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小狐丸初来乍到时那些事儿1

小狐丸x萝莉婶
初来乍到青涩狐出没,爷爷也是初来乍到
手机短打,自娱自乐,恶搞,恶搞,恶搞,说三遍。勿较真。
  
 。
  
  
  1.
  
  这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小狐丸来到本丸不久的事情。
  
  初得人身的狐狸先生,对人类的身体还没法控制自如,对男女之间的差异认识也只停留在最基本的阶段。他只知道自己的主君虽然看起来小小只的,但是必须得把对方当成成年女性来对待——否则,她会很生气地上来踹自己一脚。
  
  一开始小狐丸还觉得对方的反应很有趣,就多逗弄了对方几次。然而之后大概是鹤丸国永偷偷告诉了她男人的弱点,几次之后,婶就专门盯着某个地方踹——
  
  “……主君,不怕把小狐踢出什么问题吗?”小狐丸可怜兮兮地问道。
  
  “没关系,”婶闻言,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有旁观过学长的切割手术,那次的实习报告还拿了高分。……放心交给我吧。”
  
  小狐丸:“……”
  
  小狐丸难以放心,最后不得不妥协了。
  
  同时,鹤丸国永也成为他心里小本本上记下的第一个名字。
  
  2.
  
  小狐丸心里的小本本记下的第二个名字,毫无疑问的,是三日月宗近。
  
  原因其实跟三日月宗近本刃没什么关系,但是作为迁怒对象,小狐丸无伤大雅地在心里小本本上鹤丸国永的名字后面,写上了三日月宗近的名字。
  顺便直接写了一个正上去。
  
  要说原因——还是因为婶。
  
  时间大概在他来到本丸半个多月,在走廊上发生的一次对话。
  
  小狐丸已经差不多熟悉了人类的身体,同往常一样,抱着婶坐在三条部屋门口的走廊上休息。他看着婶掰着手指在计算些什么,便好奇地问了一句。
  
  婶:“小狐丸来本丸快一个月了。”
  小狐丸:“是呢。”
  
  婶:“除了一开始有点调皮外,小狐丸在其他方面都很省心呢。”
  调皮丸:“……”
  
  小狐丸使劲想了想她口中的调皮所指何事,可想了半天都没个准确的结果。他在本丸一直都恪守本分,除了偶尔会暗中操作一下婶用来选择近侍的骰子、除了在后院偷偷把烛台切光忠的土豆拔了种了一片大豆、除了经常性地跟三日月宗近内番+0外……等等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了。
  
  小狐丸又想了想,确定每件事的保密工作都非常完美,没理由会暴露给婶——便开口问了问调皮的源头。
  
  婶:“三日月说,之前刀装室一大片失败的刀装,是小狐丸干的。”
  小狐丸:“……”
  
  不,那是三日月宗近干的。当时是因为鹤丸国永搓了几个刀装串起来假装是仙人团子送给了其他刀剑,三日月宗近想到见底了的茶点,就有样学样钻进了刀装室,想要做点刀装团子拿去跟别人交换茶点——结果努力了一个下午,刀装室多了一墙角的失败刀装。
  最后只从那个墙角里挑挑拣拣拿出了一串刀装团子,跟药研藤四郎交换了对方手头鹤丸国永送的刀装团子后,回去咬坏了自己的牙。
  
  婶:“三日月还说,之前趁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扎辫子的也是小狐丸,……扎的真丑。”
  小狐丸:“……”
  
  那是被加州清光吐槽「就算是老爷爷也不要天天穿老年毛衣得学会打扮一下」——的三日月宗近想要练习一下改变发型,被小狐丸拒绝后偷偷跑到婶的寝室练习的结果。
  扎的确实很丑。
  
  婶:“三日月还说,不久前偷吃了厨房油豆腐的是小狐丸。”
  小狐丸:“……”
  
  那是因为三日月宗近错把刀装当团子咬坏了牙,有好一阵子只能吃软质的食物——结果稀饭吃太久才拿了厨房油豆腐换换口味。
  那还是小狐丸做的油豆腐。
  
  婶:“三日月……”
  小狐丸:“……他还说了什么?”
  
  小狐丸没想到自己会被平白无故甩了这么多的黑锅——别人家的三日月宗近看上去像个幕后boss人生导师,就算这里的他练度还没有小狐丸高——也不至于整个一失智老人的形象吧??
  
  大半个月过去,小狐丸也懒得去追究这些不为人知的黑锅了。只是稍微把三日月宗近的名字划了个重点——看在同刀派的份上,姑且是没像隔壁五条那样记在小本本上。
  
  婶噼里啪啦又甩了三两个黑锅出来,小狐丸听到最后已经没什么想法了。他听着婶的声音放空了大脑,直到最后婶从自己的怀里站起来,跑到走廊上拍了拍他的脑袋:
  “不过,小狐丸现在长大了。也会自己穿衣服了。”
  
  小狐丸:“……”
  
  小狐丸想到自己初得人身连衣服都不会穿的时候,婶手边拿着服装说明书耐心指导着自己的画面。偶尔还会亲自为他佩上铃铛,……只可惜,几次之后他就记住了衣物的穿戴。
  
  婶:“跟小狐丸一个部屋的三日月,到现在都不会穿出阵服。”
  小狐丸:“……”
  婶:“每次都要我过去帮他穿,从内衬开始……之前还拿着小狐丸的梳子要我教他梳头。”
  小狐丸:“……”
  他似乎知道上次自己梳子上野头发的来历了。
  
  婶:“我教了他一个下午他都没学会,不过好像很喜欢那个发型,之后就天天来找我学了……到现在他都只会绑那个金穗子。每次把头发梳的乱七八糟,我还得去给他梳回来。”
  小狐丸:“……”
  
  婶:“去万屋也老是迷路,必须得牵着他走才能放心买东西……”
  小狐丸:“……”
  婶:“内番天天喝茶,上次我去捏他腹肌都少了好几块。”
  小狐丸:“……”
  
  婶:“三日月是最不省心的一个,……相比之下,小狐丸还真乖呢。”
  小狐丸:“……”
  
  大狐狸想了想三日月宗近的待遇:帮穿衣服帮梳头,手牵手甜甜蜜蜜逛大街,内番偷懒不挨骂,婶主动来吃豆腐……
  
  ……
  …………
  
  可耻地羡慕他。
  
  小狐丸马上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下这位同刀派的天下五剑的名字。顺便把刚刚的黑锅全都清算了一遍,准备一个个找回来。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