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o最近忙

狐唯
墙头被被大典太
练梗居多,文风不定
头像老婆,喜欢萝莉

被跟踪的大典太光世,中

跟踪狂x社会典爷,现代paro
  
  
  
  “哟!大典太,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原来你住在这附近吗?”
  
  大街上被人从后面打了个招呼,大典太光世一愣,回过了头。
  
  今天是周末,公司那边也没什么事情需要处理,他便出了趟门,沿着附近的河岸边边走边想着今天的晚餐该怎么解决——周末的河岸有不少牵着宠物出门散步的主人,其中之一便是身后这个上前叫住自己的,鹤丸国永。
  
  他是大典太光世最近合作公司的社长,之前只见过几次面,不过些许是对方性格中天生带着些自来熟,他打招呼的方式扑面而来一股老熟人见面的熟悉感。
  
  大典太光世倒也不排斥他,看了眼对方牵着的金边牧羊犬已经害怕地在自家主人身后蜷成了一团,便叹了口气,姑且是停下来跟对方聊了几句。
  
  说着说着,鹤丸国永才发现了什么似的,沉吟了一声——
  随后指着大典太光世的身后,问道:
  
  “……话说回来啊,大典太,……那个,是什么东西?”
  
  “……”
  
  大典太光世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看身后那道身影。

  些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身后从他走出门后就一直跟着他的那个人,往桥墩后面躲了躲。可以对方的身高,矮小的桥墩根本挡不住她的身体。大典太光世感觉到了对方的慌张,很好心地没有继续深究下去。而是淡定地回过了头,跟一脸好奇的鹤丸国永说道:“没什么。”
  
  “……不,那个人一看就很可疑吧……”
  “没什么。”
  “但是你这是被盯上了吧……”
  “没什么。”
  
  “真的没问题……”
  “没问题。”
  
  “……”
  听他这么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三遍,饶是鹤丸国永也说不了什么了。他摸摸下巴打量了一眼在大典太光世回过头后又从桥墩后走了出来的少女,唇边勾起一笑,口上跟面前的人又叨嗑了两句,便与他分开了。
  
  大典太光世应了一声,继续向不远处的超市方向走去。
  
  身后有人跟着,已经不是第一天发生的事情了。
  
  大概在半个月前,他从家庭餐馆的老板口中得知了一点儿事情,经过那条街的视线就消失了一阵子——直到一周前,他的周围开始频繁出现了鬼鬼祟祟的身影。
  一开始他没认出对方,还有些戒备,可几天后就发现了那是一道十分熟悉的身影。大典太光世放下戒备后本打算回头跟她说些什么,可每次他一扭头对方就藏了起来、往回走几步甚至隐隐感觉对方就要逃走了。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假装没看见对方。
  
  喜欢的话就让她跟着吧,总有机会说上话的,……如果她没有觉得跟着自己很无聊的话。
  毕竟对方对自己的印象,跟他本身的性格实在是截然不同啊。
  
  大典太光世呼出了一口气,想着今天的晚餐,离开了河岸边,领着身后远远跟着的小尾巴,走进了附近的百货商店。
  
  就算穿的很休闲,可身材高大的男人也会给人一股凶神恶煞的感觉。就连缠人的推销员也对他退避三舍。虽然这样反而更能安心地选购商品,可没人搭理,始终还是会觉得有些失落的。
  商场里人很多,基本上了一个电梯后,他就看不见一直跟在身后的那道身影了。大典太光世心不在焉地挑拣了两个西红柿,又买了些其他三三两两的东西,准备下楼离开的时候看着电梯前的楼层数,视线在最顶层的甜点区上转悠了好一阵子。
  
  最后结账时,采购篮里多出了导购员战战兢兢地推荐的、最近很受女性欢迎的特大号泡芙。
  
  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说上话了。
  
  这样暗中期待着的大典太光世结账后,刚走出百货商店的大门,就在不远处看见了跟一只眼熟的金边牧羊犬凑在一起玩的少女。
  
  金边牧羊犬原本就体型高大,脑袋差不多都能够得着少女的大腿。她靠在身后的扶手上,微微弯下身子摸着边牧的脑袋。只见那条狗舒服地吐着舌头,尾巴晃来晃去毛都快掉光了,在她的手离开后还不满足似的凑上去蹭了蹭对方白皙的大腿。
  
  “……”
  
  大典太光世手上的塑料袋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那好像是鹤丸国永的狗。
  
  果不其然,他脑袋里刚浮现出一个大致的印象,一颗白到反光的脑袋就从一旁跑了过来。鹤丸国永还是方才那一身,手上握着根刚刚取来的冰淇淋,一副牵着狗跟女朋友黄昏散步的闲适感扑面而来。
  
  大典太光世看着他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了不远处被边牧吃豆腐的少女,眉头忽的拧了起来。……他们认识?
  ……刚刚鹤丸国永,不是还指着对方问自己她的身份吗?
  
  ……他就逛个百货商店的功夫,鹤丸国永就跟她搭上话友好会谈深入了解并且确认关系了?就连鹤丸国永的狗都已经跟她打好了关系?ABCDE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大典太光世仔细想了想,觉得这发展的有点太快了。
  
  他还在原地苦苦思索着鹤丸国永跟对方是怎么搭上话的,站在大门口,硬是吓的一旁的客人纷纷停下了脚步不敢上前。大典太光世气场本就不弱,不知为何此时周身又散发出了一股可怕的氛围,被氛围影响到的边牧蹭着少女大腿的脑袋一顿,马上害怕地跑回了主人身边。
  
  “……啊,老大!”
  那颗白色脑袋转了转,突然向他大声打了个招呼。
  
  “……”
  听见了这声老大,周围的路人又肉眼可见地往后缩了缩。大典太光世本人却皱着眉头看着对方——严格来说,鹤丸国永跟他算是差不多一个职位的人,……老大?
  
  “老大!”白色脑袋又叫了一声,金色的瞳孔中满是发现了有趣事物的兴奋,“关西那边最近新起了一个非常嚣张的新组!但是在您之后的组长完全带领不了我们!您能继续回来带领我们,继续统治关东一带的黑道吗!?”
  
  大典太光世:“……”
  
  他在说什么?
  
  鹤丸国永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大典太光世差点就信了。可想来想去,自己跟对方也就在公务上见过几面罢了,绝对不到被对方叫老大的地步。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忽然看见一旁不知何时站直了身子的少女。对方手上还捧着鹤丸国永方才买回来的冰淇淋,扔也不是吃也不是的、偶尔瞥向大典太光世的视线中,满是敬畏与期待。
  
  大典太光世:“……”
  
  再回头看看那边的戏精鹤,他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总之,误会一定要澄清了。不然以后肯定会引来更多的麻烦。这样想着的他刚刚张口,鹤丸国永就仿佛知道了他要说什么一般,马上打断了他:
  
  “老大!组里现在人心惴惴,兄弟们都被那群嚣张的家伙欺压的抬不起头了……老大!请您回来吧!……还是说,一定要带上所有人一起在您的家门口跪上三天三夜,您才会回心转意?!”
  “……”
  
  “……不能答应他吗?”
  
  “……??”
  大典太光世讶异地看着一旁帮忙搭腔了的少女。只见后者握紧了拳头,朝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一对轮廓漂亮的眼中满是鼓励的神色:“而且,您这样的人,现在却在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工作……实在是太可惜了……”
  
  “……”
  一点都不可惜。
  大典太光世很想这样回答对方,可那对眼中闪烁着的憧憬与崇拜让他否认的话语全都卡在了喉中。……最后只是踌躇了一阵,终究是没有否认鹤丸国永的话。
  
  。
  
  鹤丸国永被他的边牧拉走了。
  
  大典太光世的气场实在强大,已经不单单是小动物了——在方才鹤丸国永那通绘声绘色的表演下,连路人都交头接耳对这边窃窃私语着。大典太光世早已对这类指点习以为常,可身旁还有个完全不在状态中的少女——她偷偷地吃掉了鹤丸国永的冰淇淋,忐忑不安地站在他的身旁,似乎在用那颗小脑袋瓜子想着该如何打破眼下的沉默。
  
  大典太光世看着她面上活泼的笑意,原本想直接扭头离开的。可还是停下脚步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了。”
  他们之前在家庭餐厅也算是见过一面,这样打招呼应该没什么问题。
  
  “……”
  她愣了愣,脑海里的念头从跟踪没有暴露跳到了唯一的那次照面,心情因为对方这么久了还记得自己——突然变好了许多。
  完全没有去思考之前大典太光世那么多次警惕的目光有没有真的发现自己。
  
  看着突然开始兴奋的她,大典太光世无奈地吐了口气,抬起手指了指来时的方向,问道:“一起走吗?”
  
  “……可、可以吗?”
  “你不嫌弃的话……”
  
  “不,完全不会!”
  
  她的语气跟鹤丸国永有着七八成的相似。少数的那部分,大概是因为那么些小心翼翼吧。
  
  ……大概是被自己吓到了。大典太光世明白自己不惹小动物喜欢,……她长得也挺像小动物的。
  想到这儿,他扯了扯嘴角,很辛苦地想像方才的鹤丸国永那样露出一个乐观开朗的笑容,说不定也能跟她一见如故深入交流一番——
  
  “……呜哇哇哇哇妈妈——!!”
  
  “……”
  
  路边的小孩子突然抱着足球哭着跑走了。
  大典太光世面无表情地回过了头。
  
  他的动作完全没被一旁的少女感觉到。后者双手撑着小伞,垂着脑袋,能感觉得出来她紧张的情绪。小孩的哭声仿佛引去了她的一点注意力,回头望见小孩子找到了妈妈后便安心地扭了回来。
  
  “……其实,我刚刚,”她鼓起了勇气,开口道,“听鹤丸说了些您的事情。”
  
  “……”
  听见这个称呼,大典太光世眉头一皱,心底升起了几分不满。她怎么就直接这么亲密的叫那只白色玩意了?……对自己倒是很有距离感啊……
  
  “没想到,您的过去竟然发生过这么多事情啊……”她继续说道。

  “……”
  发生过什么?

  “鹤丸说,在对战中您的身影如同雷霆一般震慑人心。甚至还能轻轻松松地徒手撕碎敌人,……真的很厉害呢。”
  “……”
  大典太光世觉得哪里不对。

  “……虽然我刚刚那样说了,……不过,我觉得还是得尊敬您自身的意愿比较好。”
  “……”
  
  “……您现在是真的洗手不干了吗?”
  “……”
  
  怎么弄得他曾经是通缉犯似的。
  
  大典太光世总觉得这段对话听起来不太对味。可现在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大概是最好的结果了。他点了点头确认对方的问题,却见那对总是闪烁着的眸子忽而暗淡了下去,瞥见他投来的疑惑视线后,又强行打起了精神。
  
  “……啊,没、没什么!……其实无论怎样,强大的人总是很让人憧憬呢。”
  她朝大典太光世咧嘴一笑,随后指着方才躲藏过的那个桥墩的方向说道,“我要走这边,……可能得在这里分开了。”
  
  “……等等。”
  大典太光世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赶紧叫住了对方。
  
  她停下脚步,一回头,眼前便伸来了一个盒子。
  
  塑料的外壳完全挡不住最近流行的特大号泡芙的香甜气味。她愣了愣神,刚抬眼想问问对方一些详细的事情,却听后者直接开了口:“送给你吧。”
  
  “……送给我?”
  “……嗯,听说很好吃。”
  
  “……”
  
  她又盯着那四个特大号泡芙出了神,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让对方抬了太久的手,赶紧伸手接了下来。她不知所措地支吾一声后,抬头朝大典太光世轻声道了声谢:
  
  “……谢谢您,大典太先生。”
  
  她是如何知道自己名字的,大典太光世已经懒得去想这个问题了。他看着少女面上的笑容,总觉得与之前在餐厅所见有些不大相同。可对方缺未给他留下更多的观察时间,鞠躬道谢后,马上便转过了身,朝桥对面的方向跑走了。
  
  “……”
  
  大典太光世看着她的身影跑进了远处的一个角落,才收回视线,继续朝家里的方向走了过去。
  
  。
  
  她不见了。
  
  倘若说之前还能从餐馆老板的烛台切光忠那儿得到三两句她的状况,那从那天送给她泡芙后,大典太光世就再也没见到过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那只小尾巴了。
  
  “……你这几天都没来,很忙吗?”
  早已与他熟络的烛台切光忠将一盘餐点放在了他的面前,奇怪地问道。
  
  大典太光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隔三差五地过来,只是想看看她什么时候回来上班,……可一段时间前在家的附近看见她、得到她的去向后,就没有再过来了。
  
  “有些事情我本来想早点告诉你的,但是不知道你的联络办法,就一直搁置了。”
  “什么事?”
  
  “……她之前回来后,辞职了。”
  
  “……”
  
  大典太光世动作一顿。
  
  烛台切光忠仿佛早就预见了他的反应,神色自若地说了下去,眉目之中满是担忧:“我深究了一下原因,她没有告诉我,……但是把孩子的样子实在让人放不下心,就姑且从她一起打工的同学口中听说了。她家里的父母似乎惹了什么麻烦,担心影响到我的生意,就从这里辞了职。现在连学校都很久没去过了,……那孩子的父母好像一直都很不靠谱。”

  “……”

  “……她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评论(6)

热度(41)