能不是很清楚。之前对付丧神的定义也不是很能接受的样子,就简单当成了幽灵处理。”
  他顿了顿,继续道,“狐之助还说大将胆子很小。鹤丸殿恶作剧还请小心一点,不要太过头了。”
  
  鹤丸国永的脸从大衣下露了出来,摇头晃脑地应了声,将自己的衣服又穿了回去。
  
  第一天他去找审神者的时候,狐之助就跟加州清光说了些审神者的简单状况,当时在场的药研藤四郎跟小狐丸也都知道——他便找到药研来打听了一下。
  
  “不过鹤丸殿的本体还在大将手上吧?还没找回来吗?”药研藤四郎翻了翻手上的新书,问道。
  鹤丸国永抱着脑袋,腰边没有本体让他总觉得很奇怪,这么多天了都是:“嗯,不知道主君放在哪里了。”
  
  “还是尽快找回来吧,本体离开身边太久,会出问题的。”
  “没事啦没事,”鹤丸国永不在意地摆摆手,哈哈笑着走了出去,“主君喜欢的话给她多玩玩也没关系,……啊,不过有没有被磨短,还是得确认一下的。”
  
  他念叨着最近一直徘徊在他心头某个可怕的词,走出了药研藤四郎的房间后,脚下逐渐转变了方向,双手搭在脑袋后面,偶尔朝一旁的庭院投去两瞥,随后开始慢慢往审神者的办公室走去。
  
  经过几天的探查,他早已在审神者的办公室找到了自己本体的下落。看着自己被对方好好保存着,鹤丸国永心里也是挺高兴的——便留着本体给她了一阵子。
  只是每天,他都会去审神者的办公室确认一下本体的安危,顺便去厨房确认一下磨刀石是不是还放在原本的地方。
  
  毕竟要是审神者突然兴起磨了个刀,可就不妙了。
  
  鹤丸国永轻轻呼出一口气,耳边突然传来了走廊上仓促的脚步声——连带着还有脚步声的主人粗重的喘息。他奇怪地停下了脚步,随后便见加州清光从拐角内冲了出来。
  
  “……鹤丸!”
  “……?”
  
  鹤丸国永眨了眨眼。他早上只是闲着无聊在睡着的加州清光脸上画了点鬼画符,……没必要气成这样吧?
  他看着眼前的刀剑男子面上几道滑稽的黑色墨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加州清光喘了好几口气,才继续说了下去:“之前溜进本丸的五体时间溯行军终于露出了马脚,……必须赶紧找到它们——”
  
  话音刚落,眼前的打刀少年便从本丸的外廊上一跃而起,横起手中的本体,朝庭院的方向砍了下去——刀锋将温暖的阳光吞噬,映出了铁器的冷冽。被攻击的蜘蛛似的多肢生物迅速地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加州清光身上还穿着内番服,不是很方便行动。鹤丸国永刚想捡起旁边被丢在地上的扫帚上去帮忙,那边的初始刀气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还有其他的在后院,……先去保护主君!……你的本体还在主君那里吧?!”
  
  鹤丸国永脚下一顿,金色的眸子扫了眼不远处行动灵活的敌胁差,又看了眼一旁已经有些狼狈的打刀少年,应了一声后,不再是方才慢悠悠的步子、而是迅速地在外廊上跑了起来。
  
  每一步踩在走廊上,都能听到脚下的木头发出了沉重的嘎叽声。他快速地掠过两道外廊,朝记忆中审神者的办公室跑去。可途中却又有些迟疑、要是审神者现在不在后院,而是在其他地方……
  ……
  
  他扶着拐角的柱子,望见了眼前独立的另一栋和风建筑。一层是仓库,二层的位置就是审神者的办公室跟寝室,后面还有个已经枯涸的小花园——旁边的小池塘还是鹤丸国永之前拉着其他刀剑从本丸外的河流引水,才得以保存到现在的。
  
  “小狐丸?”
  远处正将本体插入一振敌太刀脑颅中的,正是今天本在保养着后院大豆的小狐丸。鹤丸国永低声喃喃了一句,却被后者敏感地听在了耳中,脑袋动了动朝他望了过来,面上的表情却一怔。
  
  鹤丸国永愣了下,扭头看着审神者办公室的那道木质栅栏窗,突然停顿了几秒。可没给他留出太多停下的时间,栅栏窗的缝隙中便冒出了时间溯行军那黑紫色的烟气,一下下不妙的气息在窗口的位置萦绕,随后在窗边看见的,……
  
  ……是审神者的黑色脑袋。
  
  审神者的身影与时间溯行军的气息混在一起,吓得鹤丸国永心里一紧。他顾不得穿鞋,直接踩在了面前的泥地上!
  
  轰的一声,那嵌着木窗的墙在他面前直接炸了开来!
  
  “——主君!”
  
  他眼睁睁地看着视野中望见的那道身影随着破碎的墙体一起被震飞了!
  
  破了个大口子的墙壁中透出了敌大太刀那庞大的身躯——以及从瓦缝当中钻出来的,一道快速而渺小的身影!它摆着尾巴朝落下的审神者飞了过去,口中衔着满是泥泞的腐旧短刀,却愣是划过了审神者抱在怀中的干净太刀,在她腰旁狠狠地划出了一道口子!
  
  “啧!”
  
  鹤丸国永暗啧了一声,判断了一下位置,在审神者快要摔到地面的时候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随后双手一环,将她的肩膀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自己却因为巨大的冲撞力而脚下不稳,朝旁一甩直直地摔进了旁边的池塘当中。
  
  3.2
  
  稀里哗啦的水声。
  
  被震麻了的手臂。
  
  以及几乎要停下的呼吸。
  
  审神者张大了嘴巴想要呼吸,可除了被呛进鼻子里苦涩的水,几乎没有丝毫空气能够进入。她双手死死抱着方才为自己挡下了大太刀的一击的太刀,因为缺氧而思路模糊——她的视野被一片漂亮干净的白色所笼罩,耳边还有哗啦啦金属链子的声音。她稍稍抬起了头,看见了一道平坦的胸前,以及白皙得过分的皮肤。
  
  ……人?
  
  水渗进了眼中,让她有些睁不开眼。只觉得对方身上有股好闻的食物气味——似乎是大豆的味道。一只手替伸到她的额前挑弄了一下被水打湿了的刘海,最后碰了碰她额头上缠着的绷带,似乎是在问她伤口会不会痛。
  
  当然会。
  
  对方没问出来,她也没能回答。
  
  “……主君,先等等吧。”
  
  “……”
  
  怀中的刀剑被人动了动,对方似乎想要从她这里拿回去。审神者原本死死抱着的手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便猛地松了开来——她看着整个刀剑被对方取走,随后从刀鞘中抽了出来——
  刀鞘又回到了她的怀里。
  
  “主君,先帮我保管一下吧?”
  
  对方语气轻快,让人安心。
  
  她眯起眼睛想要仔细望过去,却已经看不见对方的身影了。取而代之的,是原本被那道白色的人所遮挡的、
  
  突然袭击自己的怪物。
  
  胃里突然翻天覆地地翻滚了起来。审神者干呕了一声,抬起湿漉漉的手赶紧捂住了口鼻。她耳边徘徊着巨大体型的敌大太刀嘶吼的声音,颊边仿佛还能感觉到它挥舞手中的大砍刀时带出的凌厉风压——可此时这些恐怖异常的东西仿佛都有人为她挡了下来,只消站在对方的身后,便不会再受伤。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振敌大太刀被人从中间直直地砍了一半。
  
  摔落在地上的上半身体砸在了一旁的泥地上,随后变成了黑色的灵力,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
  
  她手上留下的刀鞘,也不见了。
  
  她愣愣地看着手上消失的漂亮太刀,慌忙在水里摸了一番。方才在落下的时候被短刀划破的伤口已经完全绽开,泡在水中,将澄澈的湖水都染得浑浊了大半。她这才恍然感觉到火辣辣的痛楚、不单单是从伤口的地方,浑身上下都有一股剧烈撞击后的酸痛感。
  
  “……”
  
  那衔着短刀的骸骨怪物也被一颗石头给砸中了脑袋,同方才那巨大的怪物一样变为黑色的灵力不见了身影。一瞬间的危险突然间就消失了似的,除了池塘水中不断扩散的血腥色彩与圈圈涟漪外,什么都没留下。
  ……不,大概还有那边被砸坏了大半面墙的办公室。
  
  她从水中站了起来,脑海里徘徊着方才出现的白色身影。腰间的刀伤混进了水,浑身还有不少被擦伤的地方,……总之,得找个地方好好包扎一下。
  
  ……不,应该先休息一下。
  ……好累。
  
  大脑昏昏沉沉的,随时都能当场睡下——审神者强打着精神,慢慢地朝远处的走廊走去。
  
  3.3
  
  鹤丸国永看着审神者捂着伤口慢吞吞的脚步,本想上前将她扶进附近的房间里休息——却被赶上的小狐丸给拦了下来。
  
  远处的加州清光与约莫是听见了动静的药研藤四郎也已经跑了过来,看见审神者糟糕的状态后面色一凛。初始刀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扶住了她的肩膀,药研藤四郎则是马上回头、大概是回去取他的药箱了。
  
  “主君那边就交给他们吧。”小狐丸语气温和,丝毫没有大豆被溯行军踩了后的炸毛,“主君衣服都湿了,……我们去不太方便,他们刚刚好。特别药研藤四郎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
  
  鹤丸国永:“……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之前还被主君看光了呢。”
  
  小狐丸:“……小狐一直都不知道,鹤丸殿还有这种兴趣啊。……以前真是看错你了呢。”
  
  鹤丸国永:“……不是我脱给主君看的,只是……”
  
  鹤丸国永本想解释,可想来想去,似乎只是越抹越黑——他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渍,回身看见不知为何落在满是血腥的池塘水底的刀鞘,回身去捡了起来。
  些许是离审神者比较近的缘故、刀鞘上的血腥味也比较浓厚。
  
  “主君的血的气味呢。”小狐丸五感近似野兽,自然嗅到了,“要去清洗一下吗?”
  
  “……等等再说吧。”
  鹤丸国永嘟囔一声,将沾了水而沉甸甸的大衣脱了下来。回头估计还得送到万屋的洗衣店去仔仔细细地洗上一遭,虽然沾了血迹会更像鹤、……
  ……但沾了主君的血迹,只会让人觉得,他作为刀剑的失职吧。
  
  “既然这样,”小狐丸笑了笑,抬手指了指一旁被敌大太刀打破的墙体,“鹤丸殿换好衣服后,就让我们做点成年人的事情吧。”
  
  鹤丸国永:“……”
  
  小狐丸:“来补墙吧。”
  
  鹤丸国永:“……”
  
  3.4
  
  那是隔天的事情。
  鹤丸国永日课整蛊完加州清光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箱子东西。箱子的上方,压着审神者写下的一张纸。
  
  他挑了挑眉,兴致满满地坐在了箱子旁。
  
  「谢谢你。你好像是个很漂亮的人呢。」
  
  被横夸了一句,他心情突然好了许多,便继续往下看去:
  
  「不知道你生理期还会不会难受?听狐之助说,你们原本是幽灵,最近刚刚获得了人类的身体,大概还不习惯吧?我在万屋帮你添购了一点东西,希望你会喜欢。」
  
  鹤丸国永:“……”
  他有种不妙的预感。
  
  他看了看旁边的箱子,咽了口口水,姑且是先把信件放了下来,小心地打开了箱子——
  
  最上面,用塑料袋装了好几包的,……卫生巾……
  
  “………………”
  
  鹤丸国永呆愣着看了那几包女性用品发了很久的呆。随后才隐约感觉到下面还有什么——
  
  「还有,就算胸部很小,内衣也是要穿的。」
  
  “………………”
  卫生巾下面,装着一袋跟自己的胖次上印着同一个Q版仙鹤的,……平坦的bra。
  
  鹤丸国永看着那一袋bra,有点想哭。
  
  他拿着那些Q版仙鹤,跟仙鹤的金色眸子对视了一阵子,最后发现箱子里还有什么东西。
  
  还有什么东西?!!
  
  他面孔狰狞了起来。看着旁边的两袋子女性私密物品,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了——
  
  「还有一些是万屋最近很受欢迎的木瓜,我听说很有效果。」
  
  鹤丸国永:“……”
  
  他觉得自己就差没躲起来偷偷的哭了。



  3.4.2

  「还有,看不见你们,真的很对不起。」

评论(20)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