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狐婶。冬日里温暖的大狐狸

小狐丸x萝莉婶
短小预警。
  
  。
  
  那是在某一天发生的事情。
  
  冬季的本丸总是特别的冷,怕冷的大狐狸在几个月前便搬了床厚厚的被子回自己的房间,最近又因为觉得不够厚,才又搬了另一床回去。两床被褥叠在一起盖在身上,才堪堪让他感觉到了一点儿的温暖。
  
  因此在他路过午休中的审神者房门前,看见用棉被把自己裹成小白团子的婶时,脚步不由自主地便往屋内拐了进去。
  
  他在那个小白团子旁坐了下来,想了想,把搓的温热的手伸进了婶的被子里——
  
  摸到了一只冰凉的脚丫子。
  
  “……”
  
  审神者体质偏凉,夏天的时候抱着会觉得特别舒服。可一到了冬天,就会让人忍不住担心起来——这么凉的手脚,她不会有问题吧?
  睡觉会不会冷?
  
  小狐丸想着想着,便小心翼翼地掀开那床小小的棉被,钻进去抱住了审神者。一股冰冷从刚刚接触到对方开始便窜上了他的心底,随后随着环住对方肩膀的动作越来越过分,冰凉的躯体也越来越为他所知。若不是那均匀的呼吸声还在耳畔徘徊,小狐丸甚至以为自己的主君已经停止了呼吸。
  
  想到这儿,他环住对方的动作稍稍用力了一些——
  
  正是这多出来的力气,让审神者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
  
  “……”
  
  她把这只突然袭击的大狐狸踹出了自己的被窝。
  
  。
  
  小狐丸反省了自己刚刚的行为。
  
  也是,主君的被子那么小,要是他一起钻进去肯定会会有冷风透进去,到时候说不定还变得更冷了——完全想错方向的小狐丸胸口仿佛还徘徊着方才触碰到的那抹冰冷。他在婶的房门口站了一会儿,因为被踢出来而委屈的耳朵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立了起来。
  
  他走回自己的房间,搬出了自己的大棉被。
  
  “……哈哈、小狐丸,这是要去哪里吗?”
  他被坐在三条部屋门口的三日月宗近叫住了。对方喝了一口茶,眯着那对漂亮的眼睛看了看远处的天空,“今天天气不算很好呢……要在今天晒被子吗?”
  
  “不是,”小狐丸回答道,“主君的被子看上去很凉,……小狐想再给主君添一床棉被。”
  
  “小狐丸的被子很大啊,”三日月宗近感慨道,“给小丫头会不会太大了?”
  
  “那就给主君多裹几层吧。”小狐丸应道。
  
  婶的被子应该是特别定制过的规格,尺寸都不是市面上常见的那些。可棉被这种东西不闲大,太大了顶多重一点不好叠——到时候随便叫把刀整理一下就好了。
  
  而且大一点的被子,正好他也能钻进去一起睡嘛。
  
  小狐丸将棉被盖住了主君的小白团子,自己也不吃教训地钻了进去。
  
  审神者的小白团子相当于是直接被棉被罩了进去,因此小狐丸摸索过去后,也只能抱着那颗小小的团子。隔着一层被子,手感相较方才确实是不怎么样,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将温暖传递给对方。
  
  小狐丸不满足地在被窝里动手动脚了起来。他手掌摸进了被窝的角落,指尖碰到了那抹冰冷柔软的皮肤,又拨开了上方的衣物覆在了对方的腰部,希望能给对方一点儿暖意——可些许是动作太过分了,方才就被他叫醒了的审神者在这动作下不安地扭了扭身体。
  
  “……”
  
  “……”
  
  小狐丸跟他的被子,被审神者踢出了房间大门。
  
  。
  
  小狐丸深刻反省了自己刚刚的行为。
  
  自己的棉被不止大,而且厚重又不透风。刚刚主君裹的那么严实,说不定……说不定不小心被压到了。
  
  小狐丸的反省一如既往地没找到点子上。
  
  他想了想审神者的那颗小白团子,一时之间还真没办法想出什么确实有效的能解决审神者身体冰冷的法子。他其实也是怕冷的动物,像审神者那般明明浑身冰冷却毫无自觉,在他眼中已经属于异常了。
  
  将自己的棉被塞回了房间后,小狐丸一边思考一边继续走向了婶的房间——
  
  又在三条部屋门口,看见了始终没挪过位置的三日月宗近。
  
  “小姑娘不要棉被吗?”
  三日月宗近笑着叫住了小狐丸,喝了口热茶,“也是呢,毕竟是沾满了老年刀剑气味的棉被,小姑娘不喜欢也很正常嘛,哈哈哈。”
  
  “……”
  
  跟三日月宗近差不多年纪的小狐丸似乎没听见他的调笑,视线一直往他手上的暖手宝上瞄。
  “……”
  
  “……”
  
  ……三日月宗近被打败了。
  小狐丸获得:暖手宝x1,老年保暖套餐x1。
  
  小狐丸对审神者使用了:暖手宝x1。
  
  “……”
  
  一股另类的温暖出现在了被窝。被吵醒后就一直没有睡着的审神者团子动了动,终于从裹成一团的棉被里露出了一对警惕的眼睛,还在戒备着小狐丸的动作。
  
  “……主君,还会冷吗?”小狐丸垂下视线,身旁放着从三日月宗近那里获得的老年保暖套餐,随时准备给审神者进一步的温暖。
  
  谁知审神者嘟囔了几句什么,被子蒙在脸上,声音也变得模糊了许多。
  
  小狐丸必须凑近了才能听得见她的话:
  “小狐丸……不是很怕冷吗?”
  “……?”
  “所以离我远一点吧……我一到冬天,就会浑身冰冷。”
  
  “……不,小狐更担心主君的身体。”小狐丸耷拉着耳朵回答道,“主君身体冰冷,小狐觉得这样不妥,……才想给您暖一暖。”
  “……”
  “吵醒了主君的休息,非常抱歉。……但是,能让小狐给您一点儿温暖吗?”
  
  “……”
  
  婶又把脑袋蒙进了被子里,在里面动了一阵子后,才把上面贴着三日月图案的暖手宝踢了出来。随后抱着一直在被窝中的小狐丸抱枕,从被窝中站了起来。
  
  “……”
  
  她把被子披在了身上,像夏天一样钻进了端正坐在榻榻米上的小狐丸的怀中。
  
  “……那就这样吧,……别乱动了,我想睡觉。”
  
  感觉到小狐丸又开始攀上的手,婶低声叮嘱了一声,随后脑袋靠在对方的怀中,抱着小狐丸抱枕闭上眼睡了过去。

  “……小狐丸,真的很暖呢……”
  听见了婶的夸赞,小狐丸带着得意的笑容回答道:“毕竟是狐狸呢。”
  “……嗯……”

  婶又轻轻应了一声,声音变低了许多。

  清浅的呼吸扫过胸膛,因为被被子困住而积成了一团燥热,反而将婶身上冰冷的触感给赶走了大半。小狐丸看着旁边被踢开的三日月宗近的暖手宝,又看了看胸前裹着一床被子的婶,无奈地牵了牵自己的嘴角。
  
  ……他大概是在折磨自己吧。
  
  。
  
  
  。
  
  
  被抢了老年保暖套餐的三日月宗近,毫不意外地感冒了。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