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你们对万圣节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狐球家萝莉婶的本丸。
万圣节快乐。
未完待续。
  
  。
  
  今天是万圣节。
  
  严格来说是西方的节日——可对本丸来说,只要能热闹起来,连海对面的泼水节都能过得十分欢乐。本丸的各位为了给他们的主君带来惊吓,早早地趁着婶回来之前,在本丸准备着。

  虽然,每振刀剑都不清楚万圣节究竟是什么。
  
  “话说回来,主君到哪里去了?”一期一振来到田地里帮忙搬运新鲜收成的一堆南瓜,问道。
  
  面前的烛台切光忠正满足地审视着田地里的收成,时不时像抚摸刚出生的婴儿般抚摸着它们。一旁的小狐丸闻言回过头,代替沉醉于养育南瓜的烛台切光忠回答道:“长曾弥殿刚刚修行回来,主君说他的特效很好看,就跟他出门去了。”
  
  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无言以对。
  
  不过至少主君出门,他们也能放心大胆地准备晚上的活动了。虽然平时多有诟病,可万圣节的主旨,毕竟还是惊吓啊。

  “……这么多南瓜,今天大家能玩得很开心吧。”烛台切光忠笑道,“就是有点浪费……不过,大家开心就好了。小狐丸,记得提醒他们,扔南瓜的时候要轻一点,不要砸伤了啊。”
  小狐丸嗅到了一抹奇怪的味道:“扔南瓜?”

  烛台切光忠点点头:“万圣节不是扔南瓜吗?把南瓜砸到脑袋上,就成了南瓜头……”
  小狐丸:“……”

  南瓜头原来是这样出现的?南瓜跟人头的集合体??
  小狐丸总觉得哪里不对。要真扔了,……婶回来后,怕不是会见到一本丸的傻刀。

  可他也不太清楚人类的节日,此时也反驳不了几句。见烛台切光忠谆谆教诲的模样,姑且是口头上应了下来,准备回头再去问问审神者。

  他抱起一箩筐的南瓜,跟一期一振走向了厨房。
  
  “厨房的刀可能不够用,这么多南瓜的话……”小狐丸在途中担忧道。今年的收成不错,一筐筐的抱了不少,……之后可以试试南瓜味的油豆腐,不知道主君喜不喜欢呢……
  
  他边走边想着。一旁飘来了近侍一期一振的话:
  
  “小狐丸殿多虑了,”一期一振微笑,“本丸里的刀,还怕不够用吗?”
  
  小狐丸:“……”
  
  一期一振:“应该能切出形状漂亮的南瓜呢。”
  
  小狐丸:“……”
  
  小狐丸担心地腾出一只手,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腰间。什么都没摸到后他又想了想被他藏在房间里的本体。嗯,藏得很好,应该不会被发现。
  可一旁一期一振的从容还是让他心底有些发毛。仔细想想,这位毕竟在部屋里养了一窝的极短,还有俩极胁。单拎两个出来都比他们三条家全员的侦查跟机动都高,还有一半是多亏了自家的那振极短……
  
  ……深思熟虑后,小狐丸打算放下南瓜后回部屋去看一看。

  小狐丸心底打算着,突然看见了方才才在心里过了一遍的一振极短匆忙跑了过来。平野藤四郎身上穿着烦琐的出阵服,将头顶的帽子戴正、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报告一期哥!”他向一期一振敬了个礼,“根据骨喰哥的证词,鹤丸殿刚刚在三条派部屋出现过!之后打算去来派部屋!”
  
  “找到他之后,记得捆起来。”一期一振点了点头,风轻云淡地说道,“扔到马棚里去。等我们准备好了再放出来。”
  
  小狐丸耳朵抖了抖,觉得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是!”
  平野藤四郎却不觉有异,应了一声后便马上离开了。小狐丸不由得回头看着这振短刀远去的背影,心底徘徊着一期一振方才的恐怖话语。
  
  一期一振见他这副模样,不由得笑道:“今天的鹤丸殿异常的兴奋,我早晨已经收到三个部屋的投诉了。为了让万圣节的准备工作能顺利进行,才出此下策……”
  
  一期一振心底权衡着。今天一大早上,国广家的堀川国广就过来第一个投诉了鹤丸国永。说他趁自家兄弟睡着的时候给他用一日胶贴上了大波浪卷的金色假发,一个橱柜的破被单也不见踪影,被换成了同一个款式的迪○尼大波浪公主裙——听说那位山姥切国广,现在已经受到激烈打击神志不清,以为自己是米○鼠,口头禅也变成了“不要说我是公主!”了。
  
  第二个来派部屋的萤丸来举报了鹤丸国永用棉被把睡着了的明石国行卷了起来,露出一张脸,化妆成了成天睡觉的棉被怪扔到了田里。一期一振原本觉得这八成是经过了明石国行同意的行为——直到弟弟们被这「一动不动仿佛被抛至野外的尸体」吓到,他才觉得应该介入调整一下了。
  
  第三个来自于跟鹤丸国永同一个部屋的大俱利伽罗。仿佛去面粉堆里打了个滚的大俱利伽罗脸上还被扑上了两片红胭脂。他一站到一期一振面前,后者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然,让他下定决心捕捉鹤丸国永的,大概是一期一振昨天在万屋辛苦甄选了许久、给弟弟们准备的可爱系玩偶装,在今天早上起床时被抹上了不少的番茄酱,变成了恐怖系。
  
  散发着番茄气味的动物玩偶装们凭空添了抹恐怖的色彩,今天一期一振准备分发装束时,一打开箱子就吓哭了不少的小短刀。
  粟田口的大家长嘴角含笑、安静地撕掉了那张「怪盗鹤丸」留下的犯罪证据。然后对一旁较为年长的几振短刀抹了把脖子。
  
  药研跟信浓意会地点了点头。厚跟后藤一开始还不在状态,而后被前者说了几句后,也明白发生了什么让人愤怒的事情。
  看着被恐怖玩偶装吓哭的弟弟们,极短军团就此出动。
  
  一路上一期一振都是用着十分平稳的语气叙述早晨发生的种种事情。小狐丸听了只觉得鹤丸国永今天还真的特别兴奋,搞事能力都上升了不少。不过——
  
  “万圣节的话,恐怖点比较好吧?”小狐丸提出自己的看法。虽然他也不清楚万圣节是做什么的,不过万屋拉的大横幅上“恐怖之夜”几个大字,倒是看得清楚。
  不过这恐怖说的是不是随时可能被人砸一脑袋南瓜的恐怖,就不清楚了。

  一期一振想了想:“万圣节为什么要恐怖?难道不是给弟弟们穿可爱的布偶装、给他们发糖吃节日吗?”
  小狐丸:“……”
  虽然这样说好像也没错,……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仿佛误解了什么。

  “况且,小狐丸殿,请您想象一下,”早已摸清小狐丸喜好的一期一振不慌不燥,“主君戴着猫耳,晃着尾巴说‘不给糖就捣蛋’求投喂的样子,跟主君一只眼睛掉出来,浑身上下都是番茄酱的时候说这句话的模样,……您觉得哪个比较好呢?”
  
  “……”
  小狐丸想了想,随后笑了笑,“马棚的钥匙我记得在石切丸那里,听说最近总是有人忘了锁们,小云雀经常乱跑……一期殿,记得要锁死一点啊。”
  
  “当然。”
  
  。
  
  小狐丸在厨房放下了南瓜头。
  
  他看着厨房内寥寥几把菜刀,准备循着方才的打算,回到部屋里把自己的本体藏到榻榻米底下。榻榻米下面原本都是他偷偷藏起来的婶的照片,这样一弄,怕是还得腾个地方放一下照片啊……
  虽然每一张都仔仔细细地用照片保护套装起来了,但是也难说会不会弄脏。
  
  小狐丸烦恼着继续向前走着。
  
  三条部屋的位置不算偏僻,经常有路过的刀剑停留下来喝口浓茶。可今天不知发生了什么,小狐丸一路上碰到了不少面色复杂地往回走的刀剑,见到迎面走来的小狐丸时都朝他投来了惊疑不定的目光,随后抬手鼓励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一两个的时候小狐丸已经觉得不太对劲了,直到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江雪左文字,都看着他长叹了一口气——他才觉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抱着不解的情绪,他拐过了最后一个廊道。
  
  在最不远处三条家的部屋门口,看见了一道粉色的身影。
  
  小狐丸:“……”
  小狐丸脚步一顿,下意识地就打算像方才的那些刀剑一样,转身离开。
  
  三条部屋的门口原本常年坐着的都是某位穿着老年毛衣的天下五剑。此时也确实坐着那振天下五剑,可身上不再是能够抵御冬天寒冷的老年毛衣了,而是一套破破烂烂沾满血迹的护士装。
  
  单看衣服确实有股万圣节的恐怖氛围,上方的血迹也非常的逼真。耷拉下来的护士帽上还画着个南瓜头的图案,额角留下的血迹看上去异常粘稠,大概不是衣服上那廉价的番茄酱了。
  一些伤口处的化妆也确实很逼真,……但是,就算三日月宗近的体格再怎么小,这身明显是为女性量身定做的护士装被他穿在身上,整个衣服都紧绷绷的,大腿几乎没有遮挡,露出了下方男性的肢体,……在恐怖之外,还显出了另一个层面的滑稽感。
  
  旁边的茶盘里放着一根大大的针筒。就算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小狐丸都能闻到针筒里漏出来的番茄味。针筒旁的是另一套恐怖护士的衣服,小狐丸远远看着,想到方才那些刀剑们拍着自己的肩膀露出的同情表情,心底浮现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随着一阵“哈哈哈哈”不同于三日月笑声的猖狂笑声传来,部屋的拉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走出来了穿着护士装的今剑,还有岩融。
  
  小狐丸:“……”
  
  护士装大概不是三日月个人的行为,而是三条家今天预定的万圣节style。
  
  小狐丸想退出三条家。太丢刀了。
  
  “啊,小狐丸!”
  小狐丸还来不及离开,自家的极短就已经发现了他。他耳朵一抖,不妙地回过了头,果不其然,今剑已经穿着可爱俏皮的小护士装,一颗经过化妆的眼睛蹦了出来抖啊抖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我们刚刚还在烦恼今天该穿什么,鹤丸殿就送了这些过来。”今剑指了指三日月宗近身旁的护士装,“鹤丸说要是我们能组成三条恐怖老年护士军团,一人抽一管血,一定能吓死不少刀剑,他们的糖果就都是我们的了!”
  
  “……”
  护士军团前的定语太多了吧?而且万圣节是这种活动吗?你们对万圣节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小狐丸抖着耳朵想了半天,可他毕竟也是三条老年团的一员,对年轻人的活动了解的也不是很多。总之护士装是肯定不能穿的——可他还在筹措着拒绝的话语,面前的今剑就拉着他跑了过去,接下了三日月宗近笑盈盈地递过来的衣服。
  
  三日月宗近:“脱吧,小狐丸。”
  
  小狐丸:“…………”
  
  他看着那套粉嫩嫩的衣服,想退群。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