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狐婶。女人心海底针

小狐丸x萝莉婶。
吸狐吸萝莉。自娱自乐向ooc慎
  
  。
  
  萝莉婶家的鹤丸国永,跟其他本丸的有点儿不同。
  
  ……她家的鹤,沉迷于晨间的宅男频道。
  
  “这是新发售的游戏,有五个可攻略角色。”
  鹤丸国永兴致勃勃地拿着手上的攻略本,一对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光辉,满是期待地盯着下方小小的主君。
  
  婶接过他手上的东西,看了两眼,低声嘟囔了什么后,抬眼疑惑地晃了晃脑袋。
  “?”
  
  “因为是新发售的,所以有点贵。”
  “……”
  婶紧张地抱紧了自己的小狐丸形状的钱包。
  
  “啊不对不对,”鹤丸国永赶紧摆了摆手,“我只是想说,最近有没有出阵任务……想要的东西,还是由自己挣回来比较好嘛!”
  
  他们的主君本来给他们争取到了毕业刀剑的退休养老金,可鹤丸国永在恶作剧道具上的花费就远超于他的收入了,更别提他还有另外的爱好。
  
  婶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
  
  鹤丸国永高高兴兴地回去做出阵的准备了,留下那本游戏介绍放在了审神者手中。她又低头看了看上方五个可攻略角色,想到鹤丸国永兴致满满的表情,抬起脚咚咚咚地——就往三条部屋跑了过去。
  
  。
  
  “……喜欢哪个角色吗?”
  
  小狐丸正坐在部屋外的走廊,梳着自己的头发。
  
  走廊上的三日月宗近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婶刚到时问了问,得知对方最近毛衣缩水的厉害穿不下了,所以现在还没穿好替代的衣服。觉得三日月宗近有必要磨炼一下生活技能,婶干脆将他扔出了脑海,转而指着方才鹤丸国永示意的那五位女主人公,问了小狐丸最喜欢哪个角色。
  
  小狐丸的耳朵动了动,看着书页上印着的几个人,又抬眼看了看自家主君的模样,思索再三后,抬手指了指里面最贴近婶的一个萝莉角色。
  
  “……”
  婶愣了愣,抓过手上的书看了看那位面带活泼笑容的可爱小萝莉,又看了看旁边“性格开朗外向”的介绍,不由得捏了捏自己的脸。
  
  “……”
  她确实一直都没什么表情,跟那个性格开朗活泼可爱的角色完全沾不上边,……小狐丸当着她的面指出来,大概是在对她表示什么不满吧,例如嫌弃她太没有表情了。
  
  婶越想越气,抬脚踢了一脚小狐丸盘起的大腿,转身跑开了。
  
  小狐丸:“??”
  
  被踢了一脚的小狐丸一脸迷惑地眨了眨眼,手上梳头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可任是他怎么想,都想不出审神者突然生气的原因,……那个角色,明明跟主君很像啊?
  
  。
  
  婶跑回了鹤丸国永的房间。
  
  刚准备好出阵装的鹤丸国永见婶一脸不高兴地跑了进来,突然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把她的小狐丸粘土人偷偷调换成鹤丸国永粘土人的事情败露了。谁知道婶不高兴地递出了手上的攻略本,丝毫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鹤丸国永想了想自己藏起来的小狐丸粘土人,觉得被发现了也应该是小狐丸来找自己的麻烦——他定了定神,凑上去问了问审神者发生了什么事情。
  
  “……”
  婶指了指鹤丸国永手上的游戏宣传册,“……小狐丸说,他喜欢这个角色。”
  
  “……”
  鹤丸国永瞄了一眼。小小的跟主君很像,难怪小狐丸会喜欢。
  
  婶低声嘟囔着什么,鹤丸国永仔细听了听,可凑近了才能听清楚她的话:
  
  “……可我就是这种性格……做不到那么活泼……有什么不满也不告诉我……”
  
  以及之后一系列的嘀嘀咕咕。
  
  鹤丸国永:“……”
  钻研女人心的宅男鹤,明白了自家主君在意的点是什么。……估计那只大狐狸,还在抓着最近掉了很多的头发思考他是哪里突然得罪了主君吧。
  
  鹤丸国永还在为自己比小狐丸更了解主君而洋洋得意着,面前的婶又继续说了下去:
  
  “……小狐丸喜欢那样的性格,就是说他其实讨厌我吗?”
  
  “?等、主君……”
  
  “也对,小狐丸似乎喜欢跟那些总是笑着的刀剑呆在一起,三日月之类的……”
  
  “不,主君……”
  鹤丸国永刚张了个口。据他所知,自从得知主君跟三日月宗近每次去万屋都是手牵着手(为了避免走丢)后,小狐丸就经常用着“你怎么还不去跳刀解池”的恐怖目光看着那振天下五剑。上次还偷偷把三日月宗近的毛衣扔到洗衣机搅了三天三夜,直到缩水成短刀才能穿的衣服后才收了手。
  鹤丸国永看着从那三天三夜后每天都淹没在一堆出阵服中的三日月宗近,觉得自己平时的恶作剧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可这话断然不能跟主君直说——否则他的衣服可能会被扔进洗衣机搅个十天十夜,再拿出来后就只有狐之助能穿了。
  鹤丸国永咽了口口水,回身从身旁拿出了另一个游戏攻略本,交给了面前的审神者:
  
  “……主君,不如再去问问吧?”
  
  。
  
  婶的力气根本不大,就算被踢了一脚,小狐丸一分钟不到就没什么感觉了。可对方莫名其妙的怒火还是让他摸不着头脑了一阵——就算婶跑去鹤丸国永那边又跑了回来这么长的时间里,他还是没想明白方才被踢了一脚的原因。
  
  只在偶尔的侧目中,望见了从角落里露出了一只眼睛的婶。
  
  “……主君。”
  小狐丸笑着问了声好,仿佛方才不愉快的对话未曾存在过一般。
  
  被他这样从容地对待了,婶也不好意思继续气下去了。她踌躇了一阵子,脑袋才从拐角的角落伸了出来,随后又抱着手上一本与方才模样相似的小本本跑了过来。
  
  看见小本本上的画面后,小狐丸脑海中警铃大作,毛发仿佛都竖了起来——果不其然,他看见面前的主君又抬起了手上的东西,翻到了一页熟悉的角色介绍,指着上方四个成年女性的角色问他:
  
  “……小狐丸,喜欢哪个?”
  
  小狐丸:“……”
  他咽了口口水,仿佛面对着生与死的抉择。
  
  他很仔细地来回看了一遍上方的四个角色,认认真真地将她们都跟面前的主君比对了一番,最后选了个跟自家主君表情有着九成相似的角色,作为自己的回答。
  
  “……”
  现在,总不会出错了吧?
  
  小狐丸紧张地看着自家主君的表情。谁知对方面色冷漠地把书摆在自己面前看了看,又抬头狐疑地瞅了两眼面前耳朵竖起的大狐狸,不知为何看着对方指着的角色,又气了起来。
  
  她又踢了脚小狐丸的大腿,拔腿跑开了。
  
  小狐丸:“……”
  
  又怎么了?
  小狐丸摸了摸自己的大腿,却觉得自己心有点痛。
  
  。
  
  婶又跑了回来。
  
  鹤丸国永刚刚确认完被自己藏起来的小狐丸粘土人没有被主君发现而安下了心,身后的房门便被人啪的一声猛地拉开。他手一僵,手上的东西差点儿掉到了衣柜的角落当中,还好他手快捞住了小狐丸粘土人的头发,才不至于让他落了一身灰。
  
  他拿起旁边的布盖住手上的东西后,才一脸心虚地转过了身子,强大精神似的问道:“哟,主君!小狐丸说了什么吗?”
  
  “……”
  婶面色阴森地拿着手上的游戏攻略本翻了翻,给鹤丸国永指了个角色。
  
  “……小狐丸,果然很讨厌我……”
  
  “……”
  
  鹤丸国永看了眼上面站着的那位面无表情的少女,隐约猜到了小狐丸作出了怎样的回答。他看了看婶,又看了看画册上的角色,实在不明白审神者还有哪里不满意的。
  
  婶放下了游戏攻略本,咽了口口水,竟然开始哽咽了:“他喜欢的类型,肯定是乐观外向……而且,各方面都很大的女人。”
  
  鹤:“……”
  “肯定是这样,他们三条家都喜欢大的。三日月每次切羊羹都会吃大的那块。”
  “……”
  “……小的难道就没人喜欢吗。”婶拿着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与方才的波涛汹涌一对比,整个人又颓了下来。
  
  身材高挑、波涛汹涌……
  鹤丸国永面无表情地想起了方才那位女性角色的外貌。
  
  ……这题太难了,还是换个人来吧。
  
  他还是看不懂女人心。
  
  面前站着个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主君,鹤丸国永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朝远处露出个脑袋催促他出阵的烛台切光忠比了个为难的手势。
  后者愣了愣神,仿佛听见了审神者委屈的语气,不由得担心地走了过来:
  
  “主君,……发生了什么事情?”
  
  “……光忠。”
  婶悉悉索索了一阵,随后将手上的几个角色递到了对方面前,不容对方拒绝似的问道:“你喜欢哪个?”
  
  “……?”
  烛台切光忠一愣。面前的是很久前,因为宅男鹤熬夜打游戏,所以被他没收的某个游戏中的角色——他看着自家主君认真的目光,摸了摸下巴,仔细地端详了一番里面的几个角色。
  
  末了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有点难以选择啊,……要说喜欢的话,果然还是喜欢主君这种类型的吧。”
  
  婶:“……”
  鹤:“……”
  
  烛:“很可惜,这里没有主君这种类型的角色呢。……嗯?主君?”
  
  烛台切光忠看着一把抱了上来的主君,手足无措地看着一旁的鹤丸国永。谁知那边的白鹤也是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光仔」的讶异表情看着自己,弄得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光妈妈。”
  
  审神者闷闷的声音从怀里流了出来,“我要吃好吃的。”
  
  烛:“……啊,可以。不过我今天还有出阵安排,等我回来了……”
  婶:“肚子饿了。”
  烛:“……”
  
  撒娇的主君着实少见,烛台切光忠马上败在了这句话下。他一边问着审神者想要吃什么一边把对方带去了食堂,把出阵的队友鹤丸国永给扔在了一旁。
  虽然鹤丸国永很想跟上去,但是干瘪的白鹤钱包告诉他这样不行。他叹了口气,准备去再找一个队友的时候——
  
  在拐角处,看见了因为不放心而跟上来的小狐丸。
  
  鹤丸国永不安地抖了抖自己的鹤毛。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