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论动物们的发情期如何处理

小狐丸x萝莉婶。
做完模型摸几个小段子抚慰一下自己……明天要上水彩了,痛苦。
手机短打注意。自娱自乐向。标题内容从2开始。
  
  
——
  
  1.
  
  婶的初始刀是山姥切国广,初锻刀是堀川国广。
  见的最多的刀,是山伏国广。
  
  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跟国广家很有缘。
  
  但是事实证明,他们并不是一道人。国广家的一个天天去山里修行、另一个在兼定家的某刀到来后就再也没理过婶,还有个天天缩墙角种蘑菇的被单。让当时想跟他们打好关系的婶受到了挫折。
  
  小狐丸是在初始刀所在的部队毕业后,才来到本丸的。用开始至今的时间来算,大概是就任审神者的中期吧。
  
  听见堀川国广说到“小狐丸”的时候,婶还在想,这个每个字拆开来都充满着萌萌气质的短刀长的什么样子。
  
  “小”就算了,“狐”总是能让人联想到可爱的小狐狸,“丸”有了隔壁萤丸的先例,听上去就很可爱。总之在婶眼中,这个名字怎么听都是个萌萌的短刀。
  
  太刀?没差,隔壁萤丸还是大太刀呢,一样萌萌的。
  
  所以看到高大的男人体型后,她呆呆地眨了眨眼,像之后面对大典太光世一样,抬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
  
  “……你怎么这么长?”
  婶看着他那明显不是短刀的本体,还有明显不是短刀的巨大躯体,不由得疑问道。
  顺便手忙脚乱地表达了一下自己曾经对“小狐丸”这个名字的畅想。听得小狐丸微微地眯起了眼,似乎对于自己被认为很小而十分不满。
  
  这也许是她的小狐丸比其他本丸的还要强调自身大小——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个,大概是因为小狐丸知道,婶喜欢大的。
  
  2.
  
  大和守安定,来找婶取修行三件套。
  
  “清光之前拿走了,说会转交给你。”
  “……”
  
  大和守安定不知想了些什么,目光一黯,随后马上恢复了正常的笑。他朝婶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开,回身见到走来的小狐丸后一愣,也向他打了声招呼。
  
  “……”
  小狐丸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偏头望了望婶不安地动了动身子。她这幅表情很明显是在说谎——方才想要修行的少年大抵也是看出来了吧。
  他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伸手习惯性地将对方抱进怀里,蹭了蹭婶的发顶。
  
  “……清光说,绝对不要给安定修行道具,……绝对不要让他出门。”
  “……是的,小狐有听说大和守殿的事情。”
  
  小狐丸嗅了嗅,一股桃子味洗发水的气味涌入鼻腔,更调弄人的情绪的,还有其间混入的婶独有的味道。
  一旦失去,就会变得暴躁。
  
  小狐丸抱住对方的腰的手又用了点力。
  
  “清光还让我不要理会安定的事,……说他会处理好的。”婶没注意到小狐丸悄咪咪的小动作,低声嘟囔着,“确实,安定的事情,清光应该最清楚,……可是,我不管他真的好吗?”
  
  “……小狐觉得,主君给他留一个安静的环境考虑才是最好的,”见婶没注意,小狐丸手上越发大胆了起来,“不要去逼迫他在前主与现主之间做出选择,那么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
  “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给加州殿吧。”
  
  “……小狐丸,也会出去极化吗?”
  
  话题突然转变,让一手碰上对方大腿的小狐丸停顿了一下,旋即神色自若地应道:“也许吧。”
  
  “……小狐丸,会变成安定,……那样吗?……在意前主?”
  “不清楚呢……大概去找帮忙锻造的狐狸的可能性比较高吧?”
  
  小狐丸随口回答道。他语气轻松,轻轻掐了下婶的大腿,为稍微捏到了一点肉感到欣慰——因为身体缘故,婶之前实在是太瘦了,再不长一点,怕是连生活都会出问题。
  
  他手下毫不犹豫地这里捏捏那里揉揉。这边的婶听见了那只狐狸,面无表情抬手拍掉了小狐丸动手动脚的手。
  
  小狐丸一愣,随后耳朵耷拉了下来,看着挣扎了一阵后从自己怀里跳下走廊的婶,有些失落地问道:“主君,怎么了?”
  
  “……”
  婶打量着小狐丸的面庞,“……之前鹤偷偷跟我说,帮忙锻造的狐狸,是母狐狸。”
  
  “……”
  他还真没在意过那位稻荷神使的性别,……不过鹤丸国永说的话,八成是胡诌的。
  
  小狐丸翻开心里的小本本,在鹤丸国永名字后无数个“正”上,又添了一笔。
  
  “我后来去问了三日月,他也说是。”
  “……”
  
  被自家人捅刀子什么感觉?
  小狐丸继续翻着心里的小本本找到三日月宗近的名字,直接加了两个“正”上去。
  
  小狐丸满意地看着那几个正字,琢磨着该怎么回敬他们,抬眼见婶似乎还没说完,心里迅速浮现出不太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婶抓着衣角犹豫了一番后,终于鼓起了勇气,看着他,颇为不好意思地问:
  “鹤还说,最近是狐狸的发情期?”
  
  小狐丸:“……”
  
  “他说,小狐丸还没开放极化,见不到那只母狐狸肯定很寂寞,……”
  
  “……”
  小狐丸挑了挑眉,一手撑着下巴,看着面前支支吾吾的婶。他想到了某种可能的发展,以为对方想藉此安慰自己一番——想到这儿,他语气突然间压低了许多,唇边带笑:“要是小狐寂寞了,……主君想要怎么做?”
  
  他还在考虑着要不要给鹤丸国永划掉一个正字以感谢对方,婶的话便继续了下去:
  “……鹤给了我几个万屋的地址,但是我一家家去找过了,都没有母狐狸出售,……小狐丸,公狐狸可以吗?”
  
  小狐丸:“…………”
  
  小狐丸迅速在鹤丸国永的名字后加了十个正。
  
  3.
  
  那是一个晴朗的冬天。
  
  鹤丸国永正在田地间辛劳地工作。他面颊沾上的泥泞是唯一能将他与皑皑白雪区别开来的事物,却在某次擦汗的时候被毛巾给擦了个干净。
  加上有大俱利伽罗作为对比,婶在田地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了鹤。
  
  “哟!主君,”鹤丸国永肩上扛着锄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这个,送给你。”
  婶牵了牵手上的绳子,一只白鹤脚步慢慢地走了过来。
  
  鹤丸国永:“……”
  他有种不妙的预感。
  
  婶:“小狐丸说,狐狸的发情期还没到,最近是白鹤的发情期。我就帮你去万屋牵了只母鹤回来。”
  鹤丸国永:“……”
  
  婶:“然后,……三日月说,白鹤的幼崽比刚出生的小狐狸还可爱。……我还没见过白鹤的幼崽。”
  鹤丸国永:“…………”
  
  婶睁大了双眼,眼中满是期待与好奇:“我想看。”
  
  鹤丸国永:“…………主君,真是……吓死我了。”
  
  他看着一旁的白鹤,又看看自家主君pikapika闪亮的目光,咽了口口水,心情复杂。
  
  4.
  
  鹤丸国永,最后自费买了只公鹤回来。又向烛台切光忠申请了后院的一块地,把它们圈一起养着了。
  
  “……小鹤啊……”
  
  他撑着下巴看着吃着饲料的它们,不知道在想什么。
  
  至于等到小鹤生了一窝,婶站在笼子前对着它们流口水的事情,就是后话了。
  

评论(7)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